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09

    科幻恐怖意识流低投入高特效长篇连续梦,的解析(1) - [Constantine Criticism]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412.html

    传说人都有偷窥他人隐私的本能,因为他/她要通过证明自己与他人的共性来得到自身的确定的存在感。那么,终于到了许多人都狠期待的部分了——梦的解析。
    我们先来看梦境一。首先,梦境一与梦境二截然不同的一点是,梦境一有明确的发生地点,而梦境二中的我并不知道身在何处,这就说明我在前一天曾经受到过与梦境一发生地有关的强烈的刺激。高中的老楼是在我们高二时扒掉的,前一天我和老头子一起撸肉串,老头子正是我的高中同学,而且我们在一起谈论了许多小时候和初中高中时的事。我之前写过一篇有关老头子的文章,里面提到过一个图景,就是入学考试后我走出来,看见老头子和一个人站在高中门口,当我回想这个图景时我记起,那时我扭头看到的,正是梦中高中老楼的那个样子(那时我刚上高一)。因此,这个梦境的发生地实际上是对于白天我见到老头子的扭曲反映。老头子又叫花花,一个专有的名字经过意义系统的歪曲加工,具象化成为实物,真正的花而且特别鲜艳,在我的梦境中占了一席之地。之后我走进老楼,看见来来往往的人,这个感官经验来自于前一天下午去经信找韩小韩,因为梦境中的光度和经信教学楼里的光度差不多,当我走进经信的前厅时也有人来往。再往下涉及到一个挫折表征,我看到“大家都在各忙各的,好象只有我一个人是多余的。我很沮丧”。这种沮丧感来源于对于毕业离别的恐惧。由于之前一阵每天都和各种各样的人呆在一起,自己独处时,常会有“再过几天就都散了”这样的思绪出现,这种焦虑紧张无法通过意识控制的渠道排泄(我不能直接跟聚会的人说,咱们过几天就都散了),所以在梦里显现出来以达到排解的效果。接下来涉及到一个很有意味的表征,一扇古旧并且怎么也打不开的黑色的大门。佛洛伊德的理论里大门、房间之类具有容入性质的事物,都具有性意味,往往象征着女性生殖器,因为它们与子宫或阴道的构造是相同或相似的。这一扇打不开的黑色大门象征着我对于性冲动的恐慌,古旧则说明我对于某些东西的厌倦,甚至对于自己的不自信,因为这里有一个细节:我压根连尝试都没尝试就认为这门打不开了,而不是费了很大劲以后发现打不开。这种恐慌的成因在不久之后得以彰显——在这里还要额外提一嘴的是无意识打错两次的“侧”字。老头子前一天和我讨论起精神分析的时候提到过他和另一个人在MARVEL版给阿里卡卡“测”字的故事,在这里,即便是清醒的时候,潜意识仍然通过种种途径来指向前一天的感官经验。
    接着,最重要的一个表征符号出现了,它是贯穿整个梦境的核心,她就是Lp.2nd。其实我十分害怕老婆2号,因为不管我出于什么样的好心去关心她或者是帮助她,最后都会闹得很不愉快而告终,而且每一次关系都会更加恶化。而且,我的第一次性经验是与老婆2号,因此老婆2号的意象总是被不自觉的与性方面挂上钩。老婆2号拿着姥姥的剪刀,一开始我以为是姥姥在给我托梦,后来想起,前一天我姥爷给我发来短信告诉我他已经回家看望我妈妈,而且我很想念他。“姥爷”这个符号通过类比横移成为姥姥并且转变成从前我对姥姥的一个印象——姥姥拿着剪刀在剪衣服上的线头。那么,姥爷的符号为什么会和老婆2号连接在一起呢?这是因为老婆1号曾经在我的信里夹带过给姥爷的字条,“我老婆和姥爷通过信”这个经过提纯的信息串在对老婆2号的恐慌下直接形变成老婆2号拿着我姥姥的剪刀要来杀我。之后都是在描述我是如何逃不脱老婆2号的,而且时间变成流逝得很慢。许多人都有类似的经验,就是在梦境里时间忽然会过得很快,忽然会过得很慢(例如梦境二中直接从黑夜到白天)。