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06

    结膜炎症候群与遗像  Apr.15th,200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472.html

        今天版聚。
        今天Hiei Sama终于和我联系了。
        大约是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Hiei Sama突然打电话来,说眼睛已经好了不少了,基本可以恢复个七八成视力,诊断结果还是急性的病毒性结膜炎,不过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叫我别担心。
        那时我正坐在一个角落里玩手机。过了一会,玻璃嬉皮笑脸的走过来,跟我讨论起一些无聊的问题,例如为什么那歌叫XXXXX而不叫玻璃之歌。
        我知道,我该去趟洗手间了。
        我看着钱柜有点倾斜的镜子,我发现,我的眼睛也肿得跟个核桃一样。呵,不知我会不会也得结膜炎。
        我从没有这样的跟一个人如此同步过。爱好是一样的,性格是一样的,经历是一样的,眼睛肿得也一样。只不过我的只是个核桃,距离丧尸状还有一定的差距。
        我经常听说某个人因悲痛过度而把眼睛哭瞎的事情,可是我从来没遇见过。这一次,我与这样的事件擦肩而过。我又看了看那肿成核桃状的眼睛,觉得有点恍惚。
        仅仅因为一个所谓的遗像就丢这样的人,不知道Hiei Sama知道了会做何评价。
        大家都说这个像并不像本人。本人从来没有那样的老实过。这个像只是在安静的看着大家,仍然弯弯的眼睛里有笑意,矜持的抿着大嘴。
    而那一个经常穿短裙,上面缀着乱七八糟的流苏,而且喜欢做驼背状,需要有人不断的敲后背,提醒保持良好身姿。
        于是我便把这个并不像的遗像收起来,我觉得她在看我,不过应该是幻觉。
        于是我坐在那里,听他们在那里四平八稳的唱YYYY。然后我玩手机,然后我的眼睛模糊。
        我在想我折腾版聚的意义。今天有人问我,你是哪版的斑竹?我说不,我不是任何一版的斑竹。我是无业游民。
        然后他说,哦……那你版聚也是出了不少力的吧,我看饭店什么的都是你张罗的?
        我说也不算,然后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我实在想不出帮着张罗这个版聚的理由。
        但是在我坐在那里的时候,我明白了。
        某女和某女说,啊呀你这个姿势可真忧郁呀,你累了?
        我说啊。然后我就坐到角落去。
        然后我给老公发短信,我说老公我想你了老公说我在站柜台呢要八点半才下班我说你要照顾好自己老公说一定的你也要哦我说T_T
        然后我给Hiei Sama发短信,让他看到一定给我回信,这样生死不明的我实在太担心了。
        可是我仍然没有勇气发我该发的短信。
        然后玻璃嬉皮笑脸的走过来,跟我讨论起一些无聊的问题,例如为什么那歌叫XXXXX而不叫玻璃之歌。
        然后我知道,我该去趟洗手间了。
        人人知道我出去干什么了。
        回来以后一切正常,人们在谈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什么,PETER在唱朋友别哭,我不敢和任何人对视。
        当我反锁在洗手间里抱着我那刀片手机忍气吞声的哭的时候,想必你的项目也是everything goes well罢。

                                          Apr.15th,2006 23:27 S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