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9-05

    卧澜夜听风吹雨,星矢冰河入梦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312.html

    我如朝露降,人间五十年。从梦里惊醒时,4号已经过去。肚中绞痛,浑身冰凉,邪恶的女人抢走了所有的被,磨牙磨的正HIGH,我自然理所应当的腹泻着凉了,所以我瞪着眼睛看着身边酣睡的女人,享受着嗖嗖的小风儿,真TM爽啊真TM爽。
    而未关的笔记本上显示,时间早已是凌晨三点半了。
    于是我到厕所里观看萨谬尔森《经济学》第16版第二十章,国际贸易与税率。9月已是秋天,虽然长春没有春秋。我低估了夜里秋凉的强大,在厕所里被冻成一个X型,因为我浑身上下除了一条小内裤外别无他物。在看到第二十一章比较优势的开头时,我终于崩溃了,战战兢兢的爬回来穿上睡衣,却再无睡意。何以解忧,惟有码字。
    最近BLOG更新十分不及时。
    开学总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烂糟事务,再加上搬家收拾家,很难让我有什么心情认真的写文。白天总是忙乱的,晚上有了那么点时间,谈情说爱要占大半,还要看书,有时还要被人拉出去谈天。其余剩下的时间,大部分都在扫描二手版有可能出现的对家里有用的讯息,例如10块钱的电吹风5块钱的水壶之类。居家过日子就是这样现实,浪漫迟早会消退,那些浮皮潦草的形式浮云以后,沉淀下来的就是爱了,而且居家过日子也有一种大规模败钱的快感。最近每次去WALMART,小票都是长长一条,如同奏折一般,s见到便会大呼:你真是有钱了啊!活象电视里经常得见的家庭主妇。
    不过狠好笑的是,在家庭以外小团体以外的次亲密关系群体,信息流通却是滞后不对称的。白天去东荣注册学籍时在图书馆门口见到飞驰的阿英。阿英对我的研究僧身份表示了景仰,并且支支吾吾的问我:据说你跟小s就是Selena在一起了?我说是,阿英如看见了烧烤摊儿一样蹦起来拍着手说,好玩好玩,你们怎么在一起了?你们走在一起让我看看呗?你们就素娱乐圈里的当红人物,你们咋在一起的?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你们为什么会在一起捏?- -b
    所以我觉得,阿英狠有娱乐记者的潜质。
    然而各人有各人的生活。阿英还是要怨念的准备考研,而我现在可以拍拍胸脯说,俺回家。
    俺现在是有家地淫了。
    但是有时,如现在一般从梦里惊醒时,仍然会存在角色变换的自认知冲突问题。所有一切都像是一场梦。女人就这样在我生活里出现了,并且占据了重要的一部分。我每天背着书包吻别女人离开家,再拿钥匙打开门迎接女人的拥抱,活象是在做一场春梦。
    但是我每当从梦中醒来,都能看见那一张充满疲倦的传说中的瓜子脸,横亘在我眼前。
    而且那越来越亮的天色也提醒着我,这不是一场梦
    这是生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他们都死了
    2007-09-05
    依然索姆拉 2006-09-05
    引用地址:

    评论

  • hohohaxi...unbelievable too:)有木有合影??!!
  • 同S传说中的瓜子脸...真是应了你那句:很美形:-D
  • 是么,不是么……
  • 我比较喜欢和关注“传说中的瓜子脸”……
  • j你喂狗般阿 喂狗般~~
  • 吾还未够般啊..............
  • 呵呵,祝福阿,幸福的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