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04

    记一位有个性的大叔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244.html

    今天胖子的米线店需要在阳台漫一个水泥地面。S和s去了卫星广场,寻找一个木匠和一个瓦工。在满天的风沙和枯叶当中,找人的声音刚落地,一群穿着各色破旧军大衣的青中壮年就涌了上来,其中一位大叔最为扎眼。这位大叔穿着崭新的呢子绿军大衣,脚蹬锃亮皮鞋,头戴一顶圆沿帽,胡子像鲁迅一样愤怒的支棱着,看上去像个五六十年代的情报工作者。大叔快步挤到我们跟前叫道:“要瓦工么,找我就行。”对于鲁迅那深沉而富有制度性的爱使得我跟从这大叔走到一边,大叔手一摆:看看现场吧!就把我们打发了。泥瓦工也好,水电工也好,打家具的木工也好,都是有自己的代步工具的,一般都是摩托,后架上放着工具箱,正是这打消了我们蹭摩托坐的念头。我们正准备坐315先行回家等候,大叔追上来又大手一挥:得啦你们坐公交车太慢,我们找不着地方,你打个车我们跟着不就完了么?于是S和s坐上了taxi,走了不到200米发现,跟丢了一个。倒车回去一看,大叔正呼哧呼哧的对着一个不知道是加强版的电动自行车还是精简版的摩托车类的东西起劲,那东西如垂死的老兽般喘着气,一会抽动一下——“打不着火了!”大叔如是说。我们慷慨的邀请大叔来与我们同车而行,却被侧面拒绝了。两分钟之后大叔终于顺利打着了火,执着的吭哧吭哧的跟在我们的车后,却在一分钟后再次消失在我们视线外……最后,在我们抵达家属区五栋后半小时,我即将去购入建材的那一刻,大叔终于映入我们的眼帘,在大风起兮云飞扬的悲壮背景中大叔推着车庄严前行,我们仿佛从他身上看见泥瓦工的魂。大叔脱下了华丽的呢子大衣圆沿帽和整洁的皮鞋,接下来的一下午里却怨念不断。我们要他砌一个灶台,可是锅我们要下午才能买回来。我们急忙的顶着大雨去了光复路并定下来锅的尺寸,拨打了大叔的号码,却发现此电话已停机……最后,在寒意浓浓的雨夜,当我们回到那满是锯末子和水泥灰的小屋时,大叔仍然在黑漆漆的阳台挥动着他的水泥密子,大叔说了,贪黑干也要给俺们干好——多么好的大叔啊!
    后来俺们吃了饭再回来的时候,大叔已经快完工了。大叔交待我们第二天中午把灶放进去归整归整,还交待我们晚上再掸点水上去。我哥说大叔要价贵,说瓦工跟木工不一样,怎么的也得比木工便宜个三五十块钱,大叔顿时怒了,站起来说瓦工咋的了,就挣点讨饭的钱,就没木工强,就这样了,还怎么地?!我分隔开喝了点小酒的我哥和具有高度职业荣誉感的房屋装修从业者,怀着对大叔的敬佩把我哥拉回了家,八点多再回来时大叔已经干完了。大叔把剩的水泥给了我,说我出去买盒烟去,下午出去两趟没找着哪有卖的(其实旁边就是超市)。我们要给大叔买烟,发现大叔抽八块钱一盒的环保白沙烟。大叔抽了我们的烟狠是感激,说你们这么好我晚上闲着也没事,不如帮你们把那挡地方的灶台砸了,这谁都不容易,你们学生开店也挺不容易的,就免费把灶台砸出来吧。于是大叔开始砸,砸了十几锤子一个肥胖的女人找上门来说不让砸了,说要睡觉,扰民。当时不到八点,大叔遗憾的收起锤子说,我都准备好给你们砸了,这就不让我干这个活,真是,要不?你们自己砸?
    结果现在那个屋里原来的灶台就缺了一个角立在那里。
    其实那个大叔狠有钱那个大叔的儿子现在一个月能挣七八千可是就这样那个大叔还通过自己的手艺赚的钱给他的儿子买了辆车并且现在还不辞疲倦的奔劳发扬他的手艺那个大叔每次开工都要脱下自己华丽的行头骑的却是辆破旧的电动自行车与摩托车杂交品种那个大叔活的真的狠自在狠精神狠让人羡慕。
    最近为了开店而忙活,遭遇了各种劳动人民,发现本山大哥说的最实在:
    劳动者,就是最美地银。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哎呀,看完以后真感动啊~~
  • 什么时候开张呀?赶个良辰吉日吧,什么圣诞节,情人节一类的,我好就便回去光顾一下呀!^-^
  • 下午跟祥子说你要开店 把他向往完了
  • 赞华丽的大叔~
  • 我好象也听到当当当当的声音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