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12

    官样文章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335.html

    今天去爷爷家,利用手机停机&远离电脑的一下午时间阅读了某小说,其名为《机关滋味》。由于老姑夫现在在机关工作,在爷爷家可以发现诸多的此类“官场小说”(老姑家和爷爷家住在一起),我出于无聊,每次去都抓起一本此类小说,一下午正好解决。此类小说阅读不需要动用任何脑细胞,纯属打发时间,看的多了,也就摸出些套路来。
    官场小说大多写于九十年代中期,主要背景为市一级的党政机关,通过描写官场上人情世故和男女关系来组织枯燥情节,骗口活命饭吃。官场小说的主人公大多是雄性,或为初入官场的大学生,或是新近升迁的农转非,在小说平淡琐碎如流水帐般的机关生活描述中谋个小主任或是小科长之类的职务,顺带勾搭或被勾搭几个或风骚或矜持的女人,完成自己庸俗的人生目标。总结起来此类小说的主人公有两种命运,其一是被上下折腾后终于得志,当了个芝麻小官;其二是被上下折腾后损兵折将,最后垂头丧气的退出官场。总之共同点是从头到尾被上下折腾。官场小说里的所有人都秉承一个观点,就是为官至上论,不管你是什么学历,不管你是什么材料,通通的只有当官一条正路,其他的都是扯淡。副科,正科,副处,正处,副局,正局,副部所有人都被划成以上等级(再高的等级基本就涉及不到了……官场小说不是解密文学),人和人之间没有亲情,没有友情,没有爱情,只有赤裸裸的利用和依赖关系。雄性的男主人公被各种雌性纠缠,一共有两种原因:要不就是没来由的跟天下男人都死光了一样,雌的发疯一样跟着雄的,要不就是雌的想要生活的好些抱着夫贵妻荣的思想死咬着雄的不放。理所当然的,此类小说中没有什么女主角,就是一个在官场混的机关小把戏组织完所有的情节。在有的小说里作者会自以为是的妄图通过人物剧情的交织来“描绘官场对于人性的摧残”,其结果只是小说如豆腐块般七零八落,四分五裂。对于性的描写,官场小说的作者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昭然若揭,由于自身经历的缺乏,他们一方面想表现出那些所谓“高官”、“贪官”的荒淫,一方面对于具体的描写讳莫如深(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审核机制的阉割),看似厌恶实则无策的称其为“那档子事”然后匆匆的带过。
    官场小说的作者是可怜的,他们甚至还不如那些用身体写作的女作家来得坦诚;官场小说的作者是可恨的,他们抱着批判现实的调子拿起笔,创作出来的却是苍白无力的流水帐;官场小说的作者也是可悲的,他们塑造了一个毫无真情庸俗无比的世界,如一面镜子一样反射出自己的恶俗灵魂。但是,官场小说在某一时期的风行也反映出那一时期的社会风气和人们的价值取向。我们不难猜出官场小说所描述的时期:那个时期学生刚闹完事,大哥大乃至BP机都是不得了的奢侈品,机关干部人人艳羡,官商勾结的事例比比皆是。无庸质疑,90年代初正是国家改革的阻力期,双轨制、经济过热、通货膨胀、矛盾激化,名权利三分的社会分层标准由权向利倾斜,权和利正处于胶着状态。这个时期权力寻租尤为严重,没有权力的保护伞,商人要想立足以及行商简直是难上加难,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讲,为官都是具有最大获利期望的职业。正因为此,千万蝼蚁般的人们才会舍身忘我的汇聚到机关这个大机器中,通过各种或正统或不正统的渠道奋力往上爬,虽然成功者是少数,但百姓口中那些有关高官各种享乐的传闻足以使碌碌无为的小职员们为之兴奋和癫狂。认同,是官场小说流行的最大推动力之一。
    当然我们没必要拒斥、鄙视或否定官场小说(虽然我个人是这样的)。一种小说题材的流行是一个文化现象,它的存在必定与它所处的时代和它的读者群有关。世界上既然有光明,就一定有黑暗的存在,有个性的人没必要因为自己的个性,就抹杀那些庸碌者存在的价值。此类小说虽然除了打发时间,唯一的用途就是当厕纸,但是从社会学的角度看还是有一定批判意义和价值的。仔细推断的话,那些官场小说里所描写的人物所代表的群体,如果成功了,应该现在就把持着省市一级的位置,换句话说他们现在就是我们的父母官。这样的官僚对政治会有何影响?新兴的技术官僚与这种职业官僚会产生如何的互动与摩擦?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关注和研究的话题。当然,由于私密性和保密性的存在,这种研究的难度相当的大,但是,从某类官样文章得出这些思考,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

    评论

  • 以前在天涯看过一篇,叫《不如卖肉》觉得挺有意思,现在想想,看来就是老S你说的官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