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07

    Somewhere I Belong - [Mem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384.html


    我总是被摇滚青年看着不对付。
    准确的说是伪摇滚青年。有的伪摇滚青年高叫着“那个叫Solmyr的是干哈的,怎么那么牛逼啊”;有的伪摇滚青年斜楞着眼儿从鼻子里哼出一句不屑,照面从来不打招呼;有的伪摇滚青年声称要削我,却直到毕业都没有露个影子。伪摇滚青年们咬牙切齿的说,你听过几毛钱摇滚?你根本就不懂摇滚,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摇滚精神,所以你没资格评价摇滚,还是滚回你们的MUSIC版老实听你的古典去吧。
    其实我在装逼之余,也是听一点摇滚的。虽然毫无章法会被摇滚青年们B4。
    不知道Beatles算不算摇滚。
    不知道ACDC算不算摇滚。
    不过伪摇滚青年们引以为豪的一点是,我是听Linkin Park的,所以我肯定不懂摇滚,啊哈哈哈哈哈……
    摇滚青年们都不拿Linkin Park当回事,充其量有人把Linkin Park归到轻摇滚的行列里,然而Linkin Park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摇滚青年推荐给我的,虽然他最后放弃死金去听JAZZ了。第一次认真的听Linkin Park是刚有BT时,用几K的速度下了Texas的演唱会。某摇滚青年对我说,现在轻摇滚里,说唱金属风格的Linkin Park挺不错的,结果我发现,即便是轻摇滚我仍然觉得闹。
    然而依旧觉得Linkin Park还是不错的。1996年出道时,乐队的六个小子都刚20出头,所以身上都带有那么一股子清新和活力。从2000年的混合理论到2003年的流星圣殿,Linkin Park都一直保持着比较高的创作水准,双主唱Mike的利落RAP加上Chester的高亢嗓音,以及干净得惊人却发自肺腑的歌词(几乎没有脏字),都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如上文所说,乐队成员普遍是年轻人(最起码是在出道时是,呵呵),所以他们的歌大多反映年轻人的心声——困苦、彷徨和渴望被认同,并因此而获得听众的共鸣,而此类歌曲中对于听者心态拿捏得最好的还要属in the end。
    I tried so hard
    And got so far
    But in the end
    It doesnt even matter
    I had to fall
    And lose it all
    But in the end
    It doesnt even matter
    还记得大一时,老婆1号执拗的说喜欢听in the end的电线打火声,结果一遍一遍的反复听,对着大段的歌词硬往下背(直到现在Mike的歌词我都能顺下来)。后来吵架时,自己独自一人呆着听到in the end,那种由衷的苦涩是难以言表的。
    在第一张专集混合理论(Hybrid Thoery)中,Linkin Park的六人仍然稍显稚嫩,在RAP和副歌衔接的处理上还有一些生硬。但是从这时起,Linkin Park的歌就开始显露初一种鲜明的特色:也许是由于有两名亚裔成员,Linkin Park的旋律尝试着引入印度和日本曲调的味道,这一点在fogotten和with you两支歌中都有所体现。这张专集里个人比较喜欢的还有Crawling和Runaway。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在再次发行时混合理论又加入了两首歌:My December静得几乎不像是摇滚,High Voltage是一首老辣成熟的RAP,都超级有听的价值,也是我最喜欢的歌之二。
    到了流星圣殿(Meteora),小伙子们全面的成熟起来,节奏和旋律相得益彰,进行更加明快,歌词也是越写越灵了(小韩JJ语)。流星圣殿如同周杰伦的范特西一样,几乎没有弱歌,也许是大部分音乐人都会在第二张专集时达到最纯熟的火候吧。无论是Breaking The Habit、Easier To Run、Faint还是接续in the end抒写苦闷的Numb(后来被做成单曲发行),都体现了双主唱的巨大优势以及制作者对于旋律出色的驾驭能力。纯RAP的Nobody`s Listening彻底贯扬日本曲调,背景用萧作为主乐器让北美的火暴风格融入东方的诡秘,NB的说唱让我无法望其项背(学不上来T_T),最后一首Somewhere I Belong更取代了in the end成为Linkin Park的标志性歌曲,连我家亲亲都会把嘴张得很圆摇头做摇滚青年状哼哼“Somewhere I belongggggggg...”。后来在Numb的那张单曲里,人们混了这首歌,而且……是跟维瓦的四季春第一章混在一起的,很是怪异,但是Chester的高亢嗓音在降调之后轻轻将Somewhere I Belong的连续单音娓娓道来,也别有一分哥特味道。
    准确的说Linkin Park真正的专集只出了这两张,其后还出了一张“Reanimation”,把之前的歌进行了Remix,还有Texas的演唱会、Numb的单曲和Underground的现场,虽说也有出彩之作,但总体上说还是在吃从前的老本。近两年关于Linkin Park的消息甚少,有传闻说主唱Chester的嗓子因为总是喊来喊去的,喊劈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推荐给我LP的那个人已经摇头放弃了他们,用他的话来说是“一看见碟里面夹着民意调查:你是否欢迎Linkin Park来中国就知道这乐队完了”,然而我还是抱残守缺的眼巴巴指望着这个当年生猛的年轻乐队。伪摇滚也好,浮云了也好,可是它确实是当年我深深喜欢的东西。天下确实没有不散的筵席,是乐队确实总有红得发紫紫得发黑的时候,不过即便是逝去,我也要亲眼看着它进坟墓。
    由此又想起伪摇滚青年们。其实仔细掐算掐算,我身边的摇滚青年还是满多的。有人卖了多年的各种摇滚碟最后声嘶力竭的喊着“我不听摇滚”,有人在深夜里放映枪花的“November Rain”然后默默的抽烟,有人在歇斯底里之后安静的转向小野丽莎。上一次跟摇滚青年们吵架,他们说我“没有摇滚精神”,可是我问他们,真诚恳切的问他们摇滚精神到底是什么的时候,他们却噎住说不出来了。不知道深夜安静看十一月的雨的,和每天小黄头发戴耳环横着走道的,哪一个更有摇滚精神一些。
    然而,Somewhere I Belong.
    有摇滚精神,只要摇滚在你心。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

    评论

  • .此时此刻,你正在做什么想什么?随时随地,去“叽咕一下”吧!——网站名:“叽咕的”(jigude),路过...-_-!
  • Somewhere Only We Know,这首歌正好可以对答式的回复一下。
  • Solmyr太个性了。
  • 不过看到最后,终于仿佛回到了那幕贝多芬似的咏叹调结尾……everybody need somebodyeverybody need someoneeverybody need somebodyeverybody......大颗大颗的雨砸下来,把鲜红剥成惨白,而花瓣坚强的未曾掉落一片……
  • 偶听LP,大抵只是因为那只SAZABI吧……另,某女最喜欢的便是LP……祈祷她千万不要踩到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