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22

    猪猫记-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259.html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简而言之,那时跟现在非常相象,某些最喧嚣的权威坚持要用形容词的最高级来形容它。说它好,是最高级的;说它不好,也是最高级的。
    猪就生活在这个时代。猪记不清她的爹妈,她的记忆开始于欧亚商城。那时天气还算暖和,猪被一个人揪着忽而提到高处,忽而抡到脚下,隐约还听到那人说:“看,这猫多欢实!”于是猪看见两张青色的毛爷爷——二十块,猪被交到了一位纯洁少年的手里,那少年揪着猪的毛捏了猪两下,然后把猪放在脸前面和猪大眼瞪小眼。猪饿,咪咪的想吃东西,脑袋上却挨了一个暴栗。“小女儿以后你就跟我混了!”猪听见纯洁的少年这样说。
    于是猪蹲在一个破主板盒子里来到了纯洁少年的家。那房子科技含量狠高,狠有家庭气息。说科技含量高是因为客厅各处都摆着显示器键盘显卡盒子,说有家庭气息是因为房子不是一般的脏乱差。出门半晌还没得一点东西吃,所以猪决定做些有前途的事。皇天不负有心人,猪终于在客厅的角落里找到半截乌七麻黑的鱼骨头,胡乱啃了起来。人家说,进餐的时候受到惊吓容易得胃肠疾病,可是偏偏就有那不懂礼节的人存在,所以猪痛快的享受鱼骨大宴之际被某些无教养无礼节的人揪着后脑勺提到空中,她只能无谓的挥动着脚爪,恋恋不舍的注视着那截亲如兄弟的骨头。
    “猫可不能吃这种没营养的烂糟东西,会生病的。”
    猪不知道什么叫营养,也不知道什么是病,她只知道她狠饿,所以对这个不识时局的人狠是没有好感。来人是个胖子,穿着个格子衬衣,一脸无精打采的猥琐像倒有几分像猫。这胖子拎着猪转了几个圈,如观赏一件毛皮一样仔细赏玩了片刻,忽然开心的大叫:
    “阿娜塔,看隔壁的猫!”
    猪的耳朵和所有的猫一样的敏感,听得见细声但受不了大喊。正赶猪被声波震得晕头转向的当,猪感觉到自己呼吸的空气变得稠密了一些,揪她的手似乎也变得细嫩了些许。猪的后脑勺仍然掌握在别人手里,她回不了头,不再能看到鱼骨兄,便如发疯一般划动着四肢。最后猪终于扭过头来,发现一个杏眼儿的少女正在用手指戳她的屁股蛋子。“小猫还挺活泼,好玩呀阿娜塔~”
    少女的声音要比胖子受用得多,猪盘算了一下认定这少女叫阿娜塔,可是她又管胖子叫阿娜塔,这阿娜塔到底是什么捏?猪的脑子是很小的,再加上半晌只得半截啃了三口的鱼骨,一时间反映不过如此复杂的问题。她的大脑在精密的计算,可是自己的身体突然被赋予了一个很大的加速度动量,其直接后果就是猪的脸狠狠的与水泥地面碰撞,几乎发生了不可恢复的形变,所幸猪的鼻子本来就是塌的,若猪是一个外国猫,那高鼻梁想必当场折断。猪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仰头发现纯洁的少年,胖子和杏眼的少女将她包围,审视的目光如CT一般扫着猪的全身,盯着她身上每一根杂毛和摇曳的泥球。三个人严肃的交换着目光,犹如波茨坦的丘吉尔、罗斯福和斯大林。
    “这猫得洗洗。”——客厅公告第一条
    “这猫该喂啥,我得打电话问问我妈。”——客厅公告第二条
    “这猫长得真丑,跟蝙(pian)蝠似的,得好好教育教育。”——客厅公告第三条
    于是猪被一脚踢开,三个人打电话的打电话,烧开水的烧开水,打游戏的打游戏,全然当猪是空气里的一团灰尘。猪滚在泡沫塑料中间,突然有一种畅快感。也许这就是家的温暖吧,猪暗自想。
    ——其实猪不知道,这种感觉有个学名,叫尿了。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无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