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31

    星辰与大海——杨威利提督忌辰纪念 - [So Wrote Solmyr]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423.html


    手指不能动了。声带的机能也在逐渐的丧失中。杨却还在说着“对不起了,菲列持利加,对不起了,尤里安,对不起了,各位……”,但是这个声音除了他以外,再也没有任何人听到。不,或许只是自己这么想而已。
    杨闭上了他的双眼,这是他在这个世上所做的最后一个动作。他的意识从透明到漆黑,然后从漆黑落入无色彩的深井中,就在此时,在他的某个意识角落,却听到有一个怀念的声音在呼唤着他的名字。
    宇宙历八零零年的六月一日,凌晨二时五十五分。杨威利的生命在三十三岁的时候终止了。

    虽然杨威利提督确是在六月一日故去的,我却每年都把五月三十一日作为悼念的忌辰,这大抵是因为“魔术师,一去不返”这一章是以“五月三十一日二十三时四十四分”开头的,又大抵是因为我认为在一个传奇的人在一个月的最后一天故去具有一种悲怆的凄美。总之,在大学的这四年里,每一年的五月三十一日,我都要发帖、默哀、哀毕、走人。没有多少人知道为什么,也没有多少人问起为什么。也许许多人都会莫名其妙我为什么不去纪念凡高的生日而每年都为一个莫名其妙的虚构出来的人物悼念,而且这个人物还出自小日本的架空YY小说,那是因为,他们确是不了解银河英雄传说。那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名作,
    而杨是不可多得的主角。
    其实,相对于杨来说,我更喜欢的是莱因哈特。黄金狮子身上有一种冷峻的古典美,做为田中塑造的完人,专制政治的极智君主,那种秩序和稳定的天然美感是任何角色都比拟不了的,而且,咖啡较之红茶也更讨我喜爱。然而,莱因哈特的美是那种冰山美人般的美,除了姐姐安妮罗杰和故去的挚友齐格飞·吉尔菲艾斯,没有人能触碰到帝国明君的真实人格和柔弱内心。相比起来,杨那种傻傻的可爱就显得平易近人得多。当一个人被迫去做一件他不愿意做,却能做得很好的事情时,他就不仅拥有一种招人怜爱的无辜,还有一种迷死人的特殊魅力。没有人能拒绝杨戴着军官扁帽促狭的搔着后脑勺那种温和的笑容,如同白兰地红茶一样让人感觉心身欣慰,也没有人能在领略了杨魔术一般的指挥艺术后不击节赞叹。莱因哈特是战略上的王者和胜者,但是在战术层面上,无论是十次二十次,皇帝都一再的在魔术师掌下无奈的跳着舰队破灭的绚烂舞蹈。普通人羡慕皇帝完美的才能,但是自己并不具备如此的素质,于是他/她就会以一种心理投射的方式希望有一个与自己有共同或类似特质的人来战胜所谓“完人”,或者说,人人心中都有一个莱因哈特,可是在行动时,他会成为杨。田中抓住了人性的特质,所以银英成为名作,
    杨成为不可多得的主角。
    在历史的洪潮中,每个个人都只是投进水中的小石子,只不过,有些石子堆垒在别的石子之上,恰好分流了潮流,这些石子就成为“所谓”伟人。伟人有真伟人,有假伟人。有些人不是伟人,却自以为伟人,有些人是伟人,却觉得自己离“伟人”这个词有十万八千里远。对于懒散的杨来说,“名将”,“领袖”,或者其他类似之类一系列头衔,并不比一本史籍或是一杯尤里安冲泡的搀杂暖暖白兰地的红茶更有吸引力。蜘蛛人的叔叔说过,一个人有多大能力,他就有多大责任。杨只是想过上属于自己的安逸生活,但是作为军事天才,他必须要成为工具。在民主政治家们的需求之下,杨一步步的获胜、升官、再获胜、再升官,甚至被拥为政治偶像,离读史红茶的生活越来越远,他的任务,在于尽可能少的减轻战争中的死伤。不仅是读者,连皇帝自己都悲叹,说杨若是在莱因哈特手下,即是战术与战略的完美结合,战争完全不会如此惨烈了。抛开田中的饭碗不提,杨此种“不论己方还是敌方死的都是人”的论调,在帝国军一方定会被视为懦夫+投敌潜在人群,懒散的性格也一定会被教官批死。杨有可能永远只是战史研究室的小职员,也可能根本不是“魔术师杨”、“不败的杨”。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莱因哈特永远是闪耀璀璨的星辰,而杨永远是温和内敛的大海。大海变得冷厉高峻,那就是冰山,不能再称为大海了。
    然则不管是星辰还是大海,作为一名军人,他们的结局都逆乎常理。马革裹尸才是军人们最终的归宿,皇帝最终死于奇怪而牵强的“皇帝热”,杨则被邪教教徒刺杀,名帅和名将结局如此,不得不说是田中的一种恶趣味。银英里有太多遗憾。莱因哈特和杨直到生命的终章都没有会面过。可以肯定,皇帝对于杨是相当期待的,杨却在谒见皇帝的路上遇刺身亡。由于齐格飞·吉尔菲艾斯的早夭,皇帝一直没有可以平等对话的对象,并且,皇帝是一个自视甚高的人(事实上他也确有资本如此),击败过皇帝的人并不多,黄金狮子的辉煌面具下,隐藏的还是少年孤独惶恐的面庞。皇帝将齐格飞第二的期望全部寄托在杨身上,这种期望却被未来的妻子希尔格尔·冯·玛林道夫伯爵小姐在那一瞬间秒杀:
    “陛下,臣在此向您叙述报告内容。就在前不久,伊谢尔伦要塞向全宇宙发布了一通讣闻。”
    坚决但是却缺乏锐利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希尔德,这使得皇帝觉得难以自置信,他的视线于是在虚无的空间中游移着。
    “杨威利已经死了。”
    黄金狮子咆哮了。
    “朕曾从你这儿听到过无数次的噩耗,这次最令朕难以接受。是谁允许你有让朕如此失望的权利?”
    “那人也是、他也是、敌人、我方,每一个人都一样,留下了朕就这样去了!为什么不能为朕活下去呢!”
    田中说,杨威利的死,与齐格飞·吉尔菲艾斯的死,对于莱因哈特来说,有一半的意义是相同的,他失去了他生命中所不应该失去的人。
    但是杨的死,对于我等局外人来讲,只有一个意义。
    大海干涸,魔术师逝去。
    是为纪念。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