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06

    秋天 Aug.18th,20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479.html

        秋天来了,叶子黄了,一片一片从树上落下来。
        我们从小到大一直被这样教的,其实是扯。现在树叶都在树上老老实实的呆着,绿得也很NB,可是秋天确实来了。
        我发现阳光很热,空气很冷。影子很长,白天很短。属于贝多芬的那种热情离去了,取而代之的是老柴的那种发自心底的冷。秋天来了,冬天还会远么?
        每天上邪恶的KY班,四处张望各种美女或类美女。翘了课出来,看着秋天特有的那种清晰之极的景,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那是三年前,我还是一个小P孩,和许许多多的小P孩一起,跑到这个一流的社会主义大学,期待从一个小P孩变成一个大P孩,再从一个大P孩变成一个老P孩。如那个满嘴跑舌头的KY班老师讲的一样,那时候我们眼睛里都闪着光,然而现在,有些人眼里的光消失了,有些人眼里的光内敛了,有些人眼里的光还在,却混杂进许多其他的意味。总有人说我睡不醒,不精神,大抵便是如此了罢——其实我来的时候,就是这个睡不醒的样子,可能是眼睛里从来就未有光罢。然而我看到类似于《
    拯救亚当斯密》这类感兴趣的小册子时,眼睛里却会有光,我照过镜子看过,所以,便是很奇怪。不过每日繁忙,也懒得去想这些怪异的事情了。
        邪恶的KY班今天终于上完,技能部分的翻译即将再开。后天要准备一些东西,晚上开团。DND的世界又忙了起来。开学了,大家都回来了,JLU大陆上已经停滞的时间马上就要重新流转起来了,然而我,却不得不退居幕后。KY是第一要务,是索姆拉的一项基本国策。为了继续留在这个一流的社会主义大学,便要每日自习,勤劳的KY。我忘了我同谁说过,保研是累三年,轻松一年,而KY则是玩三年,累一年。为了多玩两年我KY。现在,到了累的时候,必然要认真的应付。而且,这也是一种历练,不是么?帕拉丁大神会保佑我的。
        秋天没有人给我送菠菜,却有人求我一起上自习。KY俨然成为一种时尚,所有爱学习的不爱学习的男男女女便如买福利彩票一样纷纷凑上前来,妄图在这么一大滩混水里碰碰自己的运气。想起了在那个邪恶的KY版里看到的一篇伟大的主旋律KY讴歌文学,我这算不算讴歌KY捏?呵呵。本来是写秋天,写来写去却变成了KY,这算跑题么?不算么?算么?其实,秋天对于一个大四的老P孩来说也就大半意味着KY罢了。

                                           Solmyr Aug.18th 2005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