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19

    53度金六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209.html

    凌晨两点,我清醒的从睡梦中醒来,我的胃里翻江倒海,我甚至可以感觉到我的胃酸在消化我的胃壁,我想起,我与四个人,喝了两瓶53度金六福酒以及5瓶金400啤酒。
    s服侍我喝了一点水。本来已无甚消化物的胃在水的刺激下更加活跃,我终于受不了了,只能爬起来打开电脑。别无他法,唯有失眠。
    我喝过50度的酒,但是是拿小陶罐装着的高粱屯子蜂蜜小烧,一块钱一小罐,酒被类似Eva座舱的小钵装着,外边是温酒用的水。谁都知道我不能喝酒,所以每次倒的时候都只给我点一点,意思意思。但是今天,白酒用的小盅,半杯半杯,不知道被我干进去多少。仕平哥安排,不能不陪好他。如果没有仕平哥,那人要割我们牌子那天,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那人今天又到店里来,态度客气得不得了,一进屋说:“这什么味?老汤的味?这得开窗户放放啊。”随后随便挑了挑,让我们把碗放在有玻璃滑道的柜里,不要搁在消毒柜,又对ff给我的漫步者音箱评价了一番,然后就开溜。走的时候他跟我点点头,让我不适应到受不了。白云说,社会上就这样,势利眼,你要靠上硬人,他跟你叫哥都不一定。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卫生检查吧。
    前两天,版上有一个叫gtgt的女人一直揪着我们国检关店这件事不放,在bbs上说我们是黑店,卫生得不到保障。这个女人一共没发过几个帖子,但是从为数不多的说过的话里,可以看出她是一个住在桂林胡同的孩子都挺大了的中年妇女。稍有智商的人都会明白一个住在那里的女人为什么要找一个八杆子打不着的饭店的晦气。隔壁米线店的老板娘在我们停业时悄悄过来看,接着晚上把朝向我们的窗子用窗帘挡上。虽然给的全是干豆腐和豆芽,在版上还是有好几个人竭力喊着状元桥米线多么多么好吃,甚至有一个人说她就爱吃豆芽。美食广场、状元桥、卫生检查、国检、停业,本月没有几天正常经营,而所有这些,得利的只有一家。
    其他的,我不愿意再想下去。
    Lp.4th的同寝和她那学油画的老公经营的“吃屋”正式宣告出兑,理由是两人要复习考研,选得蛮好。“吃屋”现在已经停业。懒人套餐、小宝、郁闷堂、8国儿子店、吃屋,接下来的名字还没有出现。
    也许是我们。
    所以我要热情洋溢的干下53度金六福,然后苦着脸说学生开店不容易啊,各位大哥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多多帮忙云云。我的胃现在抽把着疼,似乎要把自己拧个劲翻个个,打个嗝都催人空呕。我都是为了你们。可能这样说某人又要不高兴,但是如你说的那样,男人归根结底都一样。已婚男人的世界里朋友是第一位的,只有朋友,才能让你在这个塞拉v的世界里有坚持下去的动力。而作为妻子,她与丈夫本就是一体的,不存在坚持不坚持,只能相互搀扶着艰难前行。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日!
  • 坚持,从最开始我说的就是这两个字遇上困难是件好事,经历便是财富
  • 又看了一遍 又难受一遍
  • 东西收到坚持到我们回去s多受累
  • 这家```两天没来看你这事儿还不少,我说昨晚问你你咋没吱声呢`` 你一天就穷折腾吧袄``跟那种烂货墨迹啥啊,我看你就闲的没事了,唉,咋说你呢
  • 持续愤怒中
  • 酒量是怎么练成的……
  • 总之暂时解决了就好......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