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30

    那么,把音量调到最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424.html

    开始肖邦的华尔兹。

    夏天真的到来了。
    没有风,
    那么时间是停滞的。
    在停滞的时间听肖邦
    那么时间就是跳动的。
    若干天没有碰过所有古典。
    在心乱事多的时节
    是无法听古典的。

    在清朗的早晨听小莫
    在阴沉的傍晚听小贝
    在希求慰藉的黄昏听巴赫
    在时间停滞的下午
    听肖邦。

    我们不选择夜曲
    因为聆听的时刻未到。
    我们不选择大波兰舞曲
    因为我们不需要慷慨激昂。
    练习曲也许是适合的
    但是本已粘稠得令人生厌的流逝
    让人无法忍耐对位法和上下行音阶。
    我们选择华尔兹
    乃是因为一句恶俗的话
    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

    跃走不代表惊醒
    正如同下键不代表惊诧。
    我们可以在破木头箱的低声轻吟中
    把味若有若无的倾泻。
    毕业的苦夏
    惆怅扭结
    于高音处的引吭
    低音的久久追随
    若干年以后
    当你独处一室
    面对漏下的夕阳
    你将怀念昔日繁忙里的休闲。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

    评论

  • 6月了,似乎你答应过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