• 2009-01-20

    时间停止-上 - [Constantine Criticism]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34129115.html

     小的时候在黑白电视上看《恐龙特急克塞号》,人间大炮N级崩溃以后总会迎来克塞,前来买菜,以及招牌式的“时间停止”。长大一些玩MD的幽游白书,选树,虽然没有户愚吕弟的弹脑崩儿和浦饭的主角模板式飞行道具厉害,但能使出“时间停止”。上了大学搞《博德之门II》,术士solo最重要的法术除了马友夫微流星就属这个时间停止。读了研究僧,《heroes》火起来,那个傻乎乎的中村宽会的也是时间停止。人们总是热衷于时间停止,准确地说是热衷于相对的时间停止,在停止的时间流中自身时间的正常流动,老实说这个是蛮难做到的。相对论说,当速度逼近光速时时间会变慢,人呆在速度达到光速的飞船里时时间是静止不动的,但那只是在正常的时间流里自身时间的停止流动,恰好是反过来的。要做到克塞、树、伊尔明斯特以及中村宽那种时间停止,就得把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塞到速度逼近光速的飞船里,自己站在外面——那可真是一艘大飞船啊。原则上说,相对论说的那种时间停止只是某种特殊的时间运行形态,但后一种时间停止,使自己跳出一般性的时间流的构想,实际上是在向时间性挑战,也就是烦人的海德格尔所写的《存在与时间》,准确地说,该是《存在与时间性》里的那个时间性。

     时间性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想象一下一坨石头,或是白矮星,总之某种永远都不变的东西。现在考虑一下这坨永远都不变的东西有没有时间性:时间对于永远都不变的东西,有意义吗?似乎是没有的,因为它总是那副无聊的样子。好,这就从一个否定性的角度描述了时间性。用赵本山的话说,时间性就是有过去、现在和将来,也就是说,这个东西在变化。我们从小学习了马哲,都知道世界是变化发展的,但哲学,最基本意义上的philosophy去探寻的其实是那个形而上的东西,那个不变的东西,即便是马克思也说人类社会最后会进化到共产主义这个没什么可以再进化了的社会形态(所以才会有共产光辉指那种东西),虽然世界是变化发展的,可是那社会形态却会进化到一个没什么可变了的状态,绕来绕去还是在说一个东西,就是万变不离其宗,总是有那么一个“其宗”。这个“其宗”东方人一般叫它“道”,但西方人一般叫它Logos,一般音译为“逻各斯”。Logos这词你可能不熟,但地理学、几何学、生物学……各种学后面其实都有它的影子,就是那个-logy的后缀。还有,我们会把公司企业的商标叫做logo,其实也是从这个意义上来,因为一个商标是一个企业的符号和代表,它就是某个企业的“其宗”。这个历史上万人追捧的Logos就有一个臭毛病,就是它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变,也就是说,它是超出时间性之外的所在。要知道,连神都并非全部脱离了时间性,像上帝那种白滥强的超越时间超越空间的神基本上是到了一神论以后才出现的,希腊的神和埃及的神都是有生死的,你在地中海地区走着走着可能就碰见个小山包,上面有个石碑写着某某神在这里挂掉了。也就是说,你要想让时间停止,基本上有两种方法,或者变成耶和华上帝一样的白滥强神,或者变成这个无聊Logos。而这两种方法归根结蒂是一个,因为大多数时候,神和logos都是合而为一的,有意识会欺负人的就叫神,没意识只会在那呆着的就叫Logos了。克塞、树、12345、中村宽这些人身上都体现了人类对于超时间性的崇拜,或者说,人类对于Logos的崇拜,或者说,一种逻各斯中心主义(logocentrism)。

     由上我们可以知道,想跳出时间就要成为神/Logos,你我他都不是神,要想搞个时间停止耍耍酷基本上是没啥指望了。当然,也有人说念佛就可以成佛,远离颠倒妄想啦,超脱六道轮回啦,想成佛的人其实就是想要变成Logos,即所谓具备一种“空性”,然后就可以一直不变的在那当石头了。这个方法倒也不能说完全不可行,但似乎要念很多辈子的佛,有感兴趣者可以一试。也有的人知道自己没法时间停止扮酷了,就退而求其次,说那我认识个会时间停止的跟人显摆显摆还不成么?事实上,这就是西方哲学家一直在做的事情,但是大家做得都不大好。很多人都在家拍脑门,看着天花板说这个会时间停止的长的是三头六臂,四个眼睛,有的说是五个眼睛,四个眼睛的和五个眼睛的就打起来了,吵得不可开交,以至于他们都忘了这N个眼睛都是看着天花板拍脑门搞出来的。后来有个叫休谟的点破了这个事实,说你们真无聊,几个眼睛不都是目光呆滞直视前方瞎想出来的么,这就提醒了康德。康德的意思是,你想这个Logos的问题需要用到你的理性,但你的理性是人家Logos放在你脑子里的,就好像人家告诉你该往东走,你为什么知道要往东走呢?因为你脑子有个往东走,这是同义反复,是废话。你往东走了以后,看见王家小三儿做了五个俯卧撑啦,张家小四儿打了半斤酱油,你再想为什么我能看到这些呢?哦,因为我往东走了,这可以。也有人会说,我知道要往东走是因为我知道什么是东,什么是走,那我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呢?心理主义说这些概念的形成是心理活动导致的,并且在19世纪末很嚣张,因为这样所有的哲学问题就都是心理学问题了,他们被胡塞尔撅得嘎巴六脆。胡塞尔说,东是什么是谁教给你的?粑粑麻麻,还有报刊杂志色情读物。在我们心理活动知道东就是三点钟的那个方向之前,“东”这个概念已经存在了,至于怎么存在的,要问你的爷爷,爷爷的爷爷还有写书的爷爷。我们把所有对“东”这个概念有贡献的历史事件,例如反恐精英和星级争霸全都梳理一遍(只是理论上的,当然像方向这么宽泛的概念,梳理起来基本是不可能的),最后一定能找到一个原始人,这原始人冲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啊”的大吼一声,好么,徐国隆东祥,“东”就发生了。这个原始人喊的这一声并不重要,但它标志着概念的发生,也就是真理的发生,也就是那个永远不变的无聊Logos的发生。可能又有人说,啊你看这扒来扒去不是认识一个会时间停止的了么,胡塞尔也因此而很high,所以建立了现象学,但是德里达又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语言存在延异。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