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10

    小玻——爱你就像爱生命 - [Mem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444.html

        “不是我选择了歌手这个职业,是歌手的职业选择了我。”意大利著名男高音安德烈·波塞利(Andrea Bocelli)就是这样一个无法隐藏光彩的天才。1958年9月22日,安德烈·波塞利出生在意大利拉加提科的一个热爱音乐的农业家庭。由于靠近音乐名城塔斯卡尼,拉加提科人都热爱音乐。波塞利从6岁起就在父母的督促接受正规钢琴教育,后来又学习吹奏笛子和萨克斯风,从小就显露出惊人的音乐天赋,尤其在歌唱方面,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是为歌唱而生的”。波塞利在流行乐和歌剧演唱领域均取得骄人成就,其同名专集《波塞利》在法国、荷兰、比利时、德国和意大利都取得白金以上的佳绩。当然,波塞利并不介意自己是一个盲人的事实,他坚信,“心灵是通向世界的唯一窗口。”
        有一天,一个人觉得Bocceli这个名字很没品,很拗口,就揪头抓尾,为某男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玻璃”(事后小猴宣称对本事件负全部责任!)。于是事情就这样成了,伟大的盲人歌唱家(最重要的是,一个性取向完全正常的盲人歌唱家)变成了一个玻璃。有人笑,有人闹,这是第一天。
        MUSIC是一个被人称做讲黑话,说暗语,起外号的邪恶小团体,向来不缺少起外号的传统。最初,Bocceli(小萨)并不屈服于小团体黑暗势力的淫威,勇敢的发起反抗,直到有一天,无辜的玻璃给邪恶团体小头目Jackylau打电话:
        Jacky:“喂?你谁啊?说话?”
        Bocceli:“我!我是玻璃!”
        Jacky:“?”
        玻璃:“……@#%$*(*^……”
        从那以后,玻璃就再也不做无谓的抵抗了。他甚至变得狠HIGH,自我介绍时也会说,你好,我是玻璃。其实,我很万幸那个人没觉得我的名字很没品,很拗口,不然现在所有的人就不会叫我索,而会叫我“阿SA”。但是事情就是这样成了。我还是我,Bocceli变成玻璃。
        玻璃在Bocceli时代狠是低调。其实,具有历史性意义的5.14版锯玻璃也有参加,但是被我可耻的忽略掉了。以至于Jacky在与我提及玻璃时一直使用那个称谓:“那个人”,有时候还有个定语,“那个被你忽略的人”。真正和玻璃开始熟络是在05年暑假,大家都打着KY的幌子在学校里玩乐,所谓独乐乐不若众乐乐,于是玻璃就被拉上了邪恶小团体的贼船。
        玻璃是一个强大的人,什么都会干,还会做机器人。有一阵,我们都以此借口膜拜玻璃,出卖自己的尊严,媚笑着换取玻璃请我们吃一顿饭,但是玻璃却常常不拔毛,这个时候我们便破口大骂,诅咒那从未见过是什么样的机器人。玻璃是有品的人,讲究音频格式,讲究器材,便比我这种拿小破箱子听东西的废柴强得多(不过,我现在也是有独立声卡的强者了!)。版上时常有请教某耳机如何,或是“推荐一款推XXX的OOO”,这种便几乎无异于时尚版上“JMS推荐一款夏日用的唇彩”或是美食版上“各位名嘴推荐一个吃饭的好地方,3个人400”。每当遇见显摆者,我便会习惯性的回一句“找玻璃”,然后笑嘻嘻的看玻璃用各种型号的器材名称将那人的原帖淹没。
        其实玻璃本质上是一个好人,只不过,耶和华使玻璃由一个正常的Bocceli变成了玻璃。
        KY时,电脑坏掉了,懒得去修。KY结束,修电脑,换主板。在我强大的人格魅力感召之下,玻璃同意与我一游欧亚。面对七楼的各式二手JS和BOSS,玻璃做任尔东南西北风状,严肃的与众人砍价,最后抚摩着一块技嘉的845PE主板安详的和我偷偷地说:
        “好板子啊……”
        然后便做沧桑状,不再说话,只是向我缓慢的点点头。迅速的交钱,拿板子,走人,回寝室,装板子,TEST,不灵。
        后来发现,其实是CPU在南二不稳的电压之下也坏掉了,不过那时玻璃并不知道。只见玻璃露出坚毅的神色,如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面对板子无礼的挑衅。对于一个学电子的人,淘换一块板子竟然点不亮,就好比我听了一首贝奏却没发现作者是谁。不知哪个文学女人说过,一个男人最帅的时候就是他专注于某件事的时候。这话一点不假,我们把旁边陈总的电脑的各个部件换到坏了的电脑上,来排除出问题的部件。看着玻璃满头大汗,拿着临时工具钢笔这戳戳,那戳戳,我不禁想起了一个已离开我们多年的人:
        雷锋
        当时我葱白地看着玻璃,一股敬意油然而生:多么好的同学啊!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男僧喜欢给女僧修电脑了。我若是个女的,我定要把下半生幸福托付给这个人。当然,这只是另一股东西油然而生之前的事。只听biu的一声,一股青烟袅袅升起,清新的电子焦糊味弥散开来,有一种颓废的美感。
        我的主板短路了。
        后来,每当我再提起这件事时,玻璃都掩面扭头
        往事不堪回首。
        后来玻璃再次燃烧了自己的小宇宙,把短路的板子夹回寝室,硬是把烧断的线焊上了给我,现在我的电脑好用了,我和寝室里用我电脑看A片的哥们都很感激玻璃。
        玻璃修好主板以后我们去吃了一次米线。后来我回去写了一篇米线的软广告。事后玻璃说,如果当时我知道米线的故事,我可能就会更认真的吃米线了。玻璃就是这样感性而性感的人,一个帅小伙,最重要的是,还会做机器人。
        吃米线时,玻璃讲了很多。玻璃由于一门实验课分数没过75,没能获得BY的资格。玻璃说的时候,带着淡淡的忧郁。
        玻璃一直都是带着淡淡的忧郁的,就像有些人带有或淡或浓的狐臭一样。不过那一次,玻璃的忧郁更浓一些。我发现MUSIC带有恶毒的诅咒。来MUSIC的都是挺聪明也挺认学的人,可是最后的结果都不大好。我一直认为玻璃是实力派,会做机器人的人怎么会BY不能呢?可是玻璃终没有BY,而且因为各种烂糟的事心情弄得狠不好,最后也没花大心思考研。
        于是玻璃就找工作了。会做机器人的人当然狠好找工作。玻璃一开始签的比亚迪,后来又换成一个名字很拗口的三个字的外国公司,据说即将成为有米的人。
        可是玻璃仍然带有淡淡的忧郁。我一直在思考,淡淡的忧郁会不会有一天变成淡淡的狐臭。
        玻璃其实是一个帅小伙,又会打羽毛球,又懂得听东西,又即将成为有米的人,最重要的是,又会做机器人。
        可是玻璃始终都淡淡的忧郁。大概是因为同时还有玻璃色,塞玻璃,玻璃丝,玻璃磕等粉丝马甲环绕在周围,却始终没有出现一个母玻璃的缘故吧。
        那么我说,玻璃,你不要忧郁。
        因为小玻说过,我们爱你
        就像爱生命。

