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06

    想念我的小贝 May.16th,20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474.html

       很久没给我的小贝写什么了。
       事实上,我已经半个月没有专心的听曲子。各种各样的事,上自习,版聚,五一回家,跑团,开团,各种各样的,丰富多采的,但是我怠慢了属于我的音乐。我的小贝,不仅是我的小贝,也是无数人的小贝。当我再次走到他面前的时候,我仔细的翻了翻他展现给我的各种曲子。高亢的,阴沉的,激动的,从容的,纯净得来不得半点玷污的,被世俗沾染得失去本色的。我依然选了我最喜欢的那一首,贝奏30-Op.100,E大调。
        贝多芬晚期的作品实际上已经不是那么充满战斗性,而是带有一种对世间万物的慈祥的爱。如同好的老沈说的一样,他已经不再执着于大小调的纷扰,而是追求一种超乎结构的视野,甚至带有些许肖邦的浪漫。如果说曾经的贝多芬是一头骄傲的雄狮,那么现在,他是一头怜爱的舔舐幼仔的老狮。每一次听贝奏30,总是可以在第一乐章的洒脱之后,感动的体味小贝慈祥的注视。我不喜欢仰视他。贝三的小贝试图压倒我,贝五的小贝对我晃着拳头,贝七的小贝站在远处,贝九的小贝则攥着我的手,自顾自的感叹生命的伟大。有人说交响乐终归是雄浑的,但是小贝越是站起身想要压住我,我越是想昂起头和他抗衡,然而贝奏30的小贝,却引我由衷的充满崇敬和爱戴的仰望。他既不像悲怆里一样嘟嘟哝哝,也不像月光里一样愤怒的砸钢琴。他不说话,无动作,也许望着我,也许望着远方,从容不迫的给我讲述他的心情,他的故事。这时候的他是一位真正的长者,能够令我发自内心的,像一个真正懵懂的小孩子,拄着腮帮听着爷爷讲故事。
        记得从前老婆四号说过巴克豪斯的版本很木。确实,他弹之前的那些奏鸣,很有那么一点呆板的味道。但是正是这种呆板,在贝奏30里面真正刻画了一个暮年的贝多芬。小贝陷在摇椅里,看着夕阳,听着别人所听不到的美妙旋律。虽然听力已经离他远去,可是音乐还在他的心中回响。我向往这样的贝多芬。
        最近经常为许多人的评论而左右自己的想法。我开始变得不像贝多芬。我很喜欢他的那种暴躁,他的那种为了自己爱的东西不顾一些不顾周围事物的执着态度。每当我动摇的时候我会去找他——我的小贝。也许他走的道路是世人都不喜欢的道路,但他为此找到自己的价值,并且快乐而且坚定的走下去。正如音乐的渐弱和渐强,我感谢小贝,他能在我渐弱的时候加入强烈的富有色彩的符号,给予我信心,并且用那种他典型的暴躁和那种典型的表达感情的方式来把我提起来。我想念我的小贝,我感谢我的小贝。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