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02

    复古的第八天--有关周杰伦的《我很忙》 - [So Wrote Solmyr]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3476180.html

         起初,华语流行乐还是混沌空虚,道路还是一团黑暗。
        上帝听了各种平庸之作说:“要有天才!”就有了《Jay》。这是第一年。
        上帝见天才做的不错,说:“天才要有代表作,要是跨时代的!”事就这样成了。上帝看了《范特西》,认为好。过了秋天,过了冬天,这是第二年。
        上帝说:“天才不能太焦躁,偶尔该受些挫折。”事就这样成了。《八度空间》没有得金曲奖,上帝看了认为值得,过了秋天,过了冬天,这是第三年。
        上帝见天才并不气馁,祝福说:“要有中国风,作为风格的记号。中国风要在乐坛放光,照耀华语音乐!”事就这样成了。《东风破》成了中国风,引来一批跟风之作,上帝看了认为好。过了秋天,过了冬天,这是第四年。
        上帝说:“歌手也是人,歌手也要生活。”于是拉了两个赞助商,一个发短信,一个玩网游。天才学了京片子,要了鸡排饭,上帝看了有点担心,遂祝福他说:“你要坚持风格,但也得靠点谱。”过了秋天,过了冬天,这是第五年。
        上帝见天才赚了一笔,觉得天才会写出更好的东西来,可是天才拉了更多赞助来。天才当了藤原拓海,做了更多代言,写歌却无甚长进。上帝见专辑凑不够数,就拉了天才的小师妹来,祝福他们说:“你们来了对唱,一定能互相提携,给专辑增色不少。”事就这样成了。天主看了原地踏步的专辑,说:“得让天才照我的灵性,受我的指引写歌。”过了秋天,过了冬天,这是第六天。
        到第七天,天才真的写出灵光一现的专辑,上帝祝福了《依然范特西》,定为难以超越的专辑,因为这一天,天才真的有如灵魂附体了。
        那第八天,天才该怎么办呢?
     
