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04

    胖子家的服务员和小工们(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219.html

    4 不守信用的姐弟
    三次雇人未果之后,我终于踏上了人才市场的征程。长春市人才市场在南昌路,下了轻轨以后走10分钟左右就到了,坐222也可以到。人才市场是个繁荣昌盛的地方,里面开招聘会,外面招劳动工,捎带一群穿红马甲的老头老太卖各种人才资讯报和出租帖招工信息的牌子,去了连海报都不用带,花一块钱租个牌子写上想招的工种,招工的在道边站成两排,找工作的就穿行在牌子之间,作为一个employer只要萧瑟的举牌子站在寒风里就行。据说市人才市场是二四六招服务员,去的第一天是周四,我的运气并不大好。一开始来了两个男的,一个有身份证一个没身份证,狠积极的想到我们家干活,要一个还不干,说“一定要在一起”……思来想去,还是没有要他们,怕晚上看见不该看的事情……之后又来了一个娘娘腔的人,罗里罗嗦问了一大气,吓得我只往旁边躲。在我蹲在旁边啃一个烤地瓜的时候一个长得狠奇特的男的搭上话来,他脸上各个部分都长得狠圆,是看起来狠圆滑精明的那个类型,他说他女朋友想找一个服务员的活。说实话他的女朋友还不错,一看就是做过服务员比较机灵的人,而且似乎能和s好好的相处。我们大约谈了半个小时,那个小女孩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说相中我们家了,于是我便拒了其他的打探,领着这小女孩跟她男朋友回店里了。轻轨上听他们说,这男的27,是司机;女的叫姜燕,18,干服务员,俩人在一个宾馆上班认识的,三个月以前宾馆的老板出了问题,宾馆倒闭了,他们也跟着没了工作。这男的声称不担心找不着工作,但是得给媳妇找一个安定的好地方,说看着我挺老实的,应该能对员工挺好,间或又夸赞自己老婆能干以及描述现在服务员难找云云。到了站,叫姜燕的小女到店里呆了半个小时,一切都满意,唯独住处却犯了愁。原本我们是想让服务员睡在店里的,小女说睡店里害怕,我们答应让她睡在我们家,她却仍然害怕,言外之意怕我那做大师傅的二哥半夜三更侵犯她。和男友叽叽喳喳一顿以后,小女决定向我们隆重推出她的弟弟——性别男(废话),年龄17,曾经做过改刀。姐弟俩明显不存在乱伦问题,住在哪也就无所谓了,当然最后我们答应的是她弟弟和大师傅睡一个屋,她睡客厅,她保证说第二天跟她弟弟一起来。
    结果到了第二天,我们满心欢喜的以为繁重的负担将得到减轻,希望却变失望,连半个小女的人影都不见。那小女无手机,她男友也没有,人根本无从找起,我哥说她是闲我们家店小,泄气之余我也有些不甘,说不定周六再去还能看着这个一屁俩晃的小女呢。周六再去市人才市场,果然发现小女和她那探头探脑的男友又摇摇晃晃的找起工作来,身边还多了个小弟。小女第一次看见我,装没看见,溜溜的过去了,过了十分钟左右,大抵是没发现满意的地方,又转回我这里来了。她男友嘟哝着“还是看你比较实在”把小女和她弟弟推过来,小女紧着解释,说她弟弟家在外五县,早上才从家里过来,看着她貌似真诚的样子我决定再给她一次机会。今次小女格外用心,在店里忙过了饭点才走,把弟弟留在店里,说回家拿些东西,明天正式开始上班。我们自以为安心的美美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上班时小女眼睛红红跑过来说,我跟男友吵架了,不好意思……这几天是上不了班了,容我缓缓行不?然后就跑了。我们想起码还有个弟弟在这里当小工,聊胜于无吧?到了中午,那个脸上各个器官圆乎乎的27岁大龄男友又找上门来,跟她弟弟耳语了几句之后,小孩马上放下手里的活,转身收拾收拾柜子里还没来得及摆在家里的行李拔腿就走了,扔下我们一票人望着空中的灰尘发愣。周二再去人才市场时,发现那小女又亲亲密密的跟她那男友&小弟找起了工作,那男的还好意思,悻悻的过来跟我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迅速的淹没于人流之中,从此,我再也没见过他们。
    s一直认为,那小女是真的跟男友吵了架所以不来,我却一直坚持那只不过是她为了脱身耍的一个手段。诸葛亮讲七擒孟获,我没那个耐心,却也上演了一场捉放曹。第一次背弃了自己的信用以后,小女已经再没有脸面出尔反尔,她只能耍个花招,玩个情感的游戏脱身离开我们的店。至于离开的原因,心高?嫌我们店小?嫌地方偏?这些都不得而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伤害了我的社会信任。从此以后再去雇人,我只把他们当作一个和我签订契约的机器,不再当作是一种朋友式的关系。这种相互理解的温情只适合于素质高的人,那些混迹在社会上的劳动力是不会拿自己的脸当回事的。如我二哥所说,现在小孩太不定性,不知道做人最重要的就是最起码的信用,如果没了信用,人也不必称其为人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哎…… 2006-12-04
    引用地址:

    评论

  • 问题就出在那个大龄男友身上估计。这年头擅长找工作的都成精了。
  • 原来故事是这个样子地~唉~
  • 北方人做生意容易吃亏在此。我并没有藐视南方人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