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07

    祝你一路顺风 Apr.27th,2006 - [Mem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466.html

        从前有一个笑话:
        一个记者去采访南极企鹅,问它们每天都干什么。他问遇到的第一只企鹅:“你每天都干什么?”企鹅回答:“吃饭,睡觉,打兜兜。”他又问第二只企鹅,仍然回答说:“吃饭,睡觉,打兜兜。”他又接下去问,问了99只企鹅,答案都完全一样。这时第100只企鹅出现了。“你每天都干些什么?”记者问。
        “吃饭,睡觉。”企鹅回答。
        “恩?你怎么不打兜兜呢?”记者奇怪道。
        “妈的”那企鹅怒了,“我就是兜兜。”

        一个记者去采访BBS,去问大家最想干的都是什么事。他问遇到的第一个ID:“你最想干的是什么?”ID回答:“看帖,回帖,打萝卜。”他又接下去问,问了99个ID,答案都完全一样。这时第100个ID上站了。“你最想干些什么?”记者问。
        “看帖,回帖。”ID回答。
        “恩?你怎么不想打萝卜呢?”记者奇怪道。
        “册那!”那ID怒了,“我就是萝卜!”

        或许那些不常上站的人不信,可是萝卜就是有这样大的影响力和亲和力。在我周围,声称要去削萝卜的不下10个人,即便是连我自己也吵过一回。可是据我所知,萝卜从没有挨过削,这个人的讨人嫌能力和抗击打能力可见一斑。
    如果你看过最近的人气动画“KERORO军曹”,你可以方便的在脑中形成一个萝卜的形象:KURURU。那个阴沉的黄色的青蛙,每天戴着一个酒瓶底眼镜和一个大大的耳机,龇着牙,一副欠扁的样子。记得以前在逸夫楼自习,我们遇见一个据说认识萝卜的78号MM(她穿的衣服上写着78号),我按着KURURU的形状画了一个简笔画给78号看,她马上露出欣喜状,拽着我问我萝卜现在在干嘛。
        萝卜现在在干嘛,过去在干嘛,未来要干嘛?
        萝卜这人,据说是大一时打过辩论(发现BBS上练过辩论的人狠多,比如萝卜,比如日日,比如我。就连最近流行的LIXIAOMO据说也是打过辩论的)。他和别人说话时,总是能油腔滑调死抠字眼得出自己的歪理结论。到最后,往往是辩论的另一方像大话西游里被唐僧折磨的小妖一样自戕以求清净。这是,萝卜便又露出那一副很HIGH的欠扁模样。然而萝卜却是不光耍嘴皮,也有真本事的。每一个去过萝卜寝室的人,应该都会对那一墙CD留有深刻的印象,那也是萝卜赚外快的吃饭家伙。套用我的偶像德里达的思想体系来说,萝卜是一个懂得解构的人。萝卜在听了N年摇滚之后,得出一个结论:“其实我根本不懂摇滚”。这个结论很有苏格拉底的味道,因为那些自以为懂得摇滚,追求摇滚精神的摇滚小青年们,听了萝卜这话以后,就由五体投地进化成六体投地了,萝卜便在自己的寝室里接受各种各样摇滚青年的瞻仰,顺便卖他们点碟作为纪念品。摇滚青年们自然作知音难寻状,最后剩下萝卜在那里偷笑。于是,萝卜在装穷的同时,如气球充气一般,一点一点的腐败起来,以至在05年夏天,他和HUIXING吃猪脑的模样,让当桌众人久久不能忘怀。
        萝卜的另一特技是蹭饭。
        萝卜引领了BBS蹭饭的潮流。只要是认识萝卜的,几乎都被萝卜蹭过饭。而且,蹭饭的人都是心甘情愿的,充满景仰的,被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的。有些时候,他们还会在一起交流被萝卜蹭饭的经验。萝卜在长期的蹭饭实践中也培养出了自己独特的蹭饭品味,成为一个生活有品味的人。我最早认识萝卜是在大二的下学期。有一天我突然想听QUEENS的WE WILL FXXX U,可是找不到原版,于是就在BBS上求,萝卜自然兴奋的跳了出来。在我对萝卜进行了一通后现代思潮对于摇滚艺术发展的艺术哲学趋向的影响分析之后,萝卜答应传给我WE WILL FXXX U,条件当然是一顿饭。我请萝卜吃的是粽子,这件事萝
    卜一直耿耿于怀,因为我是生活没品味的人,被他蹭饭居然只被蹭大食堂二楼粽子这种没品味的食品。萝卜一直耿耿于怀的还有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没有和他握手,说这是社会经验少没风度的体现。其实我一直都没告诉萝卜,那是因为我被萝卜的美貌震慑了。

