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16

    谁说帖不出来了??替小猴发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373.html

    标 题: 周校长在化学年会闭幕式上的感人讲话(乱码部分已修正
    发信站: 两全其美网 (Fri Jul 14 19:24:48 2006), 本站(lqqm.net)

    各位朋友,其实我这个身份还是蛮特别的。更早一点,或者说是比我当校长更早一点,我是中国化学会的会员,然后是永久会员,后来是做到了常务理事这个身份,所以我和各位在座的一样是中国化学会的人。现在在这呢,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吉林大学的校长。所以以下的讲话身份就不太好把握,可能一会是按吉大的身份,一会是按化学会会员的身份。有一点特别的感激,也很激动,就是在开幕式上我讲过吉大的条件比较差,要承办这样一个大规模、高水平而且国际性也很强的会议,难度很大。我还记得开幕式上坐满了人,天气也蛮热的,大家都汗流浃背来参加学术会议。过去说汗流浃背是干体力活,现在汗流浃背的参加学术会议这个也是少见的。所以我那时候希望得到大家的谅解,我们能够顺利的把这个会议开完,我这个做校长的就谢天谢地了。结果没想到今天还有礼物送给吉林大学(中国化学会之前向吉林大学和吉大化学院赠送了两个地球仪),所以我感到非常的高兴。这个礼物非常重要。因为吉林大学处在东北、处在吉林这个地方,不客气的说我们有许多同志习惯于东北的思维,有的时候是满足于吉林省最好,或者是满足于东北最好,或者是说我们很自豪是东北的龙头老大。但是这个地球告诉我们,我们要放眼世界,放眼全球。所以我非常感谢、非常高兴接受这个礼物。它会时时刻刻提醒我们吉大的同志们要放眼世界,要有国际的视野,要有国际的责任感。另外会议应该说是召开的蛮成功,我也感到闭幕的时候,开了四天会议还会有这么多朋友来参加这个闭幕式,就说明这个会议还是蛮有吸引力的。这个成功也说明了大家共同的努力。当然,我也还是要感谢我们吉林大学的同志们,除了裘校长、张向东校长、守华院长他们的努力之外,以下是非常非常多的同志们在努力,也包括我们的志愿者同学们。我作为校长也感谢他们为大会作出的贡献,保证了会议的顺利召开,为吉林大学增了荣誉和光彩。所以我非常感谢他们!
    按说我现在就该祝愿大家回到各个地方顺利呀、愉快呀等等,不过还是有句话想说。可能因为我是化学会的会员,大家也都关心我从北京到了长春,到了吉林大学。又碰巧这几天大家可能都注意到了,今天还打了横幅,抗议周其凤。所以大家都知道,我想要向大家传达一个信息,并不是你们这个搞化学的同事犯了错误,犯了罪。我没有犯错误,我没有犯罪。我的受到谴责是因为,我们今年高考有一些职工的孩子他们的考分不够,但是要求我一定要把他们全部都收到吉林大学来。我们吉林省今年的重点分数线理科是570,文科是550。吉林大学的录取分数线要比这个高20多分,当然像化学可能就更高。而吉林省的本科线是480,文科理科都是480。所以这个480到重点线之间,比如说和理科重点线是差了9 0分,跟文科的重点线也差了70分,跟我们录取线就还要差20多分。那么这些同志要求的是说,凡是够480分数线的,你都要录取。你不录取,你就是不公平,你就是不公正!
    所以,同志们,我们化学届的各位同仁,我搞化学的,我请大家放心的是,我周其凤在这里没有犯错误!他们抗议我不是我犯了错误!我搞化学,大家知道,我还算个好的化学工作者;我在这作行政、作校长,我自认为我也是个好的校长,我是全心全意的为吉林大学服务!
