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01

    忽然很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289.html

    躺在床上就会睡着。强颜欢笑是一件很费体力的事情。
    最近一直忙。房子是要租的,家是要搬的,且是要来的,人情是要还的。每天都要和一些人很High的一起饭,并为了大多数的饭一头雾水的忙——然而不管怎样,却仍然叫做忙。
    而且我还要赶进度。

    可能大多数人都不会相信吧,我每天累死累活只是为了这么巴掌大的一张小画,但是它是我能找到的最大的纸了。劳心者治人,劳体者治于人。画画并不累,累的是想要怎么画。
    现在我发现,画插画真的很难。

    S笑话我说我已经有创作大幅作品的需求和冲动了。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想画出一个我满意的东西来。类似的草稿不知在我脑中翻覆了多少次,夜里在灯光下眼睛酸酸背部疼痛像一个矿工一样佝偻着腰趴在小桌子上,我的左手的手指起了个小小的茧子,但是我痛苦的发现我不满意——我就是不满意这个我费了好大力气的东西。它看起来幼稚可笑,而且充满了疲惫,我不应该强去压榨自己的灵感,而单单是为了赶进度。而为了赶进度我就可以不陪人聊QQ,不帮人收拾东西,甚至忘记了在K歌的时候带一盒广元的怪味花生去。
    满心烦躁,时常会这样,在白天以为很满意的画,在晚上就会发现其实毫无价值。一头栽在床上昏沉睡去在深夜醒来后终于解脱:还是让胖子和三倍速单独去陪4520里之外罢
    也许我真的需要更大的纸了。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不过今下午过后,这个场景原来真的很传神,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