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28

    人鱼-4 - [Tales of JLU]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359.html

    人鱼呆呆的看着水手们把软绵绵的荷马和其他小孩扔进海里。无血色的尸体激起水花,发出沉闷的声音,消失,不留一点痕迹。
    吉鲁神保佑,有水手嘀咕。
    有人低着头用眼睛瞟他,有人小声交谈,有人叹气。他们在谈论她,她知道。她闭上眼睛,试图不去想这件事。
    我活着,他们死了。
    我活着,他死了。
    我活着。
    她默默的点点头,仿佛要为这件事情做一个判断,下一个定论。
    我活着。
    后来她才知道,那是成为安洛塔(一般被人叫成黑高塔)学徒的必经步骤。黑衣法师们在各地搜集有魔法天分的小孩,然后带到三海中的伯切利旋涡去。天分不足的小孩被浸死,只有有能力平息海暴的孩子才能活着回来。所以,和其他法师塔不同,人们乐于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卡恩塔和希利法塔里去,但是黑高塔的法师们找上门时,他们更多是把孩子藏起来——虽然大多数时候都不会成功。
    当她知道这些时她已经成了斯凯老爷的学徒了,她学东西很快,斯凯老爷说她是科诺神的宠儿。科诺是三位一体的神,科代斯、那努法和欧斯拜尔掌管着世间所有的知识和奥秘,在吉鲁神的旨意下把智慧赐予虻蚁一般的世间众生,让他们走出混沌,懂得观察星象、赞颂生活、摆弄各种工具。她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学习科诺赐予的知识,去发现世界无穷无尽的神奇,所以她该成为一个勤奋的学徒。
    斯凯老爷每次说到这里都要吐出嘴里咬着的象牙烟斗,从宽大的鼻孔喷出两道紫色的雾气。斯凯老爷是一个熊地精,壮实得像堵墙,走起路来好象一座移动的小土山。学会识字以后人鱼跑去图书馆查过,书上说熊地精是野蛮的尚武生物,骨子里流着好斗的血液,天生就具有狡猾的战术智慧,可是人鱼却丝毫不觉得斯凯老爷是这样的人。比起马刀和连枷,斯凯老爷更愿意摆弄那些和他的身体不成比例的各种形状的烧瓶——炼金术是为了让人们更好的生活,用开米斯提神的隽语来说,要曲颈瓶,不要血刃。而且他说话很温和,和你说话时眼中流露出一种安静,虽然他的尖牙露在嘴外边,粗壮的手臂轻易就能捏碎人鱼的脑袋。
    即便这样,选择师范时,她还是走到这个熊地精面前谦卑的拜倒在地。斯凯老爷要算是黑高塔里最不可怕的人了。开米斯提的温情本来就是科代斯所不屑的,所以在尊奉科代斯的黑高塔里,追随算者玛斯和疯子菲兹卡的学徒要比追随熔炼之星的多得多。那些无聊的算者恨不得计算出吉鲁大陆上每粒沙子的位置,疯子们每天张望着天期盼着星星会从天穹顶掉下来,他们用不着配出炽火胶来产生燃烧,一颗火球足以解决一切问题。
    所以人鱼选择了炼金术。每个学徒在入门时都要让监者为她占卜,观看她高塔中的命运。每个法师塔都有一名预言师监者,专门监督学徒、法师和选民的位阶晋升,黑高塔的监者是一个穿深绿色天鹅绒袍子的老太太,眉毛几乎挡住眼睛的全部,人人都叫她尊长别佳。别佳盯着烟雾缭绕的水晶球看了许久,最后掏出一把精金的匕首,在她食指上划了一小道。人鱼的血滴进了药炉,发出咝咝的响声。老太太挑起眉毛对她说:
    “你,是人鱼?”
    她点点头。老太太抬起干瘪的手,把一个鼻烟壶凑到唇前,深吸了一口气后吐出一个优雅的发音:
    Mermaidisherra
    莫美蒂什埃拉,她笨拙的跟着念。老太太眼睛盯着水晶球,自言自语一般念道:
    人鱼在海里。
    人鱼在海里。她跟着默念。
    “所以人鱼不能在陆上。人鱼受到血的启迪,付出血,得到血,回到家。”
    “但是”,老太太的目光仿佛拨开了长眉毛,直刺向她,“晶瞳永远属于科代斯,你的命终归吾主。”
    老太太仿佛睡着了一般颔首不再说话。人鱼弯着腰谦卑的倒退出去,不过心中多了那么点儿热望。
    也许,她真的是一条困在陆上的人鱼。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
  • 顶三楼的口牙~群众要求限制级情节~~~~现在在团里要跑出限制级清洁好难哦~真滴好难T_T
  • 原来真的在写小说呀.嗯.
  • 楼上的,你急切盼望的限制级情节很快会有楼上的楼上,荷马在后来的小说里还会出现的
  • 魔法天赋不足那怎么能成为吟游诗人..至于后半句...喵的我强烈要求限制情节啊!木有限制情节不吸引人呀.../me 不介意成为种马--
  • 荷马就这样被干掉了?我还以为他会因为魔法天赋不足而成为吟游诗人一类的。。。又或者因为小伙长得帅,能跟人扒光衣服蒙了眼睛战一战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