        我想,每一个第一次见到萝卜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为萝卜的美貌折服(女人被折服的程度还要更高一些)。萝卜有一张吹弹即破的粉嫩的脸,足以令任何的男人女人失去理智,争先恐后的去一捏而后快。我们都以捏过萝卜的脸为荣,以没碰过萝卜的脸为耻,也正因于此,每当出行的时候,萝卜都会保持高度的警惕性,随时注意着周围的可疑行动以防止那些冲昏头脑的男男女女对自己的准性骚扰活动,可是大多数时间还是防不胜防。在小潘和古墓还在的时候,萝卜经常会用自己的小手把两个脸蛋都捂上,作反恐精英状,同时露出洋洋自得的委琐神情。
        萝卜以前就住在我楼上,那个寝室非常好找:505神功元气袋。在萝卜应届考研的那一年,由于泄题事件的影响,萝卜的专业课没有过线。出于未知的原因,那一段时间萝卜一直鬼混在BBS上,被无数人所痛恨,被无数次宣称要打得他找不着北。可是萝卜始终还健康的活着,身上也没有少什么部件。萝卜有一手煮粥的手艺,一锅萝卜拿手的粥需要煮两个小时,还要萝卜一直在周围守着火候。说萝卜是一个持家的男人,一点不为过。萝卜第一次KY失败的那一段时间里,我们经常去威胁萝卜把他的粥捐献出来给我们吃。萝卜的粥真的很好吃,尤其是当萝卜的寝室里贮藏有各种各样的小菜时。所谓粥香不怕巷子深,到后来,人人都知道萝卜煮粥好吃了。由于萝卜早年蹭饭犯下的罪孽,有人开始拉起旗号组织集体蹭粥团,萝卜知道了,就以寝室的米用尽了为由,不再煮粥了。直到今天我们都还深深的怀念萝卜的粥。
        然后就到了夏天。萝卜决定再考一次研,于是成为了FRJJ一样的校漂族。萝卜换了几回住处,最后定死在文二一楼。05年的夏天,正是超级女僧最火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谈论超级女僧,萝卜也不例外。摇滚小青年心目中的CD+蹭饭之王开始哈卢洁云(想必这一定是令以萝卜为战斗和学习的榜样的摇滚青年们心中感到些须的不爽),在卢洁云被淘汰之后,萝卜就坚定不移的加入了大骂春哥的行列。那时我刚开始准备KY,初秋的天气还是有些炎热。在PETER对于张靓影和周笔畅的赞美之声中我们会买一些CKKK(就是果丹皮)和一些吊炉花生去到萝卜的寝室,一边找机会抚摩他光滑的白脸,一边观看超级女僧。每当春哥出来对着麦克风大跳钢管,我们就会对其从上三代到下三族的所有亲戚进行一顿野蛮的辱骂。还记得决赛的时候,没品的萝卜同学竟然为了搞掉春哥而为张靓影投出了属于自己神圣的一票,花掉人民币一元钱,结果春哥还是得了第一名。我想,这应该算是萝卜历史上黑暗的一天。
        后来萝卜俨然消停了不少。每天萝卜会在特定的时间上网,进行一番委琐的谈话,然后做起驾回宫状下站,同时收获了一干人等的口诛笔伐。推想来,萝卜当时应该是很用心的学习的,而且萝卜也不算笨人。我们在大骂萝卜的同时,纷纷也私下里觉得,萝卜今次想必应该差不多了。
        后来就考研了。人人作疯狂状。萝卜便没有再出现。后来,在KY之后的某一天,萝卜把QQ群的公告改成“我手机丢了,暂时没钱买,晚些时候联系”。我们大家便都很震惊。
        我们每天都会就我的QMD讨论一番,顺便提到先知啦预言啦之类。QMD大致如下:
    发信人: jackylau (大学城就是个农村地方!), 信区: Music
        那大概是我记错了罢~
    总之长久谬看见过萝卜,前几天,索在BBS上说:"萝卜还欠我一碗粥呢",第二 天,
    又说:"萝卜还欠我一碗粥呢."到了端午终究是没有说
      我到现在也没有看到
        大约萝卜是真的挂了

