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06

    26 Mar.9th,2005 - [So Wrote Solmyr]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485.html


    26

        “那个……有没有东西吃?”
        “啊?”
        “肚子好饿。”
        刚刚死了一生中最爱女人的男人如是说。
        那个镜头,鸽子飞起,子弹洞穿风衣女人的胸口。有雨,一头金发散在地上,
    同时还有血。
        没有如一些片子里的主角撕心裂肺般的嚎叫,这个高高瘦瘦,一头乱蓬蓬绿头
    发的男人只是跪在地上。扶着女人,仰着头,静静的。
        雨仍然在下。
        幸福与苦难,只一步之遥。
       
        “你做的菜,永远都是那么难吃。”
        “但是你却吃了不少。”
        “肚子饿是最棒的调味料。”
        沉默。
        那个有名的“特制的青椒肉丝”(就像大食堂的一些菜一样,如果可以被称之
    为“肉”丝的话)见底了。镜头给了那个盘子。
        “你听过这个故事吗。”
        “恩?”
        “有一只野猫。那只猫被许多不同性格的主人养。每次它都以百万回报主人。
    有生之年永远是百万回报。那只猫并不怕死。”
        沉默,捻烟灰的声音。
        “有一日那野猫变自由了。它遇到一只白猫,两只猫就一起生活了。”
        沉默。
        “岁月的经过,那只白猫去世了。那只野猫招完百万后也死了。不会再复活了
    。”
        故事讲完了。
        继续沉默。
        “这个故事真好听。”
        “我很讨厌这个故事。”
        “啊?”
        “我讨厌猫。”
        狡黠的笑再次出现,随后的那个表情是我所追寻的,我一辈子也画不出的表情
    。那个表情无以言表。必须承认,有些差距是永远都赶不上的。
        我嫉妒这个美术监督东润一。
        ”我就知道。”
        然后两个男人开始干笑,干笑。为这个冷得不能再冷的笑话,也为不可抗拒的
    命运。
        瘦瘦的男人转身离开。
        “斯派克。”
        沉默。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事。”
        “是为了女人吗?”
        短暂的沉默,他回过头,恢复了专注的神情:“根本没有什么事,可以帮上已
    死去的女人。”
        老男人苦笑着摸摸自己的光头,用那只破旧的假手。
        然后菲出现了。
        菲·情人。
        菲·情人用枪指着斯派克的头。女人一贯慵懒没个正形的声音变得严肃。
        “要到哪里去?”
        “为什么要去?”
        “我记得你讲过,过去根本无所谓。”
        严肃的女声突然提高了音量和音高:“我觉得你才是给过去束缚着。”
        “你仔细看这只眼睛。”
        男人走近女人。从在船上算起,斯派克和菲从没有离得这么近过。红色的眼睛
    和黑色的眼睛看起来,是那么的充满魅力。
        拥有不一致瞳色的男人永远都是众生中的异类。罗严塔尔如此,斯派克当然也
    是。
        “因为意外,其中一只是义眼。”
        沉默,只有女人不安的呼吸声。
        “从那个时候开始,一边眼睛看着过去,另外一边看着现在。眼睛所看见的并
    不是真实的。我这样想着。”
        “你不要对我讲这种话。你从来没讲过这种道理的事情。不要再讲这种事了。

        “我本来想做一个永远不会醒的梦。”
        女人惊恐的呼吸声。男人笑了。
        “但是不知何时却从梦中醒来了。”
        女人低下头:“我……已经恢复记忆了。”
        “……但是……一点好事都没有。”
        “……能回去的地方……根本没有。”
        沉默。
        “我只能再回到这里。而你……要到哪里去,为什么要去,故意要去死吗?”

        “我并不是想去死。”男人抬起头。
        “我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活着,想确认一下。”
        女人用枪指着男人,却只能无奈的朝天放枪。
        一枪,两枪,三枪,四枪五枪。
        然后The real folk blues再度响起。
        老男人默默的擦着飞船。
        女人忍着眼泪无声的哭。
        男人开着他那艘破旧的被折磨得吱吱嘎嘎的火红的高速机走上复仇的路。

        其实,从小孩和狗离开以后,结局也就已经彰显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很多人一直不明白到底菲·情人是不是喜欢斯派克。
        我不敢说明白,不过,可以理解。
        记得不知道谁跟我说过,其实有的时候人们在一起,并不是真正的需要。只不
    过是那个时间那个地点恰好就在一起了。
        想起来了。
        那个人从来都对事情很不在乎,像鼹鼠一样懒散。不过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很认
    真。我也因此当他是大学里最好的朋友。
        杰特最后和他说那些话,菲最后和他说那些话,其实他们心里都很明白。
        只不过是尽一个在一起生活了好长时间的人的义务罢了。人们都有自己要走的
    路。
        落魄失意的黑狗侦探,失去记忆的懒女人,一只眼睛看过去一只眼睛看现在的
    前帮派杀手,其实都是一样的走一条没有彼岸的路。
        只不过,斯派克选择了大步的跑向路的终点,而其他两个人,只是在踱步罢了

        有人跟我说COWBOY太灰暗,看了之后容易陷在里面出不来。
        然而它很美,确实很美。完美。
        记得我给别人推荐时他们总会有两种态度。
        一是打倒日本漫画,二是动画片是小P孩才看的东西。
        想起了《这个杀手不太冷》。
        以前有人威逼利诱让我看里昂的故事,那个整天抱一盆兰花的男人。
        我说不。我说你看一下COWBOY。
        她没有看。
        我说好。
        我只看我认为好的东西。我认为COWBOY胜过很多自以为很深刻的电影。
        然而主流的媒介不会报它,也不会捧它。一因为它是日本货,二因为它是动画
    片。
        小P孩才看动画片。
        我宁愿当一个小P孩。
     
        SEE YOU IN SPACE COWBOY.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