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04

    人鱼-6 - [Tales of JLU]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349.html

    首先开始追求人鱼的是玛斯的一个学徒。那个人是晶瞳,很有魔法天分,在大家都还没弄明白蜡烛油该取多少的时候已经能用舞光术在实验室里变一个心形给她看。她的心砰砰的跳,但是仍然强迫自己装出一副女士的样子。她强装镇定,若无其事的继续取蜡烛油而不去看那个人的表情。黑高塔里没有清白的人,她对自己说。
    她对黑高塔里的人一直有本能一样的排斥,连她自己也算在内。她一直觉得那几个被浸死的孩子是她害死的。她也曾想过黑高塔里到底有没有没杀过人的人。她问过斯凯老爷他是如何进到黑高塔的。熊地精露出尴尬的神色,特有的扁鼻子上沁出汗珠。最后斯凯老爷也没有给她讲,只是说那很残酷。她起夜的时候听质材室的守夜人闲聊说,斯凯老爷被半身人抓住要送到罗吉斯的苦难神庙里献祭,他扭断了四个小矮个子的脖颈,最后逃到黑高塔里来。从那以后她就认定黑高塔里没有没沾过血的好人了。
    后来偷偷追求她的人就多起来。科代斯神对于爱情深恶痛绝,他认为爱情只是在浪费实验和研究的时间,所以黑高塔里没人敢公开高调的谈情说爱,但是追求与被追求仍然在继续着。并不是每个有天分的孩子都拥有同等的美貌,人鱼很轻易的成为了法术基础课上收到小纸条和小信封最多的女生,也很轻易的成为了最孤立的女生——没有一个女生愿意与人鱼说话或同行。她觉得无所谓,虽然科诺三神商定法师在高塔内不可互残,但哀嚎总时有时无的回荡在那些狭窄的门廊中。对于那些毫不掩饰自己恶望的人们,还是小心谨慎更有好处一些。
    但是那些疯狂的追求者和刻薄的旁观者之中,有一个人是给她感觉不同的。阿米哈早她三年入塔,追随疯子菲兹卡,师从星落大师斯塔格。虽然只有十七岁,阿米哈的头发却是灰白的。虽然他并不是晶瞳,双眼却不同寻常的炯炯有神。抛去他追随的那个天杀的湮灭·菲兹卡不提,即便是在开米斯提的信徒中,阿米哈的礼节也算是无可挑剔的。每次见面时他从容不迫的吻她的手,不卑不亢的抖袖行礼,全然不似那些神魂颠倒的痴情傻瓜。最起码,她不觉得讨厌他,所以阿米哈邀请她作为诡辩课上的伙伴时,她没有拒绝。
    拥有魔法天赋的人大多不善言谈,诡辩很自然的成为大部分学生厌恶的课程。在大多数学生看来,诡辩课的老师活象个茨莱文低级小酒馆里插科打诨的吟游歌手,所以分组讨论的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在痛骂老师身体的各个部位。阿米哈和人鱼在各种高雅的尖酸话之间常会讨论一些严肃的话题,例如时间和生命。在第五次课,他们谈起回忆来。阿米哈说起他小时候偷苹果的趣事,人鱼说她也有一段很怀念的时光,只不过很短暂,也很模糊。阿米哈直起身,现出感兴趣的神色来。
    “嗨,我有个主意!知道藏贮之间吗?”
    她点点头,指指脚下。藏贮之间有很多个,在法师生活的塔层之下,由黑法师通过次元联结贯通到上层,里面存有各种各样的法术物品。阿米哈把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故做神秘的说:
    “我知道一个藏贮之间,里面有可以让人重返回忆的东西。”
    她不由自主的抬起头,眼中放出希望的神采。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忘不了记忆里那个清晰的画面。在那之前,在那之后,她都从来没有理解过什么是快乐。
    而那一刻心里的感觉,也许就是所谓的“快乐”吧。
    所以她就在猫头鹰上枝的时候跟着阿米哈来到一面镜子前,听着他念了一句什么然后就跨了进去,牵着她的手,掌心略有一点潮湿。她以前也进过藏贮之间,但是都是跟着斯凯老爷。藏贮之间的钥匙都掌握在师范手里,而师范是不允许学徒单独进入藏贮之间的。她很奇怪他是怎么搞到钥匙的,但是她没有问,因为她心底里确实向往着能回到那段时光,就像小孩子巴望着货郎手里的糖果。
    她闭着眼睛朝镜子走去。她感觉她的额头碰到镜面,凉凉的,像是触到了水面一般。然后浑身都在抖动。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到处是落满灰尘物件的小房间里。厚重的棉绒窗帘阻拦着光线,让这个房间看起来幽暗和狭窄,阿米哈就站在房间中央,面前是一个盆状的东西。她听见阿米哈说:
    “把手按在这上面。”
    她壮着胆子伸出手去,阿米哈又念着什么,她看见盆底发出光来。有一双枯瘦的手纂住她,她恐惧的闭上眼睛,好像打个冷战,然后她感觉有人在摇她的衣襟……
    她抬起头,看到一个头发和她一样乱蓬蓬的小男孩正眯着眼睛对她笑:“我叫荷马,八岁了,你叫什么?”
    她真正的惊讶了。
    她费了好长时间才在脑海中捕捉到她想要说的词。“人……人鱼,十四岁。”
    “我是人鱼,不是死鱼。”她抬起脸热诚的对小男孩说。小男孩惊愕的看着她,不知该怎样回答。
    “厄……这个当然。有人叫你死鱼吗?这样叫是很难听的,我爸爸说过不应该随便叫别人难听的名字,我……”
    她热切的盯着小男孩的眼睛,小男孩一开始清澈的看着他,后来变得凶狠。
    “你是死鱼,不是人鱼。”他咬牙切齿道。
    然后她脑后一痛,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忽然之间 2006-08-04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