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29

    公主龙 - [So Wrote Solmyr]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20000883.html

        初,流氓甲正准备撕开卖烧饼小妹的旧衣裳,帮凶的还有流氓乙,他俩的头型都像现在的陶喆一样山炮,似乎穿着花衬衫,小皮鞋,尖嘴猴腮状,一看就是那种典型的反派跑龙套角色。我一脚踹在流氓甲的腰眼上,看着卖烧饼小妹白白的胸脯咽了一口口水,又很快的飞起第二脚踢在流氓乙的左膝,让这两个小瘪三一同在泥地上辗转纠结,然后等着卖烧饼小妹羞涩地系好衣服,颔首走来。俺是你的女人,她说,我很high的伸出胳膊肘让她跨,让这个头发很长一脸无辜满身泥土的小农妇面带羞涩地拽住我不放。这时流氓甲乙上来说: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这个桥段很传统,整个场景很黄很暴力。

        卖烧饼小妹很奇怪的成了我的媳妇,我忘了是怎么拜天地,怎么入洞房的,只记得镜头一晃,她就管我叫相公了。成了亲以后卖烧饼小妹依然卖烧饼,我还是揣着一把雨伞在街上闲溜达。过了很久,也许不久,两男一女毫无悬念的找上门来,要为流氓甲乙跑业务时公伤产生的医疗费用讨一个说法。我打量了一眼他们仨,发现那俩男的是潮货,而那女的步履沉稳,面色从容,看起来很是厉害。我虽然是个游侠,可是每天练功的时间都用在夹着雨伞压马路上了,一到真正拼命的时候反而心里发毛,觉得要坏菜。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没唠十块钱功夫两个报仇男就已经杀将过来,手里握着猥琐的小木棍。我拿伞尖指过去,那伞突然撑开,把小木棍震得稀巴烂,报仇男X2顿时面如土色。就在我抡起雨伞把想要痛打二人屁股的时候那女的开口了,我心里咯噔一下。只闻得她说:

        “咱们来斗酒罢。”

         我瞅了瞅她,那挺长的头发遮着一张蛮有味道的脸,不算年轻但是很耐瞅,所以瞅了一会我的动作就变成了端详,再变成直勾勾的盯着看,卖烧饼小妹俨然已华丽的消散了。手里拿着半截小木棍的报仇男X2半藏在女主子身后恨恨的冲我咬牙跺脚,那女的却莞尔一笑,说:“咱们来喝酒,谁喝得多谁就赢,也不必动那拳脚干戈,免得伤了风雅。”搞得我的心里直犯突突。我琢磨着打是打不过了,喝酒虽必定是喝不过的,却也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希望,就像古罗马那个犯了罪的将军声称自己能教会马说话一样。于是满口应承下来,那女的却微微一笑领着两个马仔走了。

         这时我已全然忘了卖烧饼小妹的存在了,更加傻乎乎的夹着雨伞一路走下去。那路很直,一直延伸到远方。我记得路的尽头是一个竞技场,门口的公告处人头攒动。各色男女老少都很激动,因为公告上写着勇士们将要挑战公主龙,一只远古传奇凶暴怪兽龙,据说这龙已经把八百八十八个勇士打成了半身不遂,还有五十五个勇士因为挑战公主龙受到严重脑震荡,成为植物人儿。未来的勇士们及已故勇士的七大姑八大姨四叔五婶儿二大爷因为勇士们遭到的严酷对待而愤愤不平,群情激昂,坚决要求惩处这只做爱多端的又大又丑又肥的可怕巨龙,并推选出新一代的勇士们去下这个竞技场副本。我不知道怎么就报了名,不知道怎么就蹦进竞技场去了。一开始我们只是杀一些小怪热热身,很快就有人抱怨起来要求加大难度,这时公主龙来了。那龙非常大,阴影几乎笼罩了整个竞技场,只在天上盘旋了几圈就把几个等级低的勇士搞得瘫软在地。然后她抻了个懒腰,晃了晃尾巴,我们这一大批人就已经倒了三分之二了。她抠了抠鼻屎,掸了掸,顺便吹飞最后几个人,偌大的竞技场就只剩下撑着雨伞的我了。于是扔掉雨伞撒丫子跑,五分钟以后,龙拍着我的肩膀说,你的伞掉了。我回头,看到一个巨大的爪子掐着一把破烂伞,一个同样巨大的鼻子喷着气,哼唧着说:我们去喝酒好吗。

        后来我才知道黑社会女主子是公主龙变的,我想起了史瑞克里那个驴,和他的母龙女友。我不知道公主龙到底是什么,但是我和她恋爱了。她是一头很奇怪的龙,有着猪脖子和猪腿。据那个贴满小广告的布告栏上说,以前有一头猪觉得自己很丑,他就向天神祈祷,希望自己能好看一点,于是天神让公主龙爱上了猪,心甘情愿的把一些鳞片给了猪,让他穿上了漂亮的铠甲,但是代价是公主龙变成了猪脖子和猪腿。对于公告栏的八卦,我是很有些莫名其妙的。但它所讲确有可能是实情,因为公主龙的脖子和腿确是和猪一样的,所幸猪没有翅膀,所以公主龙依然可以保留一对有力的龙翅,载着我飞离这个狗日的竞技场,腋下还夹着那把破伞。我们飞过了许多山和河还有拥挤而建的小房子,最后到了一栋楼房下,我们打算进去弄点酒喝。就在我们刚停稳的时候,一个路人走过来惊讶地说:

        “这是什么东西,这么丑!”

        于是很多人接踵着走过来对公主龙品头论足,大意说这条龙为什么会有猪脖子和猪腿,简直不伦不类不利于龙族的精神文明建设有损动物界的国法家规云云。我的爱很是局促,不知该把她那条猪腿搁在那里,最后索性单脚跳起了芭蕾舞。路人越积越多,急得我大喝一声,举着雨伞就扎进人堆,很快的把那群闲人驱散。可是我的爱已经愁眉苦脸了,那个猪脖子叠着堆起老高。公主龙问我:

        “我真的很丑么?”

        其实我并不觉得她很丑,我觉得她是一头有个人魅力的龙,她的猪腿充满了雌性荷尔蒙带来的曲线美,那个猪脖子也是可爱教主的必备装扮。我说你不丑啊,在我眼中你很美啊,可是那龙的眼泪早已经溢出来了,砸的我pia答pia答的。最后她飞走了,留下我纠结的站着。

        真是令人惆怅啊!!!

        所以说,要做这么个根本不靠谱的梦也是相当不容易的……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这个 SOL我很久不来看你BLOG了
    换地方了不说
    生活也在变化啊

    各种成功吧
  • 奇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