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26

    人鱼-2 - [Tales of JLU]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361.html

    伊夫不是国家。
    伊夫没有国王。
    伊夫是自由之地。
    三句话刻在卡拉毕拉港的自由石上已经有600年了。600年前伊夫·卡拉波莱伊为吉鲁而死,也得到吉鲁的赐福:他的后裔不必受血刃之累,他的血脉在三海,他的厅堂在北方。卡拉波莱伊一族最后迁居北滩,濒临三海,以海上贸易为生,那些亦商亦盗的原住小家族也纷纷称服,结果就是伊夫同盟的诞生。伊夫·卡拉波莱伊生前是虔信、勇气和牺牲的象征,现如今以他名字命名的贸易同盟可就没那么纯洁。矮人王战争使大陆中部的无数家庭流离失所,在大量流民的催生之下无本万利的奴隶买卖很快得以抬头,身为自由贸易同盟的各家族自然也乐得借此机会让各自的钱包变得更鼓。大批的流民和遗弃民被整船整船的运到开米半岛当矿奴或是卖给多尤的兽人酋长,换回大笔的金银、钢铁和骨饰。这些财富让伊夫温情的自由外衣下更加肮脏,掌权的卡拉波莱伊家族对于此类贸易则睁一眼闭一眼。
    ——然而人鱼却不知道这些。
    所以当她和其他奴隶一样被推搡着赶出码头时,她看不到自由石上的字,只能看到阳光照耀下的一小块刺眼的反光。
    他们的手脚用粗绳捆绑,全身暴露在烈日下。带着咸味的海风舔着他们的伤口,催促着他们缓慢行走。鞭打声时而响起,伴随有呻吟或哀叹,还有老弱者昏倒扬起的尘烟。长队周围时有工人和扛口袋的伙计经过,但是没有人去看这些奴隶一眼,仿佛他们只是一列鸡鸭,或是待宰的肉猪。
    人鱼很感激一路上和她同栏的那头牛——由于惧怕传染病的流行,奴隶贩子是不会把生病的奴隶和其他奴隶关在一起的。自从那头牛被牵出去做成新鲜的牛排之后,人鱼就独享了那个小畜栏——牛粪的味道比起底舱污浊秽恶的空气来还是更让人舒服一些。但是下船以后从身边奴隶那里偷偷听来的故事也让她有些后怕——隔壁的畜栏里养的是猪,结果那个栏里的奴隶被猪吃掉了。
    那个奴隶给她讲这个故事时很害怕——大部分奴隶在和人说话时都是这个畏畏缩缩的样子,低垂着眼睛,驯服的样子。她在走路时吃了不少鞭子才明白,奴隶是不允许抬着头的,而她总是愤怒的瞪着那些手持鞭子的奴隶贩子——自从离开米纳莎那个阴暗压抑的小房子,她就再不打算低着头了。
    奴隶们被领到一块开阔的沙地,像挂干瘪的葡萄一样挤坐在一起。每过一阵就有一个奴隶商领着几个打手来,经过短暂的交谈之后,牵起一串奴隶离开。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汗流浃背被晒到头晕的她感到双手的粗绳有猛力在扯动。她笨拙的摇摇晃晃站起来,迎头便吃了一记耳光,随后就是一脚。
    “快点!”
    疼痛使她清醒,她赶忙踉跄着收住脚,咬着嘴唇盯着面前这个魁梧的男人。她的胳膊上又挨了一鞭,火辣辣的疼。
    她只是愤怒的盯着打手,随后又挨了狠狠的一鞭。令她惊异的是,这个满脸横肉的大块头男人眼里竟然流露出恐惧的神色。男人低下头,大声咒骂着转身走到队伍前面去了。
    她好惊讶。
    他们被牵着走到小巷里,小贩们举着各样的商品吆喝着,呼喊着,有些孩童跟在队伍身后,用菜叶和鸡蛋壳打他们,粘稠的液体挂在他们身上很快被太阳晒热,发出更加难闻的气味。最后奴隶们在一个平台上被展示出来,依照下面买主的指点摆出各种姿势,希望能赶快结束这场讽刺的、令人晕头转向的命运赌局。
    瘦小枯干的人鱼在奴隶堆里并不显眼,对她感兴趣的人并没有多少。最开始有一个胖子看上了她,但是最后似乎觉得她过于枯瘦,转而挑了她身边一个壮实些的女孩。又有一个珠光宝气的男人要她展开双臂挺起胸,最后摇摇头走了。两个看起来是姐妹的女人仔细问了她的岁数,又看了看她手上的茧,但是注意到她的眼睛时就急急忙忙慌慌张张的走了。太阳逐渐往西走,健壮的和岁数比较小的奴隶都被挑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她和几个咳嗽不停的老头子还在平台上呆着。她忽然很难过她为什么这样瘦这样看起来没力气,其实她捶起衣服来还是很有劲的。奴隶总是要被卖出去的,她宁愿长得壮实一些以让人赶快把她领走。
    就在太阳快沉时她注意到集市的阴凉处有两个穿长袍带兜帽的人。看不到这两个人的表情,他们站在那里有两三个小时了,一直都没有什么动作。他们动了,而且向着叫卖奴隶的平台走来。她默不做声地盯着这两个陌生人。两个人都高瘦,稍高的有六尺四寸,矮一些的六尺左右,都穿着黑泡子,在夕阳的
    辉映下闪出血色的光泽。高个子走到台前站定,伸出右手指着她说:
    “她叫什么名字”
    那手干瘦无比,不过皮肤白皙,还算光滑。她看着那手,鼓起勇气想要说话,可是马上吃了一鞭子。奴隶商腆着笑脸拱手迎上来想要说话。
    “让她说”
    她感觉她的嘴突然不属于自己的了。一天的干渴让她嗓子嘶哑,很难说出话来,但是她听到流利的北马其特腔的吉鲁语从嘴里冒出来:
    “我叫人鱼。我是人鱼,不是死鱼,我是人鱼!”
    高个子褪下兜帽,露出两只精灵的长耳和一双放着光的眼睛,那眼睛的中央不是红色、兰色、绿色或黑色的瞳仁,而是晶莹剔透,活象两颗镶在眼眶里的钻石。太阳完全沉到地平线以下,只剩下远处海上几缕闪动波澜。她听见高个子向商人说:
    “她我要了。晶瞳永远属于科代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

    评论

  • 晶瞳?晶瞳终于出现了么?
  • 我小时候看过高桥留美子的《人鱼传说》,老残忍的。。不晓得你的将怎样进行。还会出现劈两半流血的情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