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30

    你家大坂 - [Mem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391.html

    2006年六月二十九日,我的东西变成了三个化学试剂箱、两个整理袋和一个大行李包。我的寝室满是废笔记、灰尘和脏布片。我的墙上是小强的尸体以及死难的蚊子,还有……我家大坂。
    我小心的把我家大坂揭下来。我家大坂的状况还好,如往常一样傻笑着,边缘被水泡了一点,略微有些泛黄,纸面有些脏,但是调子依然分明,光影依旧很明快。日期写着,2005年二月二十七日。
    你下来,我穿白色羽毛服。
    老S很罕见的满口答应下来给我画一个大坂,据说她画画从来不送人。老S一直被称为是纯情可爱的动漫美少女小S,但是在被发现比我大一年多以后直接升格为老S,并且因此老羞成怒。我家大坂是用一个犬夜叉封面的画夹装着拿来的,比我想象的要小很多,所以当我满心欢喜的以妈妈手来迎接我家大坂的时候,带有一丝性价比落差的怨念。老S恼怒于我的小气和碎嘴,因此后来每次吵架都要提一嘴妈妈手。那一次吃了些什么忘记了,只记得吃的很不舒服,从此以后也再没去过mama`s或者papa`s。
    第一次单独相处总是会奠定关系的基调,再加上一些占星学的添油加醋(例如双子和天平是最不合最喜欢吵架的配搭),再加上地区的恶毒诅咒(甚至会波及到其他无辜的局外人),让我们从认识到毕业一直都在吵架。我不止一次的晃着拳头高叫着“我根本不喜欢SELENA”,老S也咬牙切齿的骂过“索姆拉那个人妖”,然而不管打得如何如火如茶,我家大坂总是挂在床头我一睁眼就能看到的地方,每天高光向下的傻笑着,不管我是戳她,蹭她还是捶她,都是一副神游物外的白痴相。据说我家大坂有一个亲戚,是我画的一个面条状的阿布,被老S拎回去帖在床板上镇寝室,不知道那个阿布过得怎么样。
    总之我家大坂是受到众人所喜爱的,也拜我家大坂所赐,这几年都平平安安的过来了。总有人喝多了之后表扬我床头上那幅作品,然后被我红着脸纠正成“是……恩……一个朋友,不,一个女人,不,一个很招人烦的女人跟我都闹翻了没什么来往了的女人给画的”,然后被暴笑。老S换了些须的男友,间或有几个小青年追,据说过得还满不错,每每提及人妖索姆拉必定咬牙切齿一番。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老死不相往来的日子过得倒也自在。直到有一天,老S说,要走了。
    而且,毕业的风潮开始了。
    刮风天也好,下雨天也好,我家大坂总是在墙上对我傻笑。
    我却很少能注意得到。
    人总是在快失去时才开始珍惜,在电影散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演员之一。
    但是,真正抛去那些硬充英雄的假面之后,真实的话反而不可信了。
    而且又吵架,又吵架,又打架,时间一天一天的耗过去。
    最后只剩下一天。
    所以,我揭下大坂,面对着凌乱寝室的每一堆杂物时,我悲从心起。
    我红着眼圈去吻你家大坂的时候,那一天已经悄悄溜走了。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