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27

    人鱼-3 - [Tales of JLU]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360.html

    人鱼弄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奴隶有自己的小房间住,有干净的袍子穿,每天有好饭好菜,最重要的是,什么都不用做。
    她很害怕,也不敢问。自从被黑衣服的人从奴隶市场领走以后,她就一直被安置在一个小阁楼里,屋子还算干净,楼下是家店铺。她不识字,也就不知道店的招牌上写的是什么,不过她被带上楼的时候看见了很多奇怪的东西。货架上有许多头骨,还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爪子和翅膀,再有就是厚厚的书,一本又一本,高高的摞起来或是整齐的摆在书架上,脊背上画着泛着光彩的符号。空气里有一种奇怪的香味,这种香味在阁楼里都能闻得到,是一种类似药材混合在一起的酸酸味道,不过还不至于招人反感。
    她就被安置在这个小阁楼里,有黑衣服的人进来把食物、饮品和洗漱用的清水放在门口,却当她空气一般看都不看上一眼。她怀着有一天算一天的心思吃喝洗漱,却在清水里看到她的脸,瘦削而蜡黄。
    而且,眼睛也如钻石一般晶莹剔透。
    她现在开始能理解她身边那些奴隶害怕的情绪和那个打手的畏缩了,连她自己都害怕看到这双眼睛,不过她强迫自己直视水里的她。水里的她摇晃着模糊,最后只剩下那两点闪光,再次平静时,她发现那里面是那个精灵的脸。
    高个子褪下兜帽,露出两只精灵的长耳和一双放着光的眼睛,那眼睛的中央不是红色、兰色、绿色或黑色的瞳仁,而是晶莹剔透,活象两颗镶在眼眶里的钻石。
    高个子在盯着她。
    她感觉有些晕眩,险些弄翻了水盆。水盆里的脸再次被涟漪打破,摇晃着不再形成形状,成了细碎的一团。
    她跌坐在床上,闭上眼睛,却还能看到那双晶莹的眼睛盯着她。她反而没有先前那么害怕,因为她想起那个人临走时说的话:
    晶瞳永远属于科代斯
    她不知道科代斯是谁,但是她想应该不会害她。
    她就在这里被关了七天,外面亮起来的时候她醒,暗下去的时候她睡。每天不用再喝米汤,又不用做繁重劳动,她的面颊逐渐丰满了起来,头发不再那样枯干无光,脸色也好了许多。黑衣服的人依然不理她,她也乐得不理那黑衣人。她一天之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看着天花板。她老觉得倾斜的天花板上有双眼睛在注视着她,并且放着晶莹的光。
    在第八天的早晨她再次看到了那两位。进来时他们没有戴兜帽,精灵面无表情,矮个子咧着嘴对她笑。她头一次看到那矮个子的脸,他有滴溜乱转的红眼睛和尖尖的牙,身上散发着一股硫磺味,而且袍子下总有什么东西在甩来甩去。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走。”
    “去哪里?”
    精灵没有回答她。她疑惑的看着红眼睛的人,那人征求意见似的看看身边的同伴,然后一字一句的念出那个词:
    “佛林兰格。”
    上午时分两个黑衣人领着她再次回到码头。她又看到那个贩卖奴隶的平台和她被像土豆一样堆着的沙地,不禁打了个寒颤。但是现在她穿着灰布袍子,像领着她的两个人一样低着头,戴着兜帽,看起来像个隐修的小师傅。没有人看得出她曾是个奴隶。
    伊夫确实是自由之地,你可以从奴隶自由的变成公民,也可以从公民自由的变成奴隶。
    他们上了一艘轻快的小帆船。上船时船长对着她傻笑,毛孔里贪婪满足的味道。这味道她在马其特的码头边经常见,从那些得手的小毛贼和那些出卖皮肉后的妓女身上,都嗅得出这样的气息。甲板上已经有好几个穿着灰布袍子的小孩,一样低着头戴着兜帽,不过透过粗布,她能感到那些孩子好奇的眼神。这种眼神是与那些叫她死鱼的坏小子们的眼神不同的。
    她靠着一盘缆索坐下来,两只手抱着膝盖。这些日子以来她已习惯了沉默和独处,所以有人摇晃她的衣襟时,她吓了一大跳。她抬起头,看到一个头发和她一样乱蓬蓬的小男孩正眯着眼睛对她笑:“我叫荷马,八岁了,你叫什么?”
