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23

    猪猫记-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258.html

    在征求纯洁少年之母的意见以后,穿白色内裤的纯洁少年决定将剁碎的煮鸡蛋作为猪的主食,其间胖子和少女也进行了食用猫粮的争辩,可惜被一票否决。猪看着唾沫横飞的人,一心只想在客厅里寻找到第二块乌七麻黑的鱼骨,然而世界是现实的,猫品只能爆发一次,那弥赛亚般的鱼骨,到最后也没有再次普渡众猫。两屋就猫食问题进行的磋商造成了政治上的冲突和外交变冷,其直接后果就是少女拒绝贷出鸡蛋,说了这么一大通,其实意思狠简单——猪要饿一晚上。而饥饿的猫是世界上可怕生物中的一种,可惜纯洁的少年不知道。
    于是纯洁的少年以还要混生活为名甩门走了,胖子和少女俨然没事人一般有说有笑的关起门来上网,扔下猪一个猫在客厅里继续游荡。猪是很小的,要逛完整个客厅怎么也得半个小时,更何况客厅里还有高低起伏的各种电脑垃圾形成崇山峻岭,间或还有个山洞,所以饥饿夜晚的前一个小时猪过得狠愉快。猪如一个将军走过自己将长期生活和战斗的地界,豪情万丈的检阅着每一件看起来新奇——也就是说可能存有食物的东西,却遗憾的发现这些东西不是会扎破猪的肚皮,就是会让猪口吐白沫,尤其是那泡沫塑料,看起来好吃吃起来难受。猪并不是一个挑食的猫,而且,她还是一个饥饿的不挑食的猫,只要可以下咽其实她都会吃的,但是在一个小时的跋涉之后猪只发现了一小段香肠皮,她很快的把它塞到肚子里,却很快的被自己的肚子拒绝了。猪看着自己的呕吐物狠沮丧——自己要是能消化无机物就好了。
    话说回来,猫品是守恒的,当猪巡视到她地盘边境的时候,她发现了美洲大陆。时间是2006年9月12日晚七时许,猪跨过黄色灯光的地界,来到了白灯地带。这里地面光滑,物产富饶,空气中都弥漫着食物的香气。猪看见一栋活像大食堂的三层楼的大厦,拼命仰头扒着墙也看不到头。猪扒了扒一楼的东西,都是些米啊面啊青菜啊之类没营养的东西,抬头望望二楼隐约能见到几个椭圆型的东西,再往上模糊的能看到一个头儿,因为有气味的空气比没气味的重,猪可以判断出那是个香肠。猪努力的直起身子想要爬上二楼,看看那椭圆的东西是不是鸡蛋,她的前爪勉强扒住瓷砖的边缘,却无法靠引体向上把自己的身体也弄上去。瓷砖太滑,没有什么能借力的地方,猪的爪子在瓷砖上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最后滑下边缘,整个猫就蛤蟆一般的四脚朝天仰在地面上了。猪感觉有些头晕,也许是轻微的脑震荡,可是这些都不足以阻挡猪追寻真理的脚步。食物即真理,猪如圣斗士一般坚强的站了起来,抬爪继续去够头顶那块瓷砖,却怎么也站不直了——上帝给猪四条腿,就不是让猪两条腿站着的,而违背上帝的意志必定要付出额外的体力。在折腾了几次以后,猪终于疲软无力,像个傻叉一样横亘在地上。猪又费了半个小时从厨房爬回客厅,四肢僵硬,如同斗败了的哥伦布,哀鸣着,呻吟着,最后倒在衣柜的旁边。她感到天堂的门正在开启,拥有洁白翅膀的天使温柔的抱着她,不断的向上,向上,直到失去重量……
    门倒真是开启了,不过猪没有进天堂,而是进了胖子的家。对猪来说,那已经足够被称为是一个天堂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

    评论

  • 继续继续!!
  • 继续继续!!
  • 透过文字,我终于看到了一个猪的横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