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15

    是否还记得那些老游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406.html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
    MM6、BG1、BG2、仙剑、天之痕
    6月8日,乌云密布的时候,魏佳羽把这些交到我手上,我的鼻子突然有点酸。
    他买这些游戏的时候,我可能还没上大学,在一个中午一个中午的为我那套英雄无敌四挤午饭钱。
    但是我却要把这些他的收藏都抢走,放在我那里
    而且,他也要走了。
    老魏像惯常那样竖起一根手指,认真的说,要知道我是不可能再碰这些游戏了,没心情也没时间,我觉得还是把它们放在更需要它们的人那里比较好一点。
    然后又开始埋身在箱子里翻找起我可能会要的收藏。
    搬起一摞书&一摞盒子那一瞬间我流了一滴眼泪,只一滴。
    还记得它们吗?


    魔法门VI——天堂之令

    老实说我并没有严肃认真的从头到尾通过一次这个游戏,因为在我还小,是个鸟蛋的时候,电脑房里面这个游戏并不是标配。没有汉化过的游戏对于一个小孩来讲实在太过艰涩。不过,它对于我来说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英雄无敌III的剧情就是接着魔法门六进行的,而那一个游戏赐予了我沿用至今的名字——闪电天尊索姆拉。如今3DO已经浮云,NWC已经解散,三大RPG死的死,亡的亡,满大街都是山口山下MC的人。等我换了新电脑有了光驱以后,也许真的会认真的穿一遍这个游戏的。


    博德之门&博德之门:剑湾传说

    黑岛扛鼎之作,大部分国内玩家都是通过BG1和BG2认识ADND规则最后对TRPG产生兴趣的,我也不例外。第一次碰这个游戏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小网吧,玩了一分多钟即崩溃掉退出。6CD的容量在当时可以说是海量了,在P2P泛滥的现在,有几个人还会守着几张光盘眼巴巴的瞅着屏幕上的安装进度条呢?
    Hey,Imeon is here.


    博德之门2:安姆的阴影

    提起它只有眼泪,大多数老玩家提起它,也只有眼泪。打了多少遍BG2,真的数不清了。2版规则用习惯了,看见3版的三宝书时真的有一种抵触感。You will suffer, you will all suffer.这句话连我身边的同学都会说了。小明摸着他的宇宙无敌大颊鼠布发出满意的笑声,半神巫妖康哥被释放时HIGH到不行,攸旭摩死的时候心有不甘,而我结束安姆的历程跨入巴托地狱时,心里真的有在嘀咕——难道这个游戏就不能做得再长一些么?
    You point,my punch.


    仙剑奇侠传

    电脑房里永远的回忆,为什么那时候的人走迷宫都那么笨……我亲眼见到过一个人迷失在镇妖塔里走了好几个礼拜走不出去(他每周日下午才能去玩一会),最后愤怒的放弃了那个存盘从头再来……毛头小子先上车后补票的故事被搬上电视屏幕,拜月教主被一个演三级片的真情诠释,一对三的恋情,你会选哪一个?

    封建迷信跳大神?

    粗野恐怖高干妹?

    还是奇特宠物收藏癖?
    直到今天我都还是喜欢林月如,虽然可能会被灵儿的粉丝打死。为什么没人喜欢阿奴呢……大概因为中国的罗利控比较少吧……


    轩辕剑三外传——天之痕

    拓拔玉儿从阴间赶回来,坐在一棵黑白颜色的大树下与陈靖仇相见时,是我第一次为一个游戏流眼泪
    而且是在喧闹的网吧里,一个把门的,老板专门留给我玩奇怪游戏的机器上,周围围观群众大于等于五。
    有人好奇的问我怎么了,我说没……没怎么,风有点大。
    陈靖仇这个张无忌风格浓厚的主角窝囊得可以。他不像李逍遥,完全可以搞二女事一夫,小雪做小玉儿做大是没说的的,不过最后事情还是被他搞得一团糟……其实玉儿跟林月如属于一个风格的,大概比较蛮横的会激起我的征服欲吧……
    不过话说回来,过日子的话,还得找小雪这样的,虽然是石头变的,不过要是这样的石头娶一块我也认了。

    Friends,没有几天厮混在一起扔骰子的时间了
    一定记得从前每周末在大食堂邪恶角落里吃爆米花喝可乐投先攻豁免技能检定的日子,记得我们曾经进行过某项邪恶的运动,
    就足够了。
    也曾伤心流泪
    也曾
    黯然心碎这是,爱的代价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我有很大一部分兄弟在jlu……怀念
  • sol我恨你……为什么要提醒我这些……5555……寝室风大……出去遛弯了……
  • 全是Z版……真羡慕……
  • 又听了李宗盛的版,似乎透出更多无奈。大概这是少有的非原唱却达到如此水准的歌曲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