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25

    人鱼-1 - [Tales of JLU]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362.html

    人人叫她人鱼,自打她记事时起。
    她不知道为什么人人都叫她人鱼。人鱼住在大海深处的宫殿里,人身鱼尾,长发如瀑,而且漂亮得紧,这些特征无论哪一条都和她根本不搭边。她的脸色永远蜡黄,眼睛深陷,头发总是脏蓬蓬乱糟糟,枯枝一样。如果放在沙漠里,她肯定会被当作塞依废墟里爬出来的遗弃民乱石打死。死鱼,那些码头上的坏小子们总是这样修改她的名字,以使得称呼更加的贴切本人,而她只能低着头捶衣服,咬着牙用着了火的眼睛狠瞪那些永远闲不住的尖刻嘴巴。
    从四岁开始她就在米纳莎的洗衣店里捶衣服。那个干瘪的老太太每天不多的娱乐之一就是戳着她的脊梁喊“你这个懒虫”。和其他遇见弃婴的父母一样,米纳莎把沙滩上拣到的小孩当成是吉鲁神赐给的礼物——对待礼物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它能为自己创造更大的价值,所以人鱼需要每天捶十个小时的衣服来报答从半岁开始每天喂给她的米汤。马其特最不缺的就是来来往往的水手,最洗不完的也就是那些来来往往水手身上脏臭的汗衫和头巾,有时候人鱼甚至希望船上做事的都是那些长蹄子的牛头人,那些暴脾气的带角脑袋身上衣服存留时间不超过五天,自然也不需要什么洗衣妇。
    但是日子还得继续。她只能在东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看看远方那些地平线上露出的桅杆,然后低下头叹叹气继续捶衣服。她恨米纳莎,她恨这个店,不过除了这个店她没地方去。她想上船,她想学那些独眼睛木腿的女海盗周游外海,可是没有船会要胳膊像柴棒一样的她。她不是人鱼,只是死鱼,注定了要呆在米纳莎老太婆的店里,和一叠叠洗得发白的汗衫头巾一起腐烂发霉。没人看得起她,除了那个每天泡在酒馆里的老水手。每次醉醺醺的从隔壁踉跄出来,他总是会喷着酒气大喊“人鱼,大海里来的人鱼”。而他只不过是一个脑袋坏掉的老醉鬼而已。
    不过她仍然执着的藏着那片布,那片小时候包过她的布,上面绣着一条人鱼。老太婆把不值钱的布扔给她要她当抹布,她从没有使过。
    有她的名字,她的生日的布,是不能被当作抹布的。
    但是她连死鱼都没得当。十岁生日那天她收到一件好礼物——打摆子。
    也许是吹了海边的夜风,也许是被码头棚区的黑蚊子叮到,总之,她在抖。
    那段记忆模糊了,她只记得被人像一堆柴禾一样扔到码头上,又被人像一堆垃圾一样拾起来扔到船舱里。有牛舔着她的脸,她在稻草堆上清醒过来,浑身是汗。她的身边是三海,她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光。
    船在向南航行,她的目的地是伊夫。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关注大作。怎么我看到人鱼这个词就想到一个可耻的电影呢。。真是太失态了。。哈哈
  • 看到和自己同名的小说,赶快来按爪~留个手印,嘿嘿~挺好看的~
  • 你……竟然会写这个类型的东西!!??
  • 文字不错,没有硬伤。只有一小部分细节待推敲。群众强烈要求更多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