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11

    自习美(外一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380.html

    我家旁边有个小学校。
    学校里有个小楼。
    小楼里有个小教室。
    我每天去小学校的小操场跑步,发现小操场旁边的小楼的小教室里都没有几个人在上课,我就狠HIGH。
    我可以去自习啦。
    于是我就翻出KY时的小水壶,装上卡叔的网络社会的崛起,满心欢喜的背着单肩小包,堂而皇之的去装清纯了。
    结果刚出门就被雨浇了……
    滴滴嗒嗒的来到教室一。教室一写着“成考部”,有两个小女在一起窃窃私语,一个胖妹听着WALKMAN念念有词,四下空桌无数,十分适合自习。
    于是狠有FEEL的坐下,打开书包,装模作样的看起书来。可惜好景不长,没过5分钟某强盗模样的大哥(按年级推断似乎是小弟)手持一枚篮球呼哧呼哧的冲进屋来,环顾之后发现屋里多个生人儿,似乎决意要讨点儿乐子:
    大哥:哥们你咋回事,哪来的啊?
    我:啊?我借你们教室上会儿自习,我不是你们班的。
    大哥:我们这是本班的教室,不让别人用。
    我:我就在这上会儿自习,不耽误你们事。你们这不没课么?你们用我就走了。
    大哥(举起篮球):这不用呢吗?
    我:……
    大哥:再说了,不用也不行。你看我们这东西这么多,丢了一个俩的算谁的,说是你偷的,也不大好你说是不?
    我环顾了周围,瞥见了那把也许能卖个两块钱的雨伞。也许……这个教室卧虎藏龙吧?藏着个金戒指金项链什么的也说不准。
    大哥:咋的啊,你赶紧走吧,我们这教室是本班的教室。(又举了举篮球)赶紧的吧!
    我:…………
    大哥怒目而视。
    我:……我……我看完这段就走。
    于是大哥安下心来脱鞋掸袜子,我灰溜溜的夹着小包来到了教室二门口。刚想要往里窥探,只听见一个尖利的女声大吼道:谁跟他好了?谁跟他好了?他真XXX不要脸,好他XX个X,他以为他是谁啊?%^$^& @%&……
    于是我掉头就鼠窜了起来。
    最后,放弃了歪斜写着“自考”、“办证”、“圆你一个本科梦” 的成人教育楼,左顾右盼的跑到了隔壁的师范教育楼。楼上写着大大的“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真不愧是我姥爷教过书的地方……
    并且,它现在已经是一个本科了。
    二楼有一个虚掩着的门写着“阶梯教室二”,下面又用白纸帖了一个“休息室”,真正让人摸不着头脑……推门进去我眼泪差点没下来:这不是摧瘟楼吗……原来八九十年代的阶梯教室全国都长一个样啊……
    我抹了抹眼泪坐在一个富态的小女右边,桌面上赫然用涂改液写着“死才是最幸福的”,颇有些海德格尔的味道。阶梯教室·II跟摧瘟楼一样至阴至寒,里面只有一个半死状态的男人,剩下各种奇形怪状的雌性在过道中穿行。总算是可以安心的自习了,变化却永远比计划快:正当我高兴的看书时走廊里突然传来急速的小碎步声,一名唇红面白的中年妇女妩媚的提着一把大锁,微笑着咧着大嘴说:
    同学们,我要下班啦!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在掉头鼠窜·II时,我热泪盈眶的思念起我那远在邻省的母校来

    亲爱的同学们,同志们,同胞们,珍惜你们上自习的时光吧……
    美丽的易腐楼、摧瘟楼,滴散焦削楼,望北顿首拜……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我们是五月的鲜花~~~~~~~~
  • 知足吧 还有个地儿~
  • 并那洞溶楼,屠塾馆,三窖血楼,惊衅楼,齐拜之……
  • oh my god,神奇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