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20

    《Dexter`s Laboratory》——技术反讽与反精英主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401.html


    如SNOOPY所说,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我弄到了这个东西
    这个片不是很有名,小时候家里能收到或转播到CARTOON NETWORK的乡亲们可能对它还有那么一丁点记忆,哪怕是因为那个搞怪的片头咏叹调——德克斯特的实验室里~没错,典型的歇斯底里式美式卡通,《德克斯特的实验室》。现在网络可真是发达,什么玩意都能搞得到,而且一搞就是13集……虽然小时候看是台腔配音,但是长大了听一听英文原版练练听力也挺好的,更何况这个片是G级(general),根本就是播给三五岁的小孩看的,除了语速快一些其他都还勉强接受。

    片子的两个主角——德克斯特(Dextor)和蒂蒂(Deedee),两姐弟。

    一脸阴沉永远身穿皮鞋白大褂的矮个子天才小孩德克斯特,在自己的家地下拥有十分强大的实验室,每一集都会制造出各种各样的奇怪机器来。

    他的白痴姐姐总是把他的天才发明搞砸。蒂蒂的喜好是跳芭蕾以及“陪德克斯特玩(play with Dextor),属于超级白痴没大脑型的少女,不过有一次被比德克斯特还天才的天才小孩爱上过。有时候乱喝乱用德克斯特的发明,会变成怪兽。

    美国人编剧十分注重“冲突”,所有的剧情、所有的铺陈都是围绕冲突展开的,拍给孩子看的卡通片也不例外——《德克斯特的实验室》简直就是各类冲突的大结集:弟弟与姐姐的冲突,男性与女性的冲突,理性与非理性的冲突,科学与人文的冲突,技术力量与人的原始破坏力的冲突。不,这不是拔高,也不是掉书袋,而是一种对于文化现象和艺术创造的场域化理解(就是说,把一个电影或者动画片或者一本书或者一幅画放到它出现的那个世界去理解)。就像金刚出现于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一样,哪怕是德克斯特这种单纯放给小孩子以供娱乐的片子也带有社会打给它的深深烙印。德克斯特是天才的小孩,每天在地下室里造各种各样希奇古怪的科学发明,这恰好是技术社会创新范式的一个浓缩化剪影。20世纪60年代信息化开始以来,美国社会一直流行着“车库”文化——大多数的IT业公司最初都是由几个年轻的爱好者在自家车库里鼓捣出来,最后受到风险投资者关注成长为今天的业界支柱的,这实际上跟德克斯特在地下室干的事情没什么不同。然而在搞出名堂以前,那些年轻人也确实像德克斯特一样,大多数都得不到家人的理解,或者被称为“科学怪人”或是“技术狂人”,甚至在社交中都存在障碍。相对于德克斯特,蒂蒂代表的正是以非理性情感为行动动力的一般大众(如果注意看动画片的话,你会发现德克斯特的爸爸妈妈实际上和蒂蒂是一种人,只不过没那么疯狂和白痴罢了)。在信息化甫一开始的时候,大众对于德克斯特这类人的态度和对待其他新生事物的态度一样,都是不解而且吝于支持(甚至到了信息化浪潮方兴未艾的今日,不管在地球的哪一个角落,这类传统的声音仍然相当的响亮),德克斯特与蒂蒂每集的争斗不休即是这种认同斗争的一种再现。当然,编剧让这两姐弟每集打来闹去最大的目的还是为了收视率,但是他在讨好观众过程中,仍然承载了许多连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社会赋予的使命:仔细观察这一对人物我们可以发现,这两个人物都具有典型的符号特征——德克斯特就是典型的书呆子小男孩,因为他总是做实验,而蒂蒂则是典型的大众少女,每天闹来闹去,喜好跳芭蕾。鲜明的性别角色给予观众明确的性别指向:小男孩们肯定会讨厌闹闹哄哄用脚尖走路的白痴丫头,小女孩们也一定会讨厌每天不苟言笑拿扳手拧来拧去的小个子,而这种对于异类(异性别)的划分在人的社会化过程中是非常重要的,对于未来健康人格的成长和社会分工的有效进行都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反观中国的符号角色,动画片也好,社会名人也好,都在传递着一种“中性”、模糊的潜在信号。现在的电视屏幕上,小孩子看到的是无性别的蓝猫神和单凭形象无法辨认只能凭历史神话故事知道是男性的哪吒,再大一些的疯狂的迷着那个每天身着粉红小衬衫发育不良的郭酵母,更大一些的每天抠着挠着的等着看春春,虽然看她跟看NBA差不多一个效果。这个中性的时代才刚刚开始,可能产生的后果还无法预测,不过影响却几乎是一定的。从人格培养的角度来看,确实令人忧虑。
    小小卡通片里传递出的另一种味道就是美国人一贯坚持的“反精英主义”(Anti-elitism),有时候也被叫成“反智主义”(Anti-intellectualism)。由于民主程度比较彻底,美国人总是先要考虑那些大多数人的利益,即普通大众的利益。在各种电影电视作品之中,美国人固然宣扬个人英雄主义,不过这些英雄却大多出自小人物。每个自由人都拥有自己的权利,正是在这种思想的潜移默化下,天才的德克斯特总是能鼓捣出厉害的玩意儿,却总是能被皮实耐用更厉害的蒂蒂搞坏,或者是拿来胡乱的玩耍。这种普通大众对天才的战胜充斥着整个片子:你能造出厉害的药水吧?好,蒂蒂给你喝了;你能装出强大的机器吧?好,蒂蒂给你砸了;你出离愤怒喝了核废料变异了吧?好,蒂蒂比你大好几倍,一脚就能把你踩扁。天才在片子里一直被控制,只有在大众容许的范围内才能搞研究,并且搞研究时还逃不了大众追着“和你一起玩”,而且你再厉害,一定有比你还厉害的人打败你把你比下去让你觉得一无是处,这就是美国人的思维,这就是反精英主义,也许对于精英是一种残酷,但是对于社会来讲确实一种稳定的润滑剂。
    其实片子里还能看出很多问题来,比如德克斯特做实验时候是物理化学生物样样精通,我们却从好小好小的时候就开始分科;德克斯特都是做一些超级厉害的机器出来用,我们的动画片里永远是几个戴着酒瓶底眼睛的雀斑小孩在那里搞“小发明”、“小创造”;美国人在动画片里搞的永远是大工程,我们在动画片里搞的只能是小玩意……我们的小孩再看不见德克斯特,只能每天对着蓝猫傻乐,我们之间的差距就在蓝猫神与德克斯特之间拉大了,我们的小孩都成了呆子,却没有一个能成为德克斯特那样一脸坏笑的邪恶天才。
    我们当小孩时真幸福,什么都有的看,什么都有的玩。
    现在的小孩真可怜……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说得不错 初中时候,偶然看到的片子 对他们姐弟俩的好感觉一下子就生成了 并且一直持续着 不像上面对影片的分析那么深,我得感觉没有怎么复杂 只是从对于一个掌握知识的小天才的崇拜情节到姐弟情深的感动,我就一直喜欢这种消遣性的动画片 中国就没有 也制造不出来 总感觉动画制造者在把观众当傻瓜&白痴 那种技术上的简单落后 对细节毫无认真态度让我对中国动画毫无兴趣 并且在我快20的关头,我突然发现自己这种“ 动画崇洋媚外观念 ”从小就生成 希望越来越多的小朋友不会被国内的白痴动画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