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06

    31In E flat major,op.9 no.2_Andante-Oct.20th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490.html

        我之所以又写你看不懂的东西,是因为肖邦的夜曲作品第九号第二首对我很重要。
        这曲对我很重要。
        如你所说,我还在自顾自的高雅着,你还在“以为”自己低俗。
        我今天破例在白天听夜曲,并且给你写这些。
        有一些事情无法再去回忆,已经破碎掉了。
        我一直都忘不了那个晚上,那个晚上我突然又长大了一些,又明白了许多。那个他回来了,两个人在回忆,我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我突然明白我是一个玩具,很有趣的玩具,被人在某个时候很有兴致的玩了一把。当她更好玩的玩具又转回到她手里的时候,她会更有兴致的去玩那一个玩具,另一个只能自己默默的呆在角落里,与灰尘和蜘蛛网为伍,看着她兴致勃勃的摆弄那个她所得心应手的物体。
        然而,没有分别,都只不过是玩具而已。两个玩具,没什么好说的。
        其实这是一种悲哀,三个人,每个人都在执着而且幼稚的做着各自的美梦,而且不愿意醒来。
        只不过,肖邦把我叫醒了。
        In E flat major,op.9 no.2_Andante
        肖邦夜曲,作品第九号,第二首,降E大调。
        他的音乐叫醒了我。
        我,和他的夜曲,站在外面,冷静甚至冷漠的看着这两个人投入的玩着让人沉醉的游戏,并且久久不愿意曲终人散。
        我终于开始感到惬意。
        那一刻,我认识到,我解脱出这件事来了。
        玩具是可悲的,但是玩玩具者更为可悲,甚至类似于一种赎世者所负的宿命。玻璃杯碎掉了。水是一定要喝的,可以装水的东西有的是。但是玻璃杯,却只有一个。
        玻璃杯自愿碎掉,任何人都无法阻拦,也无权阻拦。
        孩子,曾经属于你的蹩脚的英文歌和一脸幸福的类似于小阎王的灯神已经挥化得无影无踪,只剩下面对冰冷玻璃碎片的如枯骨的脸以及干柴一般的手指。帕拉丁也许已不再眷顾你,白金龙神悲伤的离去,伴随着吉力安掩卷的叹息。不过,我们都有一段美好的回忆。
        回忆里有温暖的吻,甜美的小点心,幼稚得叫人温馨的名字以及种种的其他。
    当然,还有那个空洞的,充满冷风的黑色的世界。
        我的心横亘在我面前,30个帖子。
        时常会翻看,提醒我自己,从前犯过的严重而惨烈的错误。
        日子过得苍白而幸福,呵呵,这两个词搭配在一起是不是很有趣。
        在结束以后,我一直在打第三遍机战D,用你的名字。
        最终话的一点一点的临近,你开始在我心里模糊。
        最后,游戏结束,我进入了二周目。
        你消失了。
        如那首肖邦的第九号作品第二首,夜深,只剩下一个人。
        不再有属于我的HEXY宝宝,以及她弯弯的眼睛和灿烂的微笑。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