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13

    胖子家的服务员和小工们(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212.html

    5 老油条阿威
    接下来要讲的是一个三十一的小工,他的名字叫刘威,我们暂且叫他阿威好了。在劳务市场,是阿威主动找到了我,他声称曾经在北京做过改刀,就是年龄有点不符合我的要求。一开始我拒绝了他,过了一会他又跑过来,问我他行不行,我和他解释了我们店里的情况以后他仍然坚持,据说是“看中我这人了”,他自己就是有个小毛病,神经衰弱,晚上睡不好觉,只要能睡好觉别的都无所谓。我那一天店里正好急用人,又没有其他中意的小工,跟他讲好是包吃住,吃在我们店里住在我们家里,加刷碗的活800之后,我也只能招了阿威了。
    于是阿威跟我套了一路的近乎。阿威大赞我是好人,是有知识地人,就冲着我这老板来地,在我手底下干活肯定舒坦,而且高兴。阿威说自己在北京干小工挣八百,走时候老板不愿意放啊。阿威又说自己上有七十岁老母下有九岁孩子,媳妇又在家务农,生活艰辛啊。阿威说,我就看你这老板好,赶明儿让我媳妇也过来当服务员,省得你们找了。阿威还说,我儿子学习好啊,我得供他啊,以后跟你一样念大学啊,说的我这个感动啊,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多么淳朴善良的员工啊。结果阿威最后又小声嘀咕:那个什么,就是这个神经衰弱的毛病,能不能安静睡觉?我说能,自己家住,肯定比集体宿舍安静。
    于是阿威跟从我到了店里,很快上岗投入中午饭口的工作。阿威嘴上说的可好,手上的功夫就没嘴皮子那么利索了。拼菜盘丢三落四不说,明明讲好刷碗也归他做,他却不愿意,哼哼唧唧的说小工从来不刷碗,又说在北京只做改刀云云。直接结果是,晚上连续有几个顾客的碗根本没刷过,害得我们连连向顾客道歉,换了新碗又说了一通好话才作罢。过了饭点问阿威时,阿威一脸惊愕:不可能啊,我洗过啊,都洗过啊。又问了几遍回答换成,可能,有可能,也许是有几个刷的不干净吧。回答又相继变成“可能有几个忘了刷了”,最后得到的结果是阿威有一摞碗根本没刷就趁我们不注意时偷偷放到消毒柜里了,阿威嘿嘿一乐,不好意思啊,然后就继续翘二郎腿看报纸去了。
    到了晚上,终于收工,阿威高高兴兴的跟我们回了家,第二天早晨却愁眉苦脸的对我们说,不行啊,睡不好啊,一宿没睡着啊,这活都没法干啦。阿威以前跟我说他在北京时住在集体宿舍半年,八个人一个屋,打呼噜磨牙的什么都有,现在睡在两室一厅,跟大师傅俩人一个屋却睡不着,这令我起了疑心。果然,到了店里阿威提出了辞职,说要不干了,现在小工也不好找,可以暂时帮我们几天忙看看能不能睡好,说不定第二天就能睡好了。我没说什么回身就又去人才市场。召回了人阿威有点慌。阿威又说打电话回家看看能不能把媳妇找来做服务员,我说我借你手机你就在这打,阿威不干,出去转悠了一圈回来说媳妇不在,没联系上,过几天也许能有信儿。最后我说,我们找着人了,你走吧,阿威才悻悻的离开,临走前还跟我说,给我点车钱呗?结果当然是被一口回绝。
    表面上看起来阿威的行为似乎都通情理,但是稍加分析就可以看出阿威玩的是一套什么样的业务。早先来的时候阿威跟我套近乎,拉关系,让我认定他是一定在这干了,第二天又弄了一出神经衰弱来,一个住集体宿舍的人住家属区的双人间竟然神经衰弱,这明显有潜台词。阿威又叨咕北京的活只干改刀,小工从来不刷碗,算上之前的潜台词都是一个“钱”字。阿威看我是学生,以为他说的话会打动我,又用辞职来要挟,又说可以在这多干几天适应适应,无非是想让我提点工资,他没有想到我会真的去人才市场再招一个小工,也许我真的学生气了一点,但是还没有单纯善良到愚钝的地步。人招来以后,阿威说找媳妇来做服务员,是希望我们因此而留下他(因为有他在就相当于能找到两个服务员),出去转一圈也许是打电话,但更可能只是一种托词,因为他实际还是想留在我们这里工作的。阿威把学生估计得太傻,学生确实好唬,但以他的智商还唬不了;我也会给小工加钱,但绝对不是给他。估计他到哪里都是用这套神经衰弱的鬼话,如果真的神经衰弱到失眠的地步,就干脆回家休养不要出来做工好了。阿威和那对不讲信用的姐弟都让我相信,雇服务员也好,小工也好,都只是赤裸裸的雇佣关系,如果真的拿他们当朋友看,就只会被骗和被嘲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

    评论

  • 我还以为会有我...
  • 对这些小时候不好好学习的人,真是很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