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29

    据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392.html

    据说人可以灵魂出窍。
    在深夜自己即将入睡的时候,强迫自己醒来,再睡去,再醒来,反复数次,适应了这种状态之后,运气好的话,就可以灵魂出窍。
    据说,出窍者会看见自己浮起来,像天花板的灯一样俯瞰自己的身体,还可以试着慢慢向周围移动,再后来……
    再后来,估计就是自己睡着了……
    其实谁都知道,那只不过是睡眠不足、强心理暗示和生物钟紊乱的集合症候群,没必要骗自己,说你可能灵魂出窍,不管你是无神论者还是耶和华他儿子的忠实信徒。
    然而我现在却真的是这种状态,就如同玻璃说,困了的时候他会在头脑里和自己对话一样。大抵每个人都如仙水忍一样有N重人格吧。
    我确实一直都在做梦。
    想起前几天别人给我看的机器猫的结局,大雄其实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在医院里臆想了八年,关于机器猫和大雄的各种故事都是一个病态的大脑想象出来的。
    皮特认真的跟我说,这个结局好可怜。
    如今唯一能提醒我的,只有我手上那枚情侣戒。
    昨天晚上班里散伙饭,元甍看着我的戒指说,你不会不知道戴到那指头上的含义吧。
    我点点头。
    我没喝多,我不喝多。
    我只是还想做梦。
    也许大部分喝酒的人,都是想做梦。
    情场失意的想做花前月下的梦,平庸无成的想做意气风发的梦
    SPIKE想做JULIA的梦,真嗣想做妈妈的梦,卡谬想做风的梦
    所以就都喝酒
    喝成一个X型。
    所以,请不要告诉我,你在做梦,做梦的时间过了,赶紧醒来
    我宁可当一个左右眼世界不一样的人
    即便那个世界是碎裂的
    是不真实的
    是如同远去的火车一般无法抓住的
    很可怕
    我根本不需要什么灵魂出窍,我做梦,做梦,醒来,睡去,做梦。即便回不去。
    就好象挂断的电话线,再也不能从矩阵回到那个阴冷潮湿的地底飞船里。
    我需要过桥米线、烂糟青菜、扁豆烩面、客车麻辣烫、怪味花生、麻辣涮肚、一筒肉饼、小丸子、垃圾骨头、明月烤肉、手撕狗酱
    我对戴墨镜的特工说,我要这些
    纵使我是活在一个被一台破电脑操控的世界里,又能怎么样呢?
    只要我有这些
    然而我被后脑勺的插座狠狠拽回来。
    我醒着
    而我想睡着。
    天亮了,我醒来
    我睡去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不会的,你活在现实里。神肯定的告诉你
  • 玻璃你太E了- =
  • 奇幻世界上曾经连续三个月连载过一篇著名的《斛珠夫人》九州幻想出版《斛珠夫人》单行本时加入了姊妹篇《缬罗》在传说中,缬罗是一种烘干浸酒饮下,一朵可得一梦的花朵,世人趋之若鹜。但饮了缬罗又如何,“得不到的仍旧得不到,留不住的亦无从挽留。”我说过有故事的食品我不想吃的,好在我就要走了,或许相比留下的你,也是一种幸运。下次吃垃圾骨头和狗酱时要多吃些,代出我的那份
  • 我收回以前对你文章评论的话,是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