在这个梦境里,虽然我的意识明确的想要逃开,但是时间仍然缓慢的流逝,说明我潜意识中还是渴求与老婆2号呆在一起的。佛洛伊德把人格分为本我(id)、自我(ego)和超我(superego),本我关心的就只是生存和性欲的满足。在意识作用被部分的或显著的抑制过程中,单纯追求的本我显露出来,想要让时间变慢以和老婆2号重新呆在一起,因为可以满足性欲。这个逻辑看似荒诞不经而且幼稚得可以,但它确实是本我逻辑的一种体现。接下来,我跑啊跑,第三次见到老婆2号时,她的手里拿着一把枪。枪这个表征再熟悉不过了,它就是男性生殖器的象征,于形象上,则是出自在hiei sama处见到的S-gundam手中那把大枪,因为梦里那把枪是灰色的,真正的手枪灰色的很少。我们现在来审视这个意象:一个我潜意识中认为的性对象手拿一个男性生殖器隐喻的事物,这代表着性对象性欲的满足(因为她手里已拿着一个男性生殖器,对阳具的获取代表着性活动的获得和性欲的满足),我由于这件事而感到焦虑,并且发展为强烈的恐惧体验,因为在被抑制的意识中我知道,老婆2号已经和我分开,不可能再在一起了,但是潜意识中我的性冲动仍然要求我和她在一起,因为这样可以继续延续性活动,但是我们不能再在一起了,所以她会去和“别的枪”在一起,她的欲求可以满足我却不能,所以陷入了焦虑。在这里幼稚的本我逻辑再一次显现,而佛洛伊德所谓的“死的本能”开始发挥作用(佛洛伊德认为人的本能有两种,生的本能即延续生命和性欲,死的本能即争斗和杀戮):我大喊着冲上去把老婆2号按倒在地下,把她手里的枪踢飞,乍一看只是一种自卫反击的反应,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爱欲的嫉妒间接的宣泄。推倒这个意象带有强烈的暧昧的性意味,也代表着占有,把她手里的枪踢飞是夺走她满足性欲的器具,这是欲求不满者(最起码我已很长时间没有性生活了)对于欲求满足者的妒忌和一种幼稚的“我没有,我也不让你有”的诉求,但是这种诉求很快被即将苏醒的意识压制:老婆2号开始尖笑并露出尖尖的牙齿,这是恐怖片里常有的镜头。回溯之前的梦境,逻辑都是怪诞而且无法用常理解释的,但是到这里事情突然变得好解释多了:老婆2号开始笑,而枪是假的,同时出现液晶屏幕播放切割蚕的画面,这些都是正常意识苏醒的表现,潜意识开始受到压制。但是,这种本我逻辑下的性隐喻仍然在最后时刻抓紧时机露了一小脸:为什么屏幕里播放的是切割蚕?蚕这个意象,往往代表未勃起的男性阴茎,将蚕切割是阉割的扭曲体现,是意识苏醒之后对于之前那些性意味强烈的意象感到羞耻,在超我影响下对于本我的一种否定和不认同,切割蚕流出的红色的鲜血更是对于本我表露的强烈警告,同时,意识苏醒,潜意识被压制,梦境也就随之结束。
    在分析了整个梦境之后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梦的进行是潜意识抑制—部分抑制—活跃—部分抑制—抑制这样一个抛物线形的过程。在一开始,大脑主要排出一些白天见到的杂乱无章的信号,这是因为意识仍然处在兴奋状态,遮盖住幼稚的甚至是使人羞愧的本我。在熟睡时,意识在梦境中消失,许多对于精神分析者来讲富有意义的符号和意象开始跳出,在一系列活跃的活动之后,重新被渐渐苏醒过来的意识所掩盖。这是大多数梦遵循的规律,但是,只有在详尽的精神分析之下才有可能展露出真正的涵义。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转啊转的就过来了踩踩祝安好~
  • 感觉这个梦,解析比做的难度大。。。。。。。。。而且弄不好很容易就会恐惧性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