        然后我们都纷纷做点头状,说萝卜大约是真的挂了。
        在萝卜还在的时候,过一段时间就有一些人来批评MUSIC,说品味低下,语言粗俗之类。
        每当这时我们就会埋怨萝卜,说萝卜说话太过分,应该改改管管或者注意些时间地点人物事件什么的。可是后来萝卜不在了,大家潜意识里都觉得少了点什么。渐渐的,怀念萝卜的味道浓厚了起来,某一个不允许我在文章里提到的ID说,要是萝卜回来,我就拥抱他。
        二月,三月,萝卜终是没有回来。
        而且萝卜也没有任何消息。
        研究僧复试开始了,萝卜依然没有回来,我们知道,萝卜大抵是又没有过。
        直到四月版聚的时候,萝卜仍没有信。后来PETER终于和萝卜取得了联系,萝卜还要回来见我们最后一面,可是版聚却是赶不上了。
        于是我们就要了一盘糖醋心里美。让我们感到高兴的是,今次版聚找的饭店居然有单纯以萝卜为素材的菜。这菜可比萝卜丝丸子汤直观多了。
        版聚的时候,每个人都首先夹了一筷子糖醋心里美,同时祷告道:萝卜上天有灵保佑保佑我吧。
        后来,我们还拿着糖醋心里美一起照了照片。大家都很HIGH,糖醋心里美也很HIGH。
        过了几天萝卜真的回来了,沧桑了许多,穿着狠成熟,而且,有眼尖的女人发现,萝卜的皮肤暗淡了。
        萝卜说他狠快就要走了。我动员他留下来开粥铺,因为学校周围没有好喝的粥。萝卜以学艺不精否掉了我的提案。
        今次萝卜回来收拾东西,大抵是要真的离开我们了。
        虽然萝卜很委琐,很欠扁有时候也很招人烦,但是我始终都没有忘记萝卜的一个同学在他的毕业纪念册上签的那句话。
        宇明,你是一个很可爱的男孩。
        我们都知道萝卜其实是很重感情的。萝卜每次跟你闹到你怒都会狠正经的跟你说,其实我是拿你当真朋友的,请你无论如何都要记得这一点。
        萝卜最好的朋友是帮子。帮子毕业以后,萝卜一直在开广播,哪怕一个听的人都没有。广播的名字就叫“萝卜帮子非主流广播”。
        当萝卜说“我不留名,我要看看你怎么写我”时,我由衷的犯难,因为没有一个歌是适合让我想起萝卜的。
        可是后来我突然想起了萝卜的大号,UTOMORROW的第一个签名档。
       当你背上行囊卸下那份荣耀
         我只能让眼泪留在心底
            面带着微微笑用力的挥挥手
                     祝你一路顺风

        当你踏上月台从此一个人走,我只能深深的祝福你。深深的祝福你最亲爱的朋友

        祝你一路顺风。

                                       S Apr.27th,2006 11:04 AM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沒有捏的趕快去捏。:)蘿蔔還是蠻好玩的。。嘿嘿
  • 前几天还在Gtalk上见过他,他好像已经不记得我了——或许本来就不熟。我也是打过辩论的,但没捏过他的脸。
  • 裸八啊裸八....
  • 浪子心声 我自认为不是平凡的人,一直想做不平凡的事,可如今我一无所有,只有这些文章,这些文章在我心中是爱情,是一百万,是一件件让人迷醉的艺术品。 这些文章的名字都是香港歌星许冠杰歌曲的名字,许冠杰的歌曲是香港流行音乐的代表,是香港流行文化的代表,是中国当代流行文化的优秀代表,许冠杰的歌曲有一种思想,相当值得我们去研究和总结,探索和挖掘,我的这些文章是粤语流行音乐对我影响的反映,是许冠杰思想在我身上的具体体现,许冠杰对中国文化做出了重大贡献,但中国大陆没给他应有的地位和评价,我的这些文章就是对此感到不公平、不公正的一种呐喊。 写这些文章已经十多年了,为此赋诗一首: 万里遥遥不知路, 十年茫茫欲哭诉; 只要头发剩一根, 不是和尚不醒悟。 我现在头秃得挺厉害,但还有很多,我这辈子怕长醉不醒了。  难分真与假 人面多险诈 几许有共享荣华 檐畔水滴不分差 无知井里蛙 徒望添声价 空得意目光如麻 谁料金屋变败瓦命里有时终须有 命里无时莫强求 雷声风雨打 何用多惊怕 心公正白璧无瑕 行善积德最乐也人比海里沙 无用多牵挂君可见漫天落霞 名利息间似雾化君可见漫天落霞 名利息间似雾化    我的BLOG地址: <a href="http://blog.sina.com.cn/u/1220617254" target="_blank">http://blog.sina.com.cn/u/1220617254</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