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16

    This is Jimmy - [Tales of JLU]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405.html

    All right on...

    Jim Raynor,其名为翟羽佳。翟字拆开是一个羽和一个佳,所以Jim的爹妈图省事,给他取了一个同义反复的名字。在校内网上查询“翟羽佳”,出现的是一个委琐的胖子,身后写着一个斗大的“佳”字,我们的Jimmy却与他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形状。Jim Raynor高高瘦瘦,细长的精灵眼儿拥有邪恶的眼神,喜欢透过薄薄的镜片瞄来瞄去,说话的腔调有嘲讽的味道,可以使人联想到谁都害怕不敢提名字的伏地魔。Sounds fun,isn`t it?
    说起Jimmy这个人,可以写的真太多太多。Jimmy这个人身高一百八,在跑团时却总喜欢选海拔不足三尺的种族,比如半身人,又比如侏儒,其人格分裂的潜质可见一斑。Jim的首选职业是一个贼,他自己的理由是贼在跑团时的戏份比较多,无论是战斗还是RP经常有需要贼活动的时候。不过,我曾经仔细的观察过Jim的手指,细长灵敏的程度做一个掏包的绰绰有余,所以我判断他完全是想要在游戏里满足一下他的夙愿……在不做贼的业余时间(我为什么要说业余……),Jim会做一个他称为“狗剩”的职业,因为一个半身人圣武士总会一本正经的骑一匹战斗用犬大喝名号冲锋陷阵。一个高魅力的圣武士是冒险队伍中无可厚非的领导者,总是他领导着剧情的走向和重要的抉择,但是身为狗剩的Jimmy,当队长的时候就从来没做过正确的决定……有时候Jimmy也会当一个法师,这个时候他还是比较可靠的——因为身上常备有居家旅行杀人灭口所必备的各类卷轴魔杖和物品,不过该名队员却时常会在队伍即将团扑时隐身跑路……每当死者痛陈跑路的Jimmy如何无情的时候,Jimmy就会开始翻白眼,并振振有辞的念叨着“RP嘛,就是这个样子嘛~跑团嘛,角色扮演嘛~就是这个样子嘛~”,一副深得DND精神真传的样子,十分欠扁。
    虽然有时候Jimmy在RP时很气人,他却真的是一个TRPG的强者。他是一个规则狂,能把大部分的规则记得清清楚楚并且在适当的时候NB的引用出来。TRPG这类游戏,大部分时候都需要这种活字典型的人物,每当有人因为某个细节的处理起了争执时,Jim总会叉起双手说:“有一条规则是这样地……”然后讲上三分钟,环伺一下周围目瞪口呆的众人平静的说“继续继续”,然后继续坐在那里作思考状,过了若干时间又冷不丁冒出一句:“然则我不得不说,有一个魔法是这样用地……”然后扫视一下人物卡,冷笑着“抽出一张XX卷,念了”,某一邪恶DM设置了某道小关卡就又泡了稀汤喝。无庸质疑,Jimmy是一个智商很高的人,无论是战DND,战魔兽棋还是战文明他都能很快的进入状态并且第一时间内掌握游戏规则,而每当遭遇一种新游戏时他就会进入一种亢奋状态,开始没日没夜的研究……一个典型的core gamer。
    然而Jimmy却绝非一个挑灯夜战的骨灰坛子那么简单。Jimmy这个人,公正的评价来,长得还是满帅的,白白净净,鼻梁高挺,而且要温柔起来可以十分温柔(你们大家都没注意过他是如何跟郭静说话的……hiahiahiahia),脑筋又灵转得又快,所以有女人缘也无可厚非。但是Jimmy其实还是一个比较单纯的人,而且对于女人不大有办法。曾经有一阵在DNDer中流行一个只有几M大的邪恶小游戏laby,在KY前夕的冬日里,我们没日没夜的连续奋战邪恶小游戏四五天,后来人们渐渐的都败了,在半夜里仍然执着的一层一层下迷宫的,就只剩下我和Jimmy。后来Jimmy也败了,在大叔的寝室,缩在两个椅子拼成的临时床铺里,盖着毯子+几层衣服(那时候我是通宵战文明的强者,谁熬夜都拼不过我),剩下我一个人在那里音箱开着小声呕吐,我们就小声的在那里聊,谈一些恶俗的情感,背景音乐是大叔的呼噜和魏的磨牙声。那些谈话持续到天亮,Jimmy就渐渐没有声了,只剩下我自己对着慢慢爬起来的没甚热量的太阳发愣。回想起那时候,脑子里只有两个字:
    青春
    然而介就是青春,青春就是你能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一个无忧无虑的时间段里能够毫无牵挂的战一些你认为有意义并被你那群志同道合的人所认同的东西。那是一种快乐,而且是一辈子没多少时候体验的快乐。有时候这种快乐来自游戏,有时候这种快乐来自动漫,有时候这种快乐来自音乐,甚至有时候这种快乐会来自看似无聊的学术讨论。
    而我,正巧就拥有这样的快乐。
    然而故事总是要结束的。Jimmy离开了我们的队伍,大菠萝和他的喽罗们的力量变弱了。Jimmy要到南方去投奔深圳、广州、厦门众,我们跑团再没有一个活字典了。在答辩之后Jim狠HIGH的叫着有没有什么活动有没有什么活动,却没人理睬。除了我大家都是理科生,都是笨拙的感情表达者,大家都在不约而同的躲避着什么,无奈而且无助,所以我要写下这一些,作为我的责任,也作为我的义务。我的文字越来越苍白,写得越来越流水帐,那是因为我们的生活实在太丰富,事情太多,让我难以取舍。然而我们的心里都有着那些日日夜夜,为自己所热爱的东西执着着,奋斗着的日日夜夜。JLU大陆上的故事还在继续,踏入工作位面的人们成为传奇,我衷心的祝福他们。当他们以后遇到苦闷、烦恼和挫折时,希望他们都可以想起从前单纯的幸福时光。我们也会一直记得那个促狭的瘦削半身人盗贼,那个严肃正经却没带过一回正路的狗剩,以及那个满兜子各种卷儿的侏儒法师。只要有机会,do rejoin
    Anytime you`re ready...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郁闷!~`
  • 在我们班,他被简称翟翟(发了好几遍都没发上去,浪费了好多指细胞,看来当个loudspeaker不容易)
  • 他的女人缘再好都么用了!他已经有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