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1-11

    在世一刻不得闲 - [狐狸的童话]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31220244.html

     

     终于把两个项目都做完了,totally,暂时告别数据和图表,只要考虑胡塞尔、海德格尔和德里达就好。周四要先跟蔡莉汇报,然后在某个时间,等三把火烧完,还要跟新来的展哥汇报,于是还要赶个发言稿出来。我是想要好好说一说的,因为这可能是我一辈子的窝。

     我以前就说过,一个人可以写的字是有数的,如果你在这个地方写了很多的字,你在那个地方就写不出来。我现在就像一个抽干巴的柠檬,用来写博客的字全去写项目报告了,什么都写不出来。开学已经两个月了,博士不像想象中的忙,也不像想象中的闲,主要是,你每天都要把你的脑细胞挨个拧吧,让他们去考虑什么先天啊在世啊此在啊操劳啊,捎带看看古希腊人是怎么搅基的。借了一本巴塔耶的《色情史》当休息用的课外读物,哦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看黄书了,虽然它的皮是兰色的——当代法国思想文化译丛这套书都满漂亮,不像商务印书馆那堆蓝/绿/黄皮书,离一百米瞅着就扎眼,更别提抚摸的时候有多痛苦了。 捎带划拉来一本黑皮的《海德格尔——存在与时代》,日本人那一套,书很袖珍,可以装在大衣的口袋里,觉得很幸福。顺便八卦了一下海德格尔,据说汉娜·阿伦特是他的情人,庆丰哥说这人人品有问题,不过阿伦特却是很牛逼,旋即摸出一本书指着铅笔画着的一句话高声赞美,哦我简直以为阿伦特是大波波,此起彼伏还带个娃了。

     已经习惯了下午睡觉晚上日项目然后名正言顺的打会儿游戏,天亮睡觉。在老师-学生的连续统中我已经越来越滑向更宅更otaku的那一端,现在连叫我师兄的都越来越少了。某一夜与漂亮师妹的有才男友侃了两个小时大山,发现我的确老了,他们说的东西,我竟然也会不知道了,要知道我是以len自居的(仕平哥是这样说话的,例如孔子管子老子精子卵子)。现在无论大孩小孩一律都嬉皮笑脸的叫我大叔,就像加了直击的浮游炮,你只能默默的承受,不过大叔也是有好处的,就是可以变成票子收集狂——书票子车票子复印票子的士票子快快来吧,我用你们便能召唤出大量的邪神法兽了!马克思说他们每个毛孔里都流淌着肮脏的气息,我是深以为然的,他还喜欢引用雅典的泰门为自己充门面,就个人感情来说,我还是更喜欢哈姆雷特一些,因为他就喜欢报票子,不然他哪里有钱去欧洲旅行啊!

     给干老画了一幅画,想必这个时候他们正站在外头看月亮呢。就要十五了,干老一定会哼哼着说,他给我画画了?然后作出一副不屑的样子,心里却很high。五彩是很喜欢这画的,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当然,你大可把这画当作是精神病患者排解心理压力搞出的涂鸦,不过我还是没有勇气画天佑叔,我怕在梦里挨揍。

     是为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年华 2007-11-11
    引用地址:

    评论

  • 唉 现在我也是 下午睡觉 晚上写字 上午再睡觉 然后 我发现 我好像老的更快了 不知是本该如此 还是因为我晚上不睡觉。。。。
  • )
  • 写字多少还是看你有多懒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