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26

    脑袋大,脖子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428.html

    不是大款就伙夫。
    我不是大款也不是伙夫。
    我记忆中,自打初中以后,就没再剪过这么短的头了。
    我爹看见以后高兴的说,看这小头,多立整。
    又说,多长时间都没看见你剪这么立整的头了。
    回家两天,得空就睡。
    我娘拽着我紧着和我道歉:妈不该让你回来的
    回来也于事无补。
    又小声的嘀咕,你爸身体也不好,也不是能扛事的人,你老姨还得管你小弟,不叫你回来,妈的事谁扛着?
    其实只是一个小手术
    不过,妈害怕
    妈有时候就在想,妈要是没有了,你和你爸怎么办?
    然而,那是一个良性的小瘤,装在一个塑料袋里,拿出来做病理时,在我眼前过了过场。
    我爹跟我说,咱们家又躲过一难。
    比起来,我考研时候的波折还算是个小麻烦。只不过是钱遭罪。钱是王八蛋,没了咱再赚。
    如果我爹真就脑梗,瘫在床上起不来了,怎么办?
    如果我娘真就是恶性的,扩散到其他的地方,怎么办?
    我大姨半开玩笑的跟我娘说,以后啊真够你儿子受的,都病病怏怏的,以后可有的伺候了。
    我娘说是,那也没办法啊,就这么一个儿子,不指望他指望谁。
    我娘以前也跟我说过,找对象时候可别什么都告诉人家,人家一听爹妈身体都不好,谁还敢跟你了。
    我心里说他妈了个逼,谁不跟着我照顾我妈我爸,都给我死一边呆着去。
    不过这个问题仍然很现实。
    我很庆幸从长春到本溪花上28块大洋坐个五六个点就能顺利的回去。
    然而我以后若是花上280块大洋坐个十五六个点呢?
    我以后若是花上2800块大洋飞个五六个点呢?
    甚至,若是花上28000块大洋飞个十五六个点呢?
    所以,只要爹娘高兴,当个把月的大款或是伙夫,也无伤大雅。
    反正目前也没女人要我,我也没想要任何女人。
    半夜的夜车坐回去,正好是六点半时分。孩子们正上学,一个一个胸口上绣着“高”字的学生挨个的蹦到公交车上,哇啦哇啦的讨论作业本问题。一个小孩睁大眼睛望着车外,挺消停的站在那里。那股青涩劲儿,一看就是高一。
    同是校友,我大他七届。
    那些无忧无虑的孩童时光,早就被我们挥霍完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

    评论

  • 我心里说他妈了个逼,谁不跟着我照顾我妈我爸,都给我死一边呆着去。这话说得真好!芋芋头
  • 新头型太帅了....就是靓爆镜阿~这句话赞美一下:我心里说他妈了个逼,谁不跟着我照顾我妈我爸,都给我死一边呆着去。
  • 强烈要求放出照片!
  • 期待看到……
  • 路过。。。。。。。。。。真没适应你头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