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9-13

    巴哇呀祖呀猪立叶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306.html

    巴哇呀祖呀猪立叶
    冰估里呀祖呀祖瓦
    米那巴巴呀祖呀祖里叶
    咕鸡那巴巴也祖里叶

    别误会介不是跳大神时候嘴里念叨的词儿,介四一个唤作《文明4》(Civilization IV)的NB游戏的主题曲,用非洲土语Swahili唱的,名字是Baba yetu,译过来是“我们的天父”。在那个冬天,Jim每次听到我哼唧这个歌就会崩溃,因为他实在想不出为什么有人,特别是有中国人有闲心学唱这种歌曲,但是没办法。
    实在是太爱这个游戏了。
    在若干年以前,还没有网吧的时代,大家流行在电脑房里联机打毁灭公爵,我因为天生的笨拙实在是对于马塞克3D画面晕头转向,所以只能窝在一个角落自己找些什么东西玩。在各种奇怪的游戏之间我点开了一个小框,屏幕都是黑的,只有一个小城还有一个和城一样大的胡子男,下面写着战士,我能干的事就是控制胡子男一格一格往黑的地方跑。控制一个胡子男一格一格的往黑的地方跑的游戏自然是无聊的,我同样自然的退出了那个游戏继续顺序的刷游戏玩,可是若干年以后我知道那是我的第一次亲密接触,那个胡子男探道的游戏叫文明II,而那个时候,文明III已经出了。

    那是2002年。2002年是网吧的时代,2001年文明III才发售,大街小巷运行传奇奇迹的机器在一年之后仍然不要说跑不流畅,就连带也带不起来这个超前于主流配置的游戏(起码我是到了03年才能流畅的玩到文明III)。那时我在一个叫盈科的网吧上网,全网吧只有一台机器有光驱,只有这一台有光驱的电脑能带得动文明III。我省了三天的午饭钱购入一张D版碟,然后于一个周日的下午飞奔抢占这台伟大的机器,一顿安装以后终于得以以五分钟每回合的速度运行起这个伟大的游戏来。2002年的D版商相当不厚道,汉化组这种东西还没有出现,那张D版碟标榜是“简体中文汉化版”,其实是半拉咔叽的减料版,半个月之内我都不敢去点游戏里那个叫做“埋设地雷”的指令,直到一次战战兢兢的体验之后我才明白,那个原来是用来开矿的(Mine)。然而我还是如圣斗士一样顽强的玩着它,伴随我的还有那本厚厚的牛津英汉词典,慢慢的连蒙带唬的已经能明白大多数E文的意思了。后来到了大学里,文明III又出了两个资料片Play the World(玩转世界)和Conquested(征服),我用了半年时间终于把文明的系统研究明白,但是只能打过第三难度的电脑,对于半神、神级和后来追加的Sid级难度,除了大骂电脑变态之外无能为力。

    文明III里的毛爷爷


    文明IV里的毛爷爷

    文明III里面有领袖人物的概念,每个领袖人物都有不同的特性和偏好。中国的领袖人物是我们伟大的毛爷爷,特性是军事性和工业性,都满好用,样子也和蔼可亲,身为中国人的我大多数时间都会选他。到了四代里面中国有两位领袖,毛爷爷和秦始皇,毛爷爷的特性变成贤哲(马克思主义?)和组织(俺们党就是强大!),两个特性不是特别搭配,不过为了那个卡哇伊的头像和背后的天安门背景我有时还是会选他。到了资料片征服里面,毛爷爷被换成了不伦不类的李世民,据说是因为审核机构的干涉。有时候真的觉得中国的审核机构挺可笑的,看到和蔼可亲的毛爷爷,用毛爷爷进行游戏俺们只会更敬爱他,这根本是一种爱国主义教育,他们却要横加阻拦,有一阵甚至闹着要禁止文明在中国上市。文明里食物、盾牌(四代是锤子)和钱币三种就代表着农业、工业和商业的生产力,在各种地域、政治、环境因素的变量影响产生时间轴共变,连通货膨胀、人口爆炸和温室效应的产生和影响都考虑在内,本身就是一个精巧的计量经济模型。丰富复杂的内容,再加上对于历史人物、事件和建筑的精准再现,让文明不仅仅是一个游戏,而成为一个充满知识的艺术品,有传言说美国的某大学历史课要求学生课下去玩文明游戏也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然而这样一个游戏却会因为有毛爷爷的头像而险些被禁止发行,真是又可笑又可气的事。
    沉寂了两年以后2005年11月文明IV上市。本来我是不可能玩到这个游戏的,一则我的机器一定跑不起来,二则11月是考研的白热化时期,从时间空间上来讲我都没有空闲去玩耍。但是某一位邪恶的大叔新配了机器,可以流畅的运行文明IV,他是一个博士,寝室里另外两人在周末全部不在寝,所以我便有机会在周末的夜里去通宵K文明IV。在文明IV的新手教程里我终于见到了他。

    Sid Meier,我最喜爱的游戏大师,文明的灵魂人物。不是每个游戏设计师都能把游戏加上自己名字的前缀(文明的全称是sid Meier`s Civilization),但是席德梅尔,他把自己和文明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没有席德就没有文明这个艺术品。他是一个真正的大师,一个真正值得景仰的人。

    通宵玩文明的日子是疯狂的。我周末11点多带着大包小裹的食品进驻,然后大叔睡觉,我在暗淡的屏幕光下文明,从最低难度一遍一遍的刷。遗憾的一点是中国没有以前好用了,毛爷爷特性的配搭不是狠好,特殊兵种也从中国铁骑变成了鸡肋的诸葛弩,所幸秦始皇作为发展型领袖工业和财政的特性都满不错。在呵气成冰的天气里,我窝在那个靠窗的小角落里,抠着挠着盘算往哪里发展比较有前途怎样的走位才有最高的效率起不起大金出不出大图跟哪国该唱红脸哪国该唱白脸,转眼工夫天就会亮,而且我会冻硬,连把腿抻直了爬上跟衣柜和电脑桌一体的床都困难。为了赶回K文明拉下的复习进度,之后我会玩儿命的复习,那种学习热情是怪异而高涨的,不过也是有效的,11月时候我处于低迷的复习阶段,什么都看不进去,唯一能看进去东西的时候就是打完文明醒来那段时间。那种怪异的状态一直持续到2006年,直到KY前夕才停止。
    现在我KY结束,我成了研究僧,我买了新机器装上了文明IV,可是进入游戏时,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少了许多。我的记忆只有那些不眠的深夜,速溶咖啡,各种零食以及热水袅袅的蒸气。我听到巴哇呀祖呀猪立叶,我只能想起Jim崩溃的样子,还有魏一脸虔诚凑在屏幕旁想学会这个复杂游戏时的迷惑。走到南五楼下时总习惯性的想拐向C区,总以为在某处就会遇见约好去吃特麻特辣米线的人们。我是很恋旧的人。所以郭静来我家时我和她说话说着说着嗓子会哽住。可能我这人真的狠文艺。但是那些走了的人,点点滴滴都会让我想念你们。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焦虑症 2007-09-13
    引用地址:

    评论

  • 想不到.. 又看到这个又湿..了
  • 我觉得那不太像“一个精巧的计量经济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