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11

    所以说,量子力学的存在是有必要的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410.html

    一九四五年的一天,克力富兰的孤儿院里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女婴,没有人知道她的父母是谁。她孤独地长大,没有任何人与她来往。
    直到一九六三年的一天,她莫明其妙地爱上了一个流浪汉,情况才变得好起来。可是好景不长,不幸事件一个接一个的发生。首先,当她发现自己怀上了流浪汉的小孩时,流浪汉却突然失踪了。其次,她在医院生小孩时,医生发现她是双性人,也就是说她同时具有男女性器官。为了挽救她的生命,医院给她做了变性手术,她变成了他。最不幸的是,她刚刚生下的小女孩又被一个神秘的人给绑走了。这一连串的打击使他从此一蹶不振,最后流落到街头变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直到一九七八年的一天,他醉熏熏地走进了一个小酒吧,把他一身不幸的遭遇告诉了一个比他年长的酒吧伙计。酒吧伙计很同情他,主动提出帮他找到那个使‘他’怀孕而又失踪的流浪汉。唯一的条件是他必须参加伙计他们的‘时间旅行特种部队’。
    他们一起进了‘时间飞车’。飞车回到六三年时,伙计把流浪汉放了出去。流浪汉莫明其妙地爱上了一个孤儿院长大的姑娘,并使她怀了孕。伙计又乘‘时间飞车’前行九个多月,到医院抢走了刚刚出生的小女婴,并用‘时间飞车’把女婴带回到一九四五年,悄悄地把她放在克力富兰的一个孤儿院里。然后再把稀里糊涂的流浪汉向前带到了一九八五年,并且让他加入了他们的‘时间旅行特种部队’。
    流浪汉有了正式工作以后,生活走上了正轨。并逐渐地在特种部队里混到了相当不错的地位。有一次,为了完成一个特殊任务,上级派他飞回一九七零年,化装成酒吧伙计去拉一个流浪汉加入他们的特种部队……

