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10

    ff - [Mem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381.html

    我不喜欢叫房方ff,齐喜欢叫房方ff,所以我有时候也叫房方ff。
    ff是齐最好的朋友,齐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ff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ff是唯一的我承认的爵士青年,是不多的可以在争吵中把我噎得说不出话来的TV玩家。ff喜欢做的事有二:一是拉出各类jam小碟逼着我听,二是掏出各种各样的TV游戏在游戏机平台上运行同时大声嘲笑电脑游戏的各类先天不足。我直到最后在打嘴架方面也没有战胜ff,而是ff自绝于人民——先是得道了一般气定神闲的发个短信说“我听爵士所以我只能是小资,你听古典所以你能当老总”,然后又大张旗鼓,义无返顾的投身于山口山火热的战场MC事业当中。
    高中时,我们大部分的娱乐设施都是ff供应的,从漫画书到GB,再到一期接一期的油细鸡食用技术,源源不断的从13班转移到12班,抵达地下活动的仁人志士手中。有时ff阴沟里翻船,所有的娱乐设施都被老姜干走的时候,也会跑过来从我这里取走一期大众软件,美其名曰“批判批判可笑的电脑游戏”。每天下课,ff都要站在我班门口,随便拉住路人甲然后鬼鬼祟祟的说:“找一下杨天齐,董震也行,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张小文也行,去吧!”我们就同样鬼鬼祟祟的把东西夹带在各种练习册里面送出去,一天一天除了考试无甚烦心事的高中生活,就在这一递一送中悠闲度过。后来一来二去,ff就看上了一名坐在门口的貌美肤白胡子女。那时大家还都是纯情小男僧,ff心惊肉跳陷入爱情旋涡,连每天送体坛周报的老大爷都看出来脸色不对劲,最后,终于在一天的追问下坦白了心机。于是,ff更加起劲的跑到我班门口,等到胡子女上厕所归来时就一把拽住,大声嘶吼“找一下杨天齐!!!”把胡子女吓得不知所措。我们旁敲侧击的询问胡子女对ff有什么看法,胡子女一开始不吭声,最后被逼急了,咬牙切齿道:“他学习不好!!!”之后又历数ff的罪行若干,例如不上进、贪玩耍、不尊重老师等等等等,ff的初恋至此浮云。后来念了大学,胡子女不知是反悔还是单纯出于好奇,经常向我们打听ff的女友是不是一个大美女,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你说,那时候ff真的喜欢我?”后来ff又在某一天见到老化的胡子女,捶足顿胸自己当时怎么那么没眼光,看上这么个油物,语气里带着一丝酸气。
    然而ff这个人还是狠有才的,虽然没用到正地方上。ff的外语狠好,脑袋也不笨,但是因为小时候玩惯了,基础不好,高三的时候也没少着急过。我和齐就帮他想办法。高考ff发挥的还不错,去了哈理工,后来也如胡子女说的一样,找了一个“大美女”做女友,生活安逸,肚子腐败起来,感情似乎也不错,回来也能财政金融的满嘴溜一溜经济学名词了。我们一直想在不久的将来和ff一起做点什么买卖,因为ff看起来适合从商,每当提起这事ff都不耐烦的撇嘴说去去去,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然而ff却消失了。
    ff一消失就是人间蒸发,连他妈都找不着他。
    在若干时间后ff会再度出现,若无其事的说,没去哪啊,然后开始埋怨众人为什么没找他。
    在此之前就只能等。
    2002年,高考年,ff、齐拉上我讨论世界杯。ff挺齐秃,齐说意大利必胜,两个争吵的人非逼着我问我支持哪一个,我说德国。
    最后齐秃小组赛受伤,意大利被韩国日掉,德国亚军。
    2006年,毕业年,ff人间蒸发了,齐和我在祖国的两端看世界杯。ff想必仍然挺齐秃,齐依然是伊塔利阿诺,我依然是德意志。
    最后齐秃拿脑袋顶了马特拉奇,意大利拿了世界杯,克林斯曼领着德国得了季军。
    我们说,ff,我们很想你
    真的。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