    她费了好长时间才在脑海中捕捉到她想要说的词。“人……人鱼,十岁。”
    我是人鱼,不是死鱼。
    我是人鱼,不是死鱼。
    “我是人鱼,不是死鱼。”她抬起脸热诚的对小男孩说。小男孩惊愕的看着她,不知该怎样回答。
    “厄……这个当然。有人叫你死鱼吗?这样叫是很难听的,我爸爸说过不应该随便叫别人难听的名字,我……”
    她热切的盯着小男孩的眼睛,小男孩一开始清澈的看着他,后来害怕的撤开目光。
    “你是人鱼,不是死鱼。”他嗫嚅道。
    在启航的第一天里她认识了几个其他的小孩,胖亨利,史黛拉,还有那个很有喜剧感的小兽人阿波,都是荷马领她认识的。黑衣人没有阻止他们相互之间说笑玩闹,事实上他们很难见到,都是一些目光涣散的兽人给他们送吃送喝。他们被集体安置在一个大房间里,按照床铺分成几个格子,他们可以在里面玩耍,但是不被允许上甲板。
    人鱼觉得荷马是一个有魔力的小孩,他可以很快的跟一个从前都没有说过话的小孩打上交道,而她就不行。她没有和人说话的意识,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发呆,只有荷马叫她催促她说话时才答上一两句。
    但是她看荷马玩闹时,脸上会浮现一种难以察觉的微笑,这微笑甚至连她自己都感觉不到。她在马其特岛上活了十年也没有过朋友。
    不知道荷马算不算她的朋友。
    在航行中她感觉到船颠簸得越发厉害了,风浪好大,海水有几次都灌进了内舱。那个小兽人一天中的大半时间在守着杂物桶呕吐,其他人的景况也好不到哪去。海暴,荷马说他听到甲板上的老水手这样说。人鱼不知道那是什么,她只听马其特酒馆里的水手嘀咕说,比起海暴,罗吉斯神的鞭刑都要来得好受些。
    后来她就迷迷糊糊堆坐在角落里。她想着那头舔醒她的牛,想起戳她脊梁的米纳莎老太太。她并没有什么可回忆的,除了那些……她感觉一轻,发觉自己被提在半空中。她被一个兽人提着走上甲板,另外几个兽人提着其他的孩子跟在后面。空中都是水,弥漫着咸和恐惧的味道。
    她和其他孩子一样,被扔在一个溢水的船槽周围,头发湿搭搭的披下来。她看见她对面是荷马,仍然清澈的看着她,但是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兽人按着她的头,她看见水里破碎的自己。她的鼻尖触到水面,然后是睫毛,耳朵,发根,最后尽没。
    她看到黑色的槽底,大滴的雨点有力的打进水里,激起连串的水泡,有晶莹的光泽。世界在旋转,她的眼睛发黑,手无意识的挥舞,然后无力的下垂。她感到自己在裂开,发光,有东西从她的脊背涌动出来,发散向四方,甚至把水分蒸干。最后她困倦,沉沉的睡去。
    当她醒来时她仰面朝着天空,天空依然阴霾但已经没有了雷暴。她身下是湿润的,有汗也有海水。她无力抬起头,只能虚弱的环视。她看见荷马的头浸在船槽里,身体软绵绵的吊在边沿。她看到黑色的靴子停在头侧,一个毫无感情的声音对她说:
    “科诺的宠儿平息了波涛,晶瞳永远属于科代斯。”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发生了什么事情?这群孩子中只有我活下来了?等着看下面的,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