    这个NB故事想必大家都见过,没见过的最起码也听说过。在这个故事里,除了做变性手术的那个医生,所有的人物实际上都是一个人,这个人=神秘女婴=流浪汉=她长大后生下的小女孩=酒吧伙计=“时间旅行特种部队”队员……
    感想如何?科幻小说中不乏时间旅行题材,也不乏对于这个问题的争论。威尔斯在1895年写作的小说《时间机器》首次提出时间旅行概念,但是这部小说的主人公只是作为一个观察者前往时间线的各个时间点,并没有做出什么影响历史发展的行为。在爱因斯坦之前,人们对于时间旅行没有成体系的思考,是相对论体系为人们的想象提供了附着的框架——想象两个百米运动员,他们都站在起点处,发令枪一响就会向终点处的你跑来。在正常状态下你会先听见打枪的声音后发现运动员跑过了终点,但是如果这个运动员跑得比声音还快(空气中340米每秒),或者说是超音速的,你就会发现,这个运动员跑到终点了声音还没有传过来。如果我们是盲人,只能靠声音来判别时间,那么我们就会发现,这个运动员在发令枪响那个时间之前就出现在终点,时光倒流了(因为声音传过来还需要时间)。由于声音的传播速度很慢,还在惯性系范畴之中,所以这个故事显得有点荒谬。但是,把声音换成光,把运动员换成时间机器,这个故事就显得熟悉了许多——在运动速度远高于正常惯性系中物体可能具有的运动速度时,时间流逝会随着物体运动速度逐渐接近光速而变慢,甚至在速度到达光速时时间会停止,而当物体运动速度超过光速时,时光就会倒流。这正是时间旅行的基本原理。有了严谨的理论体系作为依托,人们对于时间旅行的思考越来越具体化,认为总有那么一天时间旅行会成功,有那么一些喜欢胡思乱想的人就开始替未来的时间旅行者瞎操心起来,于是产生了“外祖父悖论”:一个人若是在时间旅行中杀死了他的外祖父,结果会怎样呢?他的外祖父死了就不会有他妈妈,就不会有他,他也不会做时间旅行,也就不会杀死他的外祖父……针对外祖父悖论,各种各样喜爱思考和靠着思考混饭吃的人们开始考虑时间旅行可能产生的不同影响:悲观者认为,时间旅行就像是蝴蝶效应,任何一点小小的对于历史的干涉都可能酿成面目全非的未来,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施大叔的成名作《终结者》,机器人派杀手回到过去暗杀反抗军头目,而施大叔回来阻止杀手的暗杀;乐观者则认为,历史是一条大河,往里面投入一颗石子并不能拦腰截断河水或是使其分流,这一派的代表是欧吉桑黄易的大作《寻秦记》,项少龙倒是回到了过去,但是最后游山玩水美女相伴不知所终,历史并没有因此而篡改;较之这两派对强奸旅行者大脑的乐之不疲,靠编故事拍故事存活的编剧导演们更喜爱另一种中立的论调——历史是宿命,无论回到过去的旅行者如何干预,它也会回到自己本应该走过的路上去。你是时间旅行者吧?你是个人吧?你想活吧?好,历史不是一长串事件组成的么?一波推一波,影响是慢慢显现地……于是,在《回到未来》里主人公因为被她的妈妈爱上,自己在“现在”中照片里的轮廓不断的变淡,他发觉自己有可能因为这场错误的爱情而消失,于是尽自己的全力去改变自己酿成的大错,最后使事情重新走上了正轨……况且,既然有了时间旅行,自然也就有规范时间旅行防止出大乱子的时空警察……于是,我们看到了在大雄偷拿多拉A梦的东西捣乱时抽屉里蹦出的时空监督队,以及必杀是时间停止(注意是时间停止!)带着白痴头盔的克塞。编故事就如同做理论,只要自己能够自圆其说,没有逻辑上的毛病,它就是成功的。但是,对于上面那个逻辑混乱的故事,谅你是哪一个NB至渣的大导演都无法拍出一部能让观众看明白的片子……对于这种连续纠结的外祖父悖论连续嵌套,最清楚也是最明了的解释,还在于笼罩在20世纪物理学界头上的两朵乌云之一——量子力学。
    传说爱因斯坦在世时对量子力学嗤之以鼻,因为两方在一个好笑但重要的问题上争执不下——上帝到底会不会掷骰子?量子力学坚持一个测不准原理,即一个粒子的位置和速度不能同时测定,即是说,测准了粒子的位置,它的速度就一定会有或多或少的测量误差,而追求速度的精确,就会带来位置的不确定,在微观世界中对任何一个量的精确测定都会带来其他量的不确定性。假设我们有一个小铁箱,箱子上了锁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现在我们想知道里面有什么,于是搬来一架大炮来炸这个箱子……很显然我们会看到什么——焦碳,于是我们就高兴的说:看啊,这个箱子里原来是焦碳!量子力学认为,这正是普通物理在做的事情。既然粒子的位置和速度都不能同时测定,试图去窥探粒子内部的基本状态也就是一件拿大炮轰蚊子的事,这种说法很有一点不可知论的味道,而且,由于粒子的运动是测不准的,我们只能说它在某一时间点有多少概率运动到何处,而不能说它就会运动到何处,那么随着粒子可能运动到的成百上千个位置和速度,宇宙也就有了成百上千个平行的副本。古希腊人说,人不能两次跨过同一条河流,量子力学说,我们在同一时间点上有可能跨成百上千条河流,只不过我们处在这一条河流中,所以跨的是这一条河流而已,因此,我们存在的意义变成,因为上帝扔了一次骰子,扔到的是我们这个世界,所以我们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他要是扔出别的结果来,我们就不一定是什么模样了,这种说法可以说是戏耍了整个世界。然而,仔细品味起来,这个调调并不是那么荒诞不经的。贝克莱说,存在就是被感知,即便是那成千上万个平行宇宙也存在,既然我们感知不到它们,它们对于我们又能带来什么不适呢?在时间旅行这件事上,时间旅行者可能回到过去的那个时间点上,但是由于测不准原理和粒子运动的不确定性,那个时间点上的宇宙已经是截然不同的(虽然样子可能还差不多),也许你颠覆了历史,不过无所谓,那是那个平行宇宙里的历史,跟旅行者原来所在的世界已经无关了。随着时间旅行的进行,旅行者也已经不属于原来的世界,而是属于以介入时间点那一刻起所发展出的平行宇宙的一部分。最开始那个令人头晕目眩的故事也就变得十分好理解:在原初的时间点上,历史的发展以类似博弈树的分支不断平行发展,故事里那个混乱的链条,就在规定介入的那一点断开形成有始有终的时间轴,而断点的不同也就决定了有多个平行的发展路线。
    所以说,量子力学的存在是有必要的,起码能帮助人看明白使人发昏的故事,虽然看了解释之后可能更晕了,这就是理论的功效,呵呵呵哈哈。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这个NB的故事.恩..印象还算深刻吧...一个无起源的人的故事...他没有所谓的开始....
  • 中学时候看了刘的地火和流浪地球,本来相隔很久,事后感觉却是连着看的,看过以后那短时间一直很blue
  • 确实写到后来估计是不爱写了,草草了事觉得很是不爽,本来挺好的创意跟架构我一直都不写小说就是怕这样
  • 刘慈欣我寝室有人超哈我也看了一点个人感觉他写的东西有点虎头蛇尾~
  • 那是必须的...今天本想写点有关他的球形闪电的东西不过想想没有写他的文章我看得还是少...
  • 唔,这一篇很好玩儿。你有没有去看我跟你讲过的那个《醉步男》?也有些硬科幻风格。《寻秦记》不好看~~~~国人大师只刘慈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