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09

    科幻恐怖意识流低投入高特效长篇连续梦,的解析(2) - [Constantine Criticism]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413.html

    接着我们再来看梦境二。梦境二的一个特点是,在做梦时我一直感觉自己是醒着的,这与周围的环境和睡眠状态有关。我睡觉之前PETER在用我的电脑,而且一直在说话,这刺激了我,在梦境中的表现就是总感觉有个声音在对我说这,有个声音在对我说那。而且,之前我业已睡了一觉,我的身体也难以判定我是处于清醒状态还是处于睡眠状态,再加上是中午,环境比较嘈杂,我一直都没有进入深度睡眠,所以梦境中会有强烈的清醒感。我的身体在睡眠,意识却没有进入相应的抑制状态,所以在梦里我知道自己在做梦,却没办法自己醒来,这些都是人睡眠中大脑的保护机制。
    首先是一个模糊的场景,黑天,在一个类似火车站的高大建筑物的广场前,这个场景实际上取自上一周我从家里返回长春,半夜走出火车站的情景体验。之后我看见了猫和老鼠,即是汤姆和杰瑞,他们是卡通的形状,这是一个意识自觉的掩饰机制,一会会提到。猫和老鼠走到破旧低矮的二三层小楼处消失,这个二三层小楼源于之前去避风塘,从二楼的窗户看到的景色,而苍白的路灯则是我童年的一个情境,在我上小学的时候,炎热夏日的晚上总是有人在路灯下下象棋。接着,在下象棋的人里我觉得会有雪人SAMA,是因为之前一天我们在经信C等阳阳的时候,看见雪人SAMA在C的一楼帖广告。接着我质问下象棋的人猫和老鼠在哪里,得到的不是卡通状态的猫和老鼠,而是真实的猫和两只仓鼠,这个符号的掩饰机制彻底被潜意识卸除了。猫的意象源于前一天韩小韩和我说,她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见有一只猫向她扑去,她描述这只猫是带斑纹的黑色的猫,这跟我梦境中出现的猫是一致的。至于仓鼠,因为有人是养仓鼠的,而且最近总是和她发短信,所以也在梦境中出现。接着的一个场景是我走在本溪的一个下坡路上,装猫和老鼠的纸盒子坏了,猫和老鼠向前跑去。需要引起重视的一点是,这个时候时间很快的过去,黑夜突然变成白天,这意味着我潜意识中并不喜欢这一段经验,所以就促使它很快的流动过去了。这段走大下坡的经验是有渊源的:我三岁时候被送到那段下坡顶端的一个幼儿园,有一个冬天,我的大衣的一个扣子系了死结,自己打不开了(那时候还是小孩,当然打不开),于是我就一边哭一边从那个大坡往下跑,中途还过了几条马路,一直跑到我爸爸工作的医院。我们家人提起那件事都很后怕,因为一个三岁大的小孩自己过马路实在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我本人也时常能回忆起那一段经历。这段经历反映到梦境里就是我追着跑掉的猫和老鼠跑在同样的大下坡上。接着我拐下去,看到在鱼摊前的hiei sama,这是源于上次洁太厨房,四改姐姐一直在喊着要做剁椒鱼头,在梦境里,做饭的素材和做饭的地点(hiei sama的单位)捏合在了一起,构成一个鱼摊前的意象。在这里,相对受抑制较弱的意识再一次试图醒来,让梦境中的hiei sama再次提醒我这是个梦,不过醒来的提议被睡眠恢复中的身体否决。再往下,我租了一本漫画看,这是前一天从Jacky处得到的高达模型书的扭曲反映,因为我刚刚翻了一下那书,在扎古那一页(因为我给hiei sama送过扎古,所以一看见那书最先找的就是扎古)清晰的写着番号是106,在梦境中,象征无意义的0被消去,变成漫画的卷号“16”。之后我们开始爬桥,那个桥有点类似供儿童爬的滑梯,我到了高处很害怕,这仍然源于儿童时的体验。在高处恐惧的场景经常在我的梦里出现,因为我有恐高症,我五岁时甚至连滑梯都不敢上。这里在高空中的焦虑以及对于掉下去的恐惧,一个源于幼年体验,一个是因为环境的嘈杂和试图醒转的意识的影响。之后我无法上去也无法下来,这种尴尬的境地也是我做梦常会遇到的,应该是早年某一个影响较深的意象,不过现在我也想不起具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意象。在那里看漫画,实际上是前一天看高达模型书的重现。我把那书拿给隔壁寝的同学看(他也喜欢高达),他就一直蹲在水房里翻看,一直到我管他要才肯还给我,但是那时已熄灯了,无法继续看下去。写到这里突然想起,我就是看到扎古那一页停下的。但是,我的意识仍然是想看那本书,却没有得到满足,所以在梦境里记不住那漫画是什么,只是说“16”卷看完了,“要是”有17卷就好了。接下来,是上轻轨的情境,这个来源于到hiei sama处坐轻轨的体验,一路上见到的烧烤摊来自前一天一起撸肉串,大型游戏厅来源于和老头子讨论的小时候的经历。我见到它们都破破烂烂的,是因为我从心里不喜欢大型游戏机。因为小时候我摆弄不好大型的那种摇杆,所以在别人很高兴的玩的时候我只能在一旁看。最后,轻轨开到头,车站的样子是来自世博园的经历,这时候意识开始苏醒,所以进了一扇门以后,我就醒来了。
    贯穿这个梦境的意象是关于本溪的回忆,大抵是因为前一天和老头子谈论起了本溪的事情,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妈妈的病。这个梦境里出现的大部分意象都和童年有关,例如那段下坡,像滑梯的桥,租书的书屋以及大型游戏厅。在童年,母亲作为一个有力而且能给予安全感的符号出现,但是在现实中母亲却生病,并且我不得不放弃看护母亲而回到学校,这种二律背反在意识中打转,造成压力,最后通过梦境宣泄出来,这也是梦的最重要的调节作用的形式。
    比较这两个梦境来看,第一个梦境是深度睡眠中的性梦,第二个梦境则是浅度睡眠以调节睡眠质量为目的的排解杂乱信息的梦。第一个梦的解析也许有的人看了心中会偷笑,有的人看了会大声斥责,甚至有的人认为是有伤风化,这都是正常的。因为,精神分析的结果本应是只告诉给病人知道的。有些潜意识的东西,病人意识不到,但是却总影响他/她的精神状态,他知道在他意识之下有一些东西,却总是不清楚这些未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而心理医生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他疑神疑鬼的东西挖出来拿出来给他看,说“喏,你看,就是这些,没什么了不起的”。可能许多人都会对此嗤之以鼻,认为这根本就没什么作用,但是对于有心理暗示的人来说(绝大多数人都有心理暗示,否则人就不会在录歌时候因为听见自己干涩的本音而不自觉的紧张)意义重大。我本身就有一个典型的例子:从前我爸爸跟我发怒过一次,那次我很害怕,吓得浑身发抖,从那以后我爸爸一单独跟我说话我就浑身发抖,可是我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有一次我鼓起勇气跟我爸爸说,爸,我不知道为什么跟你单独说话就浑身发抖。承认了以后,我和他说话就再也没有发抖过。精神分析,就是这样一个使你承认自己恐惧的过程。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