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07

    人鱼-7 - [Tales of JLU]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344.html

    当人鱼和其他奴隶一样被推搡着赶出码头时,她看不到自由石上的字,只能看到阳光照耀下的一小块刺眼的反光。
    她的手脚用粗绳捆绑,全身暴露在烈日下。带着咸味的海风舔着她的伤口,催促着她缓慢行走。鞭打声时而响起,伴随有呻吟或哀叹,还有老弱者昏倒扬起的尘烟。
    不,不是这样。
    她费力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午后的强光直射过来,晃得她眼睛刺痛,几乎看不见东西。“醒了?”熟悉的男声对她说。她本能的想爬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捆得紧紧的,于是扭过头去,发现阿米哈正放下厚布窗帘,屋子里重新变得昏暗。
    “起来吧,懒虫!”
    忽然的黑暗和忽然的强光一样让她一时难以视物,她只能感到有一只手在肆意的触摸她的脸。那只手最后抓住她的脖颈,男人的握力让她剧烈的咳嗽起来。她恐慌的睁大眼睛,试图看清这昏暗,却只见到一张扭曲的面孔塞满她的视野,眼神充满狂乱和欲火。
    “该醒醒了,小懒虫儿!”
    她的头被猛力的掼向地面,本已涨痛的头变得更加刺痛,使她忍不住呻吟起来。这声呻吟换回了周围的几声冷笑和兴奋的喘息。阿米哈从她身边站起来,踢踢她的肋骨说:“放轻松点,没那么可怕的。”
    “哪个女人都会有这一天。”
    这句话得到了一阵怪笑作为回应。而她似乎明白了他想要干什么。阿米哈抽出一只匕首,划开她袍子的前襟,露出白皙的胸脯,那神色仿佛在解剖一只鱼。“谁有兴趣?”他懒洋洋的问道。
    “五个菲林。”有人低声喊。
    “十个。”
    “二十。”
    “三十五……不,四十。”
    “别笑了,看这胸脯,看这脸蛋……而且是亮眼睛。你们谁上过亮眼睛?”阿米哈别过脸去。她发现屋子的尽头站着几个黑袍子的学徒,看不清他们的脸,不过粗重的喘息和狂热的眼神可以说明一切。
    “这样吧,一百个菲林,一口价,我第一个来。”
    “一百个菲林,不过要我先来。”阿米哈咬着牙转过头来,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然后他仿佛赶苍蝇一般挥挥手,那群学徒低声嘀咕了几句,就全部消失在墙壁里。“我帮你重返回忆,你得付给我报酬。”他自言自语的说,然后剥开已经被割裂的红袍。
    “现在,就只剩我们俩了……”
    她恐惧的扭动,可是被狠狠打了个耳光。她的右脸高高肿起,左肩裸露在外面,被他的手捏抓起五道红印。他的嘴唇贴在她的脸颊,然后摸索着吻到她的耳垂,可是她没有任何感觉,只有无比的厌恶。她想要用手推开他,却挣不开那皮绳。那绳子仿佛有灵性一般,扭转翻动着捆得更紧,却不至于勒伤她。她努力用捆绑的双手敲打他的后背,却无法阻止他把左手伸进袍中,羞愤终于使泪水奔涌下来。“信!”男人吐出一个字,她双脚的皮绳突然绷直,撑开了她的双腿。男人粗砺的手指在她身上游走,刺痛她的皮肤,最后……
    “不……”她尖叫着。她的眼睛开始发光,从弱变强,晶莹耀眼,她面前的男人露出惊恐的表情。她感到自己在裂开,发光,有东西从她的脊背涌动,穿过她的肺,她的肋骨,她的肩膀,她的手臂,最后在她的掌心聚集。原本柔韧结实的魔绳像枯藤一样焦落,她的手指像鸡爪一样痉挛,比出各种复杂的手势。
    Misssshirakaaliemissiu Sssssssssssiterrapul Mana !
    细碎的能量在空气中凝结,最后形成一个梭形,穿过了阿米哈惊恐的左眼,炸开,烧焦了他的大半个头。她倚着窗台站起来,满身血污的面对着那些因巨响闯入的黑袍学徒,活像传说中那个怒斥恶神加基的精灵圣女西米娜。
    “晶瞳永远属于科代斯。”她宣判一般的念诵着。她拨开帘子,身下是几十尺的塔身和百余尺的悬崖峭壁。海风吹拂着她的脸,拨弄着她的头发,仿佛母亲爱抚着女儿。她看着脚下的浪花和乱石微笑,仿佛看着她的姐妹和兄弟。
    她跳了下去。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为啥是在获得能力之后跳崖,而不是虐死那些可恶的人呢?要是我的话,一定狞笑着拧掉他们的头,这是伤害我的代价!不过不要就这样结束啊~舍不得啊~我还想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