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02

    梦见德里达 - [Constantine Criticism]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246.html


    我梦见我站在一个低矮阴暗的小屋,里面只有很弱的橙黄色的灯光。一个老师坐在一个小方桌旁,我知道我认识他,但是我不知道他是谁。老师的对面有一个人,花白的头发在阴暗的环境里狠显眼,他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脸。
    那个老师一开始当我是空气,旁若无人的和他的伙伴低声谈论些什么。屋子里很暗,我拼命睁大眼睛想看清楚那个人是谁,可是我看不清。那个人坐着,摆动着自己的双手做出强烈的手势,似乎在辩论,试图说明些什么,可是那些都在一瞬间停住。那个老师抬起头望着我。他朝我招招手,说过来。于是我离他们近了一些,看到那人的脸,他脸上的皱纹很多,看起来像是狠大年纪了,可是眼睛仍然狠大,乌黑,瞳孔里闪着光泽。他努着嘴望着我,一副感兴趣的样子。那老师对他说,“这个学生对你很感兴趣”。他冲我点点头,我突然认出他的脸,原来他是德里达,那脸我见过很多次,在我那本小薄册子的封皮上,我突然有点害怕,诚惶诚恐的行了个礼,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德里达嘟哝了一句什么,那老师翻译一般的跟我说,我们在讨论利奥塔。我突然狠高兴,我竟然在和德里达讨论问题么?可是我丝毫没有意识到德里达已经过世了。那老师又和我说,你对利奥塔有什么看法?我就小声的开始提。我说利奥塔的后现代理论我狠喜欢,但是现在很多人都误读了他,好多人都认为后现代是无理取闹……我想到了《后什么现代,而且主义》,刚想说,德里达突然变得狠生气,敲着桌子恼怒的在说些什么,我狠害怕,辩解说那些都是别人的看法,我是十分喜欢利奥塔的,他说的东西只有每天生活在计算机前的人才能真正了解……德里达转过头来声音狠大的和我说话,他说的应该是法语,我本来应该听不懂才对,可是我理解他的意思。他说他和利奥塔从五月革命的时候就在一起了,他狠了解他,他不是那些人说的那样的。我不知道五月革命是什么,料想大约是五六十年代法国的学生运动,看到他生气的样子我确实狠害怕。我想,德里达是我的偶像啊……不能让他对我有坏印象啊……刚想好好的解释一番,闹钟响了,很快的发现那只是个梦……
    按理说最近我一直在忙s开店的事,什么书也没有看,这一个礼拜基本没什么闲功夫,不应该会做这样的梦。但是前一天和庆丰哥狠HIGH的约定要在一起聊聊德里达,也许就是因为这个才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至于德里达为什么要问利奥塔,也许是因为之前辛大眼和我说他们的后现代西方社会学理论只讲了四个人,哈贝马斯,布迪厄,吉登斯,好像还有一个丹尼尔贝尔,像马尔库塞和福柯之类的人都没有讲。我顺嘴就问了一句“那利奥塔呢”,于是映射到梦里。可是那个“五月革命”,我真的是从未听说过……百度了一下,得到如下结果:
    “戴高乐任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总统后,推行了一系列内政外交政策,使法国经济发展,国际地位获得提高。但独立发展核力量耗资巨大,遭到左翼和右翼的反对,总统的独断专行引起人们的不满,政府反对罢工的立法导致工人的反抗,削减小农户的政策也激起农民的抗争。由于经济情况不好,失业人数多达50万,青年学生面临着毕业即失业的威胁。1968年各种社会矛盾日益尖
    锐,以青年学生为前导,法国掀起了五月风暴。
    “3月,巴黎大学农泰尔分院出现了学生运动,要求改革学校的教育制度。5月3日,为抗议大学当局开除学生运动领导人,巴黎大学学生罢课并占领了大学校舍。警察封闭了农泰尔分院,驱散了巴黎大学的群众集会。为抗议警察的暴行,全国各地学生纷纷罢课游行。在巴黎,学生筑起街垒同警察对峙。5月中旬斗争进入高潮。5月12日,工人举行罢工,声援学生的斗争,要求每周40小时工作制,保证每月200美元的工资。5月13日,学生、工人联合举行总罢工总罢课,巴黎20多万人涌上街头,高呼反政府的口号,进行大规模的示威游行。5月14日至18日戴高乐访问罗马尼亚期间局势大大恶化,学生占领学校,工人占领工厂,水陆空交通停顿,工厂停工,商店关门,整个巴黎陷于瘫痪。罢课罢工还席卷了法国90多个省,农民也要求提高农产品收购价和降低税收。
    “戴高乐匆匆回国,以军队为后盾,同工会和企业主代表谈判,于5月25日达成协议。政府基本上满足了工人和职员提高工资的要求,要求工人复工。政府允诺改组,国民教育部长辞职,实行教育改革。5月30日,戴高乐宣布解散议会进行新的选举。此日,几十万人在巴黎街头游行示威支持总统的政策。次日,戴高乐改组了政府。6月12日,政府宣布禁止游行示威。6月16日,警
    察进驻巴黎大学,拘捕了学生运动的骨干分子。五月风暴逐渐平息。6月举行议会选举,戴高乐派获胜。戴高乐为了避免“五月危机”的重演而进行了改革。国民议会于10月10日通过了建立大学自治和安排大学生参与高等教学方面的法律。局面逐渐恢复正常。”
    原来“五月革命”是这种东西,可是之前我都不知道啊……难道是我随便从不知道那个犄角旮旯里看来的?俺们可是共产党员,不讲封建迷信,可是我真的从来没听过五月革命这个词啊……汗,难道是托梦么。说起来,见到德里达我真的是惶恐的狠,其实德里达的书我只在写毕业论文的时候读过“论文字学”,一直吵着要买一套《声音与现象》、《论文字学》、《书写和差异》来看,学人却总是少一本。难道达叔在惩罚我打着他的幌子,没看过几本书就满大街吵吵他是我偶像么?不行,得把达叔的东西放在书单的前几位了……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Solmyr 你还是党徒呢?
  • “在巴黎,学生筑起街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