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06

    我老公 Jun.26th,2005 - [Mem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480.html

        收拾桌子上的各种OOXX的东西时,发现了一包百合片。大约一个月以前从沃尔玛捎过来,想要给老公败火的。
    于是想起我老公。
        查了一下QQ记录,是3月25号真正开始和我老公说话的。
    其实很早以前就认识我老公。老婆2号和我在一起时,时常会提起她的名字;宝宝又和她一寝室,也会提起她。
        所以一直就知道有她这么一号人,包括她的性取向。
        忘记因为什么加的她了。似乎是有一天闲来无事,继续搜刮MM一同上自习的事业,然后吉祥跟我说,你去找她,她要上自习。
        然后我说你把她号给我。
        然后她就把号给我了。
    其实第一眼见我老公的QQ自定义头像时突然很不适应。一直以来脑中的拉拉都是比较冷艳的那种,可是这一个真正的拉拉却用一个歪着头的不知道是什么里面的水泡眼一样的脸做头像,那个姿势很像我家大坂。
        觉得很有意思。
    一开始是顺着老婆2号的叫法叫我老公“小昕”。那一阵两个人都要考计算机2级,所以每天都在一起上自习。逸夫楼320。本来一起上自习的MM在隔壁又有了一个座,所以我旁边便空着,所以她来了。
        第一天非常饿,所以10点多去吃麻辣烫。她陪着我。
        “想起我的前任了。”她跟我说,撇了撇嘴——麻辣烫的老板在说四川话。她前任是四川人。
        于是我要了她前任的照片来看,一个我觉得并不怎么样的女。不知道应该在女之后加哪一个字:女人?女孩?女生?总之是个女。
        她听到我的评价,不屑的哼了一下,于是把钱包收回去,叠起来,不再让我看到那个我觉得不怎么样的女。然后她就坐在那里,不再吭声,保持一个很可爱的表情,只不过很呆。
        其实“小昕”这个名字也很好,但是她听着不是很受用。她一直都用一个古怪的名字:卷X。那个字我到现在也认不明白,所以一直当它是X。
        老公说那个是一个诗里面提到的一种草,什么什么空心,什么什么犹不死。
        我记得我当时想起的是空心菜。
        然后我们就一直一起上自习,因为2级是4月3号考。每天吃小丸子,从校门口的丸子店开张就开始吃。
        恩……到现在为止她都是“小昕”。什么时候她变成我老公的来着?
        记得好象是见过嘿牟以后。
        我陪老公一起见的嘿牟。一个膀子很粗的可爱MM。
        记得老公刚看到嘿牟的时候,我真正见识了一把什么叫星星眼。
        老公淫邪的用眼睛强奸嘿牟,自己还不承认。
        然后老公非常体面的把我支开,一个人跟嘿牟2人世界去了。
        想想那时候老公还留着一个可爱的头型,不像现在被雷击了一样。
        所以在旁边当电灯泡在那时也是一个狠愉快的事。现在会被吓到,晚上眼前常有方便面头的残影。
        恩恩,想起来了,那时候是我单方面叫老公老公,然后老公就会很郁闷。
        可是恋爱中的老公就不一样了。老公每天会很愁,因为嘿牟很难撬。
        老公每天唉声叹气,各种感慨,说我没那种命啊之类的。
        不知道老公听不听陈小春。
        我记得我没说什么,只是让老公注意。爱情这种东西我是不敢再玩了。
    据说老公当时狠感动,后来就一口一个老婆的叫我了。

        然后2级考完了。
        然后老公继续和我一起上自习,准备6级。
        老公每天继续唉声叹气中,每天打理自己,希望变得更帅一点。
        结果五一回来,我就看到了被雷击过的老公。
        老公据说花了260RMB去挨了一次雷击,然后狠有成就感。
        我当着老公的面掰手指头数了一下260RMB能买多少书,结果被鄙视了。
        后来我便再不敢当面质疑老公的头型。
        可是老公没白挨雷击。回来之后老公的事情就有转变了。很KAWAII的嘿牟去了江西,发现原配没有想的那么完美。
        于是老公就有空子可钻了。
        于是每周四老公都会陪嘿牟去上计算机重修。
        老公请我帮她挑香瓜送给嘿牟吃。
        老公请我帮她挑黄瓜送给嘿牟做面膜。
        老公很郑重的跟我说,男老婆也是一个,女老婆也是一个,是一样一样一样的。
        后来去实习。
        实习的地方到处是沙子,但是到了晚上就会很安静。很冷,没有沙起来,只有大风。
        还有月亮,非常非常圆,眼看着从地平线升起来,由红色变成银白。
        在那里人的心灵变得非常纯净。
        我很想老公。仔细回忆了一下老公对我还是狠好的。每天陪我到处溜达,还给我买小丸子吃。
        后来实习结束了,大家喝酒了,我喝多了。
        老公把我领了回去。我喝多了就会哭,这我知道。
        剩下的便什么也不知道了。事后有人告诉我,我跟我老公讨论了一晚上巴洛克音乐。
        我自己还记得一句话:我搂着我老公说,老公,你不是飞机场。
        后来老公狠忙,不和我一起上自习了。
        后来考六级了。
        后来六级考完了,老公没有上自习的必要了。
        后来故事结束了。
        临了,我请老公,吉祥和小鱼去吃了一次吉祥馄饨,很可惜,没有油煎吉祥。吃完之后又去进行吃米线比赛。
        可是,突然觉得我和老公离得越来越远了。
        两个受尽伤害的人,能做的,也只是互相依偎着取一阵暖罢了。
        然后,生活的轨迹再度分开,也只能各走各的路罢了。
        我的百合片还是没有给老公。我给老公算过塔罗牌,她的心里对嘿牟有邪念。可是她就是不承认。
        所以我想,给她败败火吧,总上火就不好了。
        可是百合片放了一个月。
        想了想,还是留着自己冲吧。
        想起了老婆一号给煮过的百合水,想起了曾经恋爱过的白痴。
        还是自己再煮一次百合水罢。
                                                                                                         Jun 26th,2005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