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10

    我并不爱足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411.html

    我也不是个人崇拜者。
    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两种我所厌恶的东西契合在一起了。

    看德甲那一年,我13岁。
    每个周六在姥姥家,摆出一张大圆桌,在上面写作业。
    10点多的时候,姥姥姥爷要睡觉,我的作业做完了,就收起作业本关起灯,摆些零食在桌子上,撑着下巴看电视。电视里有时是沙尔克04,有时是波鸿,有时是多特蒙德,但是更经常的是紫色衣服上面写着OPEL的拜仁慕尼黑。
    而且,还有紫色衣服的18号,尤尔根·克林斯曼。
    Jurgen Klinsmann
    那时我是一个小胖孩,当然现在也挺胖。
    我讨厌运动,因为我觉得能动大脑解决的事情需要动手动脚去解决,甚至有人乐于动手动脚却什么问题都不解决,实在是一件无聊兼无趣的问题。
    但是现在看来,那时候我不喜欢运动,让我少交了许多朋友。毕竟那时候娱乐手段还是很少的,作为一个初中生你不可能还在外边瞎跑弹玻璃球打啪叽,剩下可以做的事情就只剩下租小说看和打电脑打游戏机,而我又很讨厌武侠小说,所以那个年代我和许多其他小孩一样疯狂的去打电脑,用新制度主义的话说,叫“历史结构的深层逻辑”。小孩子总是扎堆的,当一大群人都叫着要去踢足球打篮球的时候,你不同他们去,他们的心里总对你不大认同,总觉得你和他们不是一路的,再加上初一初二的班里,其他那些后来跟我混的死熟死熟的学习好的人还没有转来,只有我一个学习好的男生,我就更加被划清界限了。所以他们大呼小叫的在体育课或者体活课的为了一个球群殴时,我往往在旁边坐在看风景,或者是一步一步的遛圈。那些孩子觉得我是与运动绝缘的,而我也这么想,除了,我看球。
    或者说,我看德国甲级联赛的球
    又或者说,我看德国甲级联赛的拜仁的球
    得了吧,干脆就是:我看德国甲级联赛的拜仁的克林斯曼踢的球。
    我忘了我为什么看的是德甲。印象中意甲我也看过(如果没记错那时候中央五只转播这两项国外联赛), 不过防守反击实在是不好看。有人说德国这个国家就是一个拿螺丝钉拧起来的大机器,严谨理性得缺乏人性,也许我就是因为这个才喜欢看的。那时候正是拜仁最辉煌的时代,积分榜上没有人能对拜仁构成一点威胁,因此中央五也乐得多转播拜仁的比赛,捧捧明星效应。因此,大多数进球之后,都能见到金色轰炸机俯冲、拥抱、翻跟斗。我不知道我喜欢他什么,也许是因为有太多可供我喜欢了,我就每次有拜仁的比赛都要看,场场都要看。我看球很静,也不吵也不闹,只是在那里坐着安静的看完,也不发什么评论,关上电视乖乖跑去睡觉,也不像那些煽情文章描写的一样,小小的心灵久久不能平静。我只是有时会做一个梦,什么都没有,只是克林斯曼在那里跑啊,跑,伸开双臂,一抹金色的痕迹,跑啊,跑。
    隔了一年,凯泽斯劳腾升上德甲,拦路强队一个一个被做掉,升班马坐上南波万的宝座。沟沟沟,啊来啊来啊来的98世界杯德国疲态尽显,被黑马克罗地亚3比0做掉,成为千夫所指的老年俱乐部,折戟沉沙。金色轰炸机脱掉18号战衣,改行去卖面包,从此我就再也不看球,也没人知道我看过球了。
    我是运动白痴而且无比的厌恶运动我厌烦各种大球小球有气儿的球没气儿的球各种运动里我只会主动参加两项——chess和bridge而这两种运动恰好中国都是不开展的。
    所以当02年,被高考折磨的几乎发疯的他们揪着脖领子逼问我支持谁不许说不看谁也不支持一定要选一个出来的时候,我在1秒钟左右之后就平静说出:德意志。
    我忘不了那个场景,一个意大利的死忠和一个齐秃的粉丝听了我的答案之后一个笑倒在地一个叫着肚子疼拍桌子。他们如老革命对红小鬼一般拍着我的肩膀,一个说你啊你真不懂足球,另一个说废话,他根本就不看他可能懂足球么。然后我这两个高中最好的朋友开始使用各种手势和各种奇特的语言给我分析世界杯形势和各队技术特点以及优缺点胜败势。德国队根本就是个老爷车根本就是几个老爷爷带着小孙子出来熟悉场地,小组赛能出线就已经算不丢人了,你看看人家98年的表现今年也好不了多少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结果,齐秃小组赛里受伤,意大利被韩国日掉,德国拿了第二。
    在他们膜拜我是半仙的时候我没说话,德国拿第二跟第六十四其实是一样的(虽然世界杯没有第六十四),那个人并不在队里,他可能永远都去卖面包,而不可能再回来了。
    结果,他回来了,今次是坐在教练席上,意气风发,虽然金发没法再飘动,脸上也多了几分成熟和沧桑。

    老早就预备好在电视转播的边角余料时间瞟几眼我所喜爱的克林斯曼,但是在9点钟,我就已经入睡。我在深夜曾经醒来片刻,有人高叫,有人欢呼,有人鼓掌,大概是进了球。早晨我醒来打开电脑,德国对哥斯达黎加,4:2
    我说,我的18号,你干得好。
    忽然间又有了笑着流泪的欧亨利般的感觉,从初一到大四,10年了。
    我们在嘲笑某人时经常说,你啊(要做某事),10年早。
    而10年过去了,我却觉得,还是晚的。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俺喜欢麦克马纳曼,不知道丫跑哪儿去了。。。。
  • 百年难遇的球盲飘过,请无视……
  • 隔了这么久再看他,发现还很帅嘛。
  • 高一时一个同桌的偶像是克林斯曼,还送了一张金色轰炸机的画片放在我文具盒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