                                       S May.10th,2006 PM 22:05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刀与渐-1 2007-05-10
    引用地址:

    评论

  • 3414玻璃!~-_-$%^&
  • 谢谢同意!小胖丫头
  • 我同意小傻玻璃的话……验证码不错3535 扇我扇我……
  • 你们这群人实在是邪恶得很
  • 读后感:哈哈哈哈哈哈哈~~~~~很high,over玻璃名字的来源: 其实不是一个人的原因,其实,也不只是两个人造成的,其实,这是一个故事…… 事情是这么滴。有一天因为某种原因,我,jacky,当时的bocelli,于暑假里下着清爽小雨的一天相约共饭与大学城后的小馆子。 虽然共住大学城,我们仨却恰住在三座楼上。下楼之前的联络自然是通过短信完成。众所周知,手机打英文很麻烦。于是我就在jacky问我的一句之后回到: 那 bo...li 呢? 同学们!!注意那中间的三个点点是有讲究的,它们代表了bocelli这个长单词里头的三个字母~这样jacky既能知道此词所知何人,我又可以省事了。 其实,我在这件事情里头的作用从此结束了 过些天,突然bocelli就被称作玻璃了。这后来的事情,跟jacky与索有关。据说jacky很赞我那种简写方式,转手发给索同学,bo...li就在索的口中,便做了那个淡淡忧郁的男人如今响彻Music 的称号了。 恩恩,原因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