        从《Jay》到《我很忙》,从2000到2007,从十一月到十一月,周杰伦完成了一个从新人到泰斗的漫长螺旋。戴鸭舌帽说话会害羞的大男孩每年贡献一张专辑,变成吐字不清的小天王,变成金曲奖的坐地户,最后成功甩掉了招人厌的前缀,真正成为华语乐坛无出其右的天王级人物。周杰伦从《Jay》起步,在《范特西》辉煌,六年以后又以《依然范特西》做出漂亮的回应,达到又一个创作高峰。然而,比起几年磨一剑的陶喆,周杰伦的出片速度一直让人有江郎才尽的担忧。即便是天才也耐不住无穷无尽的汲取,上帝造物第七天便已歇息,但被创造的人类还要独自去面对即将黎明的第八天。从这个角度讲,作为一年之后例行出世的后继之作,《我很忙》会成为一个正态分布的尾巴还是会带出新一轮的走高,实在是个难以预测的未知数。
       正式发售之前,周杰伦照例挑出一首歌做宣传,便是那首西部味道浓厚的《牛仔很忙》。就歌本身来说,虽然吉他的编曲、铃鼓的节拍和小提琴过场都是现成的(典型的美国乡村音乐,我纳闷他为什么没加进口琴),但新尝试永远都是值得支持的。然而,从整张专辑角度讲,《我很忙》给我的感觉却有点怪怪的。除了第一张专辑,无论是《爱在西元前》、《半兽人》还是“在我地盘这儿你就得听我得儿”,六张专辑的首打歌都是叙事风格的快歌。第八张专辑的首打歌竟然叫《彩虹》--b,是一首彻彻底底的郁闷歌(郁闷歌就是郁闷时候听的歌了……)。我不知道改变首打歌风格是不是对初张专辑的呼应,但是这首歌……实在令我很寒……因为它实在太应景了,应景得堪比一年前的《今天你要嫁给我》。虽然味道不是很明显,但这首歌的吉他和弦,尤其是前半部分只有吉他的时候受到了小夜曲曲式的影响。因为是伴奏,原有的调子做了简化的处理,去掉很多装饰音和转调,但跟着调子我还是想往那个似曾相识的旋律上靠,结果直接转成正常的流行式旋律了,听的有点别扭。第二首《扯》明显是前张专辑里《红模仿》的延续,前面的对白结构都差不多,连押的韵都一样(都是i)。歌词是一如既往的埋汰想埋汰之人,这回埋汰的是两面三刀的假义气。有一个地方请注意,从头到尾一直在敲的那个鼓点,如果你听过杰克逊80年代的歌,你肯定对它不陌生。第三首《牛仔很忙》这歌可以算是整张专辑里最出彩的了,对于乡村音乐的引入让人想起《米兰的小铁匠》里那变奏“爱的罗曼史”的神来一笔。副歌里面那句“副歌不长你们一起上”想必也能博听者会心一笑,要说唯一能挑剔的,就是太短了……《蒲公英的约定》是满没存在感的一首,方文山的词写的不错,但是曲方面……我确确实实的从这首歌里听出了《祝我生日快乐》的味道……如果想找感觉,请在副歌的进入处直接哼唱“生日快乐,我对自己说”,而且整首歌的key高度都和《祝我生日快乐》差不多。
       按照惯例,从《叶惠美》开始周杰伦的每张专辑里都会有一首中国风(向席慕蓉致敬那个《七里香》想中国风但是肉麻得失败了,但是方向还是一样的)。今次的中国风放在第五首,走的还是东风破跟发如雪的路线,五调式编曲,牙板打节奏,但是这首《青花瓷》给人带来的可能更多是戏说乾隆那样的皇帝下江南的感觉,因为古筝+笛子已经被清宫戏用滥了……况且旋律也只是中规中矩,没法给人带来东风破的那种震撼感。至于接下来的《甜甜的》,看名字和歌词也知道是个广告歌,怎么听怎么感觉是周杰伦给杨丞琳或是郭美美这种小丫头写的,不知为何被作曲本人拿来装嫩了,那个甜啊,那个奶油啊,中间还有一个特别杀必死,“啾”了一下。这种歌连蔡依林都不会肯唱的(人家现在都搞“完美的乌贼”了,没时间扮甜姐儿)……虽然男人听了鸡皮疙瘩掉一地,女人听了心心眼儿闪闪亮,但这首歌中间的钢琴过场还是满出彩的(虽然只有一小段)。第七首《我不配》又是一首存在感稀薄的歌,当然要记起它也有办法,请自觉哼唱“断了的弦,再弹一遍”。第八首《无双》要多说几句,我不是垃圾杰的歌迷,但是这歌怎么有点《曹操》的味道呢……歌词内容也差不多,至于编曲,基本等于黄金甲+止战之殇,副歌处押的韵又一样(都是ong)。此类三国演义类的歌曲实在是难以挖掘出什么新料了,第一个做的是天才,第二个做的是庸才,第三个是蠢才,真不知道他为什么总要搞这个。确实,周杰伦如前期宣传所说的一样加了点印度音乐在里面(2分45秒到2分55秒,四个小节),也在里面cosplay了一把vitas,不过这有意义么?此种歌曲既无传唱价值也无商业价值(不过也说不定被光荣看中什么的),刚有的时候人们还能图个新鲜,多了以后难免让人感到乏味。
       看本文的诸君想必大多看过灌篮高手吧,恭喜你,你可以在《阳光宅男》这歌的前半部分里重温“君什么大好什么什么”的那个著名的op,连节奏打的都一样,扫弦都一样……听着听着,你又会热泪盈眶——这歌怎么又勾起你的某个模糊记忆呢?那是因为你在周杰伦说完“让我们”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想唱“向天空大声的呼唤说声我爱你”然后傻呵呵的“呼,呼呼呼”。我们有多久没听小虎队了?不过确实挺阳光。《阳光宅男》这歌可以说是吸收了两大阳光歌曲的阳光,简直阳光十足,阳光冒泡,孰知最后一首作为收尾歌曲把这些阳光全都压下去了。又是一首典型的郁闷歌(以郁闷始以郁闷终……),但是估计传唱率不会很高,因为主歌忽高忽低的让人想起黑色幽默,唱这歌的得被玩死……除了《牛仔很忙》,唯一能撑起来的也就数这首《最长的电影》了,钢琴+提琴的编曲直指《安静》,作词甚至超过的《安静》,说明周杰伦还是有料的。但是有料,为什么又要有那么多似曾相识呢?
       纵观整张专辑,我们能看到那么多的似曾相识:乡村音乐,杰克逊,戏说乾隆,小虎队。周杰伦说在新专辑里尝试了新风格,他确实尝试了,但我们更多见到的,是那种触手可及但又无法清见的影子。当然天下文章一大抄,style的借鉴本质上来说是一种创新,虽然是低层次的创新,但是对歌手本人来说也是一种突破。从少数的几首歌来看,周杰伦离江郎才尽还有一段距离,有人说20年出不来一个周杰伦,要他如方仲永一般“泯然如众人耳”还得个三五八年,但他为什么又看起来谨慎行事裹足不前呢?我想是因为他的位置改变了。他不再是新人了,不再是小天王了,而是货真价实的天王,因为他的歌迷已经从八年前的小屁孩进入到主流社会中去了。八年可以让一个高中没毕业的背书包的小青皮成长为职场精英,或是翩翩学者,当然也可能是一事无成的“阳光宅男”,当这个年龄的人成为社会的主力,人们想不接受这个以哼哼哈兮出名,以一盏离愁立万的吐字不清者都难(当然,从新专辑看,吐字不清这个定语已经不适合于周杰伦了)。地位的改变也意味着责任的改变,处在高处的周杰伦首要的任务不是登高,而是御寒,他不能像小时候那样任意的创新,而是必须和主流的声音做一些妥协,自己做出一些调整。这也许是今天他的复古行为的一个原因。在第八天,人们不能再单纯依赖上帝的降临来解决一切,他们必须靠自己的双手去打造这个上天赋予的世界。肆意的挥洒灵感也意味着风险的加大(想想陶喆如果不去做电影,继续出唱片最后会落得个什么下场),即便你是天才,上帝推了你一大把之后你也不免心惊胆颤,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复复古,稳稳脚步,徐图进取才是。从长期的发展来看,这种选择不仅是明智的,甚至是必要的,只有这样,周杰伦才有可能在我们老婆媳妇热炕头的某一天里成为新一代的罗大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梦见德里达 2006-11-02
    引用地址:

    评论

  • 这篇写得真棒~!
  • 来看看你...momo~
  • 很喜欢周董啊
  • 强!大半夜的写这个,没看完。sigh,好歹来了,签个到
  • sofa赞。老公真是敬业and有料啊~写这么长 抚摸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