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09

    有关名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341.html

    最近我链接下面的描述经常变。
    一开始我是脑袋大脖子粗的solmyr俨然文学青年,后来变成脑袋大脖子粗的文学青年solmyr,再后来变成人人都爱的文学青年小s。在有些人那里我是1/2的光系S,有些人那里我是小团体·索,有些地方我是始作俑者,有些地方我是委琐的胖子,有些地方我甚至只剩三个数字——536,但是大多数地方我只是六个字母solmyr,genie in melancholy。
    在某个人那里我不再是才华横溢的文学才子某某同志,那些华丽的赞美变成了简单的genie in melancholy。那是对的,我本来就不是什么牛逼的人物,我只是一个废柴,一个掌握不了自己命运的傻逼,愁闷的灯神索姆拉。
    曾经有人每天追着我屁股后面叫我索拉姆,她觉得狠有趣,我提醒过她注意我的名字,可是依然故我。在女人家,女人不仅每天叫着索姆拉,还强逼着女人的妈叫我索,所幸女人的爸每天坚持不懈的叫我小董,可是后来女人的妈发来短信问候时,依然说“女儿交给你我放心,拉索儿!”
    其实我以前并不叫索。
    和Lp.1st互道farewell时,我说,明天,明天我要改名字。
    要改成什么?愿先闻之。
    solmyr。
    事情仿佛发生在昨天。
    刚才看到一句话,“其实我们都老大不小了,做事情前要各种考虑的,一意孤行并不总是褒义词~”
    我说你妈了个逼你一双拖鞋知道个六,你了解怎么回事吗,不知道你就憋回去别说没人把你当哑巴。
    最近脾气狠不好。
    呆在家里唯一的理由就是14号齐回来。齐变了狠多,被女人闹得够戗,不过,我总要亲见一下才能相信那女人到底多少斤两,值不值得跟我最好的哥们。如果没有这个,从大连归家的三天之内,早已火车回长春。
    而且我狠想皮特。
    皮特总不相信我狠想他。因为和皮特在一起我总是强势的那一方,皮特总是好脾气的陪着笑站在一旁听我教训。皮特有许多事情都背着我没跟我讲,但是我知道皮特现在需要兄弟在身旁。
    不为别的,就为我在爷爷奶奶面前痛哭时慢慢抚摸我的那双手。
    我现在想吃肉饼,想吃狗肉,想吃米线,想吃菜团子。
    我现在想喝醉,想挨个的教育人,想半夜里脑袋上套个耳机嚎龙卷风。
    可是我什么也不能做,我要按时睡觉按时起床掐空写BLOG发个短信都得捂个屏幕。
    因为我不光叫索姆拉,我TMD还有小名还有大名,而且我有一个喜欢管东管西的妈。
    没有办法,人格是切裂的,在家只能夹着尾巴当一个上午博弈论下午经济学的无业盲流。
    我想我女人。只有在学校,在我女人身边我才能当一个人人都爱的文学小青年。
    我是猫,但我已经不再爱吃鱼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

    评论

  • 人人都爱的文学青年小s^^ …………缪“的”
  • 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