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31

    人鱼-5 - [Tales of JLU]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356.html

    人鱼现在真的像一条人鱼了。
    在黑高塔的四年里,她不仅仅学会了如何摆弄烧瓶、如何配制溶剂,还学会了如何当一个学徒,如何当一位女士。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在发育。
    倘若四年前那个摇头离开的珠宝商人再看到她,他一定会为自己当时的选择感到后悔。她已经长到五尺高,由于连年在黑高塔中生活,她的皮肤像溪北谷地那些雪精灵一样白皙,但是又在青春的脉动下显现出十足的活力。她似乎每天都在长,暗红的袍子已经难以掩住身体的优美弧线,她的袍角缀着波浪式的花边,行走起来浪花翻腾,就像从贝壳里面走出来的一般。她的头发是鲜艳的绛红色,配上黑色的珊瑚发饰,在混合着死亡和恐惧气息的黑色调背景前,好象灰堆中未燃尽的火炭一样醒目。尽管她低着头穿行于黑高塔狭窄而有压迫感的门廊间时充满内敛和谦卑,却仍然有那么多的目光毫不掩饰的赤裸裸的注视着她。“好象我年轻时。”长者之女阿依达总会这样称赞她。岁月的侵蚀虽然让她脸上多了几道细细的皱纹,却仍然无法夺去她的全部美貌。而每当她这样和人鱼做对比时,人鱼就能感受到她背后那些如针刺一般的眼神。那些眼神如同嚎兽的背鳞,让她如芒在肩。
    她必须总是谦卑,一直谦卑,但是这样的谦卑在某些人眼里就是一种莫大的讽刺。黑高塔里的每一个学徒都是从死亡走过来的,或者说,他们跨进黑高塔的那一步都踩着他人的尸骨。那些不够有天分的小孩死了,而他们顺利的活下来,所以,他们互相轻视。
    他们互相轻视。
    他们里有些是晶瞳,有些不是。黑高塔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晶瞳是科代斯的象征,是黑袍神的赏赐,拥有晶瞳就拥有更敏锐的观察力,更迅捷的反应以及更高的识记能力,所以那些晶瞳常常不用费多大力就能排在师范们手中名册的前列。而那些红色的、黑色的、绿色的和兰色的瞳孔们,他们要花费多的多的日日夜夜去记背那些法材的特性以及长得令人发指的锢灵口印。所以,即便是在掌灯点烛而取得了和晶瞳们平起平坐的成绩之后,那些不同颜色的眼睛中也总是燃烧着仇恨的怒火。对于那些天资聪颖的水晶眼泡来说,他们的娱乐之一也是嘲笑那些没用的暗眼睛。但是人鱼不想参与这些,一点不想。
    因为她总是想起从前那场可怖的北马其特热疟疾。如筛子般抖动的身体,含混不清的呓语,如矮人大锤般砸向她的交谈的低声,几乎要爆开的头颅,烧得发酥的骨头,还有那头牛温热的舌头。她的眼睛是发光,但是那绝对不是一种赏赐,而是类似折磨之后抛出来的一种残酷的补偿。所以她选择垂着眼帘,仿佛自己是一个暗瞳。
    其结果就是两方都把矛头指向这个不自量力的所谓“美人鱼”。
    在第五年,他们将要开始真正的法术学习。这将决定学徒们的未来——能够施法的人将成为法师,不会施法的充其量只能当个助手,去管理仓库,或是在某个时候被处理掉。潮货,他们这样叫这类人。法术是很难学习的,不然每个人就都能当法师了。一个正确的施法包括物印、口印和身印,只有正确的物媒、正确的吟诵和正确的动作才打通能量的连结,而极为细小的谬误,都可能引起法术的反噬。人鱼见过一个这样的可怜鬼,他因为念错了一个音节而被自己召唤出来的恶魔犬吃得只剩几节骨头,他的老师则在一旁一本正经的向其他学生现场解说认真准备法术的重要性。
    所以人鱼认真的学习着。硫磺末的取量要在0号瓶的一指水平,若想让火焰出现在五尺前,手要齐平张开,手势要上扬10度,在第二个音节重音要从高置音转到后转音,并且伴有微弱的鼻鸣。她一遍又一遍的练习,但是似乎总不得要领。教习法术初级的那个鹰鼻子老头也是晶瞳,和所有信奉玛斯的人一样他要求一切都绝对精确,每当人鱼姿势有偏差时他的眼缝里就会暴出慑人的光。他会直直的将她从上到下扫了一遍又一遍,同时凶狠的说:
    “你知道,燃烧之手的别名就是烧猪手。”
    然后她身后会有窃笑。她竭力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她那双白皙细长的手上,努力张开手指,在跳动的烛光下映出一只飞翔的鸟。
    不知这双手成了烧猪手会是什么样子。
    她也有问过斯凯老爷有关鹰鼻子老头的事。熊地精笑笑没说什么。熊地精的寿命通常都很短,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死在战场上。斯凯老爷五十几岁了,打从堕落圣者博达掌权那会儿就在黑高塔里呆着,这四年里衰老很快。斯凯老爷说她担心的不应该是鹰鼻子老头这种人,而应该是黑高塔里那些更危险的人。开米斯提的学徒都是温厚善良的炼金者,算者玛斯的学徒每天都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那几个数字就是他们人生的最爱,但是疯子菲兹卡的学徒随时都有可能闹出事来。而那些赤裸裸的注视着她的眼睛,有很多就属于菲兹卡的信徒。
    她足够大了,已经到了谈情说爱的年龄。长者之女早就警告过她说她已经不再只是个女孩,因为她在她袍子上发现了更为暗红的东西。长者之女说这话时表情严肃,她还告诫人鱼要小心那些以各种理由靠近她的男人。她木然的倾听,点头,举手,起誓,她的心里却有一个模糊的影子。那个小男孩,微笑着向前倾,手指指向远处。
    而远处,是一双充满欲望的晶莹眼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

    评论

  • 写的很含蓄……嗯~后面的限制级情节也请写的如此含蓄唯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