    同志们有的不知道,(我对不起,在这个地方我是以化学会会员的身份讲话),两年前,就是7月13号(成为的吉林大学校长-录者加),昨天是7月13号,昨天我基本上没有自由,这是吉林大学部分同志送给我的周年礼物。我两年前来之前,这个地方是蛮困难的。有些话我今天确实想说。当时教育部部长和我谈话,他说我不是让你去当官,我是让你去堵枪眼!我是湖南浏阳人,那个地方出过谭嗣同,出过胡耀邦。当一个教育部长对我说“你去堵枪眼”的时候我任何话都没说,我说“那我去”!我没提任何的条件。我来了,我这两年努力的工作。我还盼望着说是,昨天周年的时候自己我能安安静静的喝杯啤酒。但是昨天我很少有自由,我走到哪跟到哪,连续几天了。这也是为什么我没能参加大家的会议。我这个矮个子在这个校园里头很显眼,走到哪大家跟到哪,所以我不敢。我到哪,可能哪个会场就要乱。所以我很遗憾我没能参加大家的会议。我在这我是一个人来的,我孤苦伶仃一个人来的,还不像50年代唐敖庆校长他们来的时候是一帮人。我是很容易受到伤害的,这种伤害很容易……姑且不说别的,我举一个例子,只要制造一个新闻,说周其凤到这来是暂时的,是过渡的,半年而已。我刚来的时候说是半年而已,现在谈论很多的是说:他十月份就要走了!所以我今天还收到了一个孩子家长发给我的短信,说“你十月份就要走了,你干嘛和我们过意不去”!就只要制造一个这样新闻就足以把我打败,让我在这个地方没法工作!我没有权问“为什么人家想:这个校长你不用理睬他,他十月份就要走了,他过两年就要走了”。所以,真的……这个话我是和化学界的同仁来讲,不是说我在这也是很不容易的,我真的没有任何个人的追求,说我在这我要求什么。我要当官,我在北京的官当的不小;要说做学问,大家也知道,我在学术界的地位也不小。我没有任何的个人的私利在这,我只希望为吉林大学做一点事情。尤其作为化学家,唐敖庆教 授是吉林大学的老校长,现在还是吉林大学的名誉校长,我们做化学的因为有这样一个著名的化学家在吉林大学做校长感到非常的自豪和荣耀。我自己感觉到,能够继承唐先生的工作,到这来,付出我的力量,我也感到很自豪。因为过去有唐敖庆这样的校长,而我现在也作校长,我感到非常的骄傲。我没有别的。
    今天说到这,因为有点动感情所以说多了,请大家原谅。但是我要跟大家说的就是我不是犯了错误,我没有犯错误。将来,当然我可能是满身窟窿回归故里,因为是堵枪眼。所以今天王言吉校长(刚作了“公共安全中的化学”报告的专家-录者加)讲有很多办法来防止,我没有什么可防止的。我一个人来,我不知道哪一杆枪对着我。说多了一点,但是我还是想说的是,我在吉林大学两年,支持我的、鼓励我的、帮助我的、信任我的还是绝大多数。有兴趣的同志可以去看看网站-吉大的网站,比如说是有一个我曾经的讲话,有一个节目在这里头,然后有几百条评语,基本上都是鼓励的话。这也是我力量的源泉。我偶尔还会收到一个明信片、卡片,是没有落款的、匿名的,上面说“校长,我们支持你!”(掌声)谢谢。我在这还是要请大家放心,我在这很好,我身体也很好。支持我、鼓励我、帮助我的同志很多,所以请大家放心。
    谢谢大家!祝大家身体健康,心情愉快,家庭幸福,旅途平安!谢谢!(长久掌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休假 2007-07-16
    引用地址:

    评论

  • 感觉……看得有点不明不白的。对于这位我在校时并不熟悉甚至很少听说、离校后也没再听说的校长,俺还是愿意发自肺腑地说一声“我支持你”和“请多保重”。套用一句台词,“有多大的能力,就得承担多大的责任。”不在其位,真的是无法体会到领导在其位的艰辛。唯一的缺憾是,感人归感人,作为化学年会的闭幕式讲话,来辟一个“校长马上就要走掉”谣,意义又何在?
  • 呀。。。。突然很感动呀。。
  • 周大爷再也不是我周大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