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23

    人物 - [Mem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187.html


    昨天一直在睡,下午睡晚上睡,直到现在才缓回来。每天提着小包七点起五点回来,连跟ff侃大山的时间都没有,从早到晚,一屁股坐到天黑,脑袋还要绷紧了跟着发言人走,还要技术性的在自己不感兴趣的话题上适时的补两觉。其实,开会也真挺累的。
    那么想说一些人物。应该说这个会规格还是挺高的,去的牛人还是不少的。学术的大牛就像流行艺人,每年要在各种不同的会场上走秀。世界上本没有会,开的会多了,就冲突了,今次哈尔滨的会就是和深圳的一个会冲突了。中国社会学会的人大部分都跑去暖和的深圳,只派了几个代表到哈尔滨来。即便如此,此次“第二界社会网与关系管理研修会暨中国社会学会社会网研究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还是吸引了一些没来过北方的人来参加&观光,罗家德的人脉又拉来了一些台湾地区人士,当然,更多的还是像我这样真的对社会网分析感兴趣的人,自费来参加的学生也不在少数,大多数人都没有提交论文,都是缺乏必要的事前知识,使得他们只能抱着了解的态度来看看社会网怎么搞,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两年以前我曾经看过刘军的《社会网络分析导论》,在临到哈尔滨之前又看了一遍罗家德的《社会网分析讲义》,所以对这个研究的套路还是有一定的了解。刘军作为主发言人承担着1.5天的发言任务,是以会议发的讲义为主要内容,但是大体上还是走的《社会网络分析导论》的线索,很多章节也跟《导论》类似。刘军老师是数学出身,出国学的也是ucinet网络分析,人如其文,给人的感觉功底就很扎实,但是在讲座的时候表达的还欠佳,没有办法,1.5天的持续讲座能把任何人讲得头昏眼花,台下的人听得都贼崩溃,更何况台上费力出声的讲者了。总体上来说,他的发言脉络是很清晰的,但是时间所限,这个也许要在一学期内讲授完的课程要压缩在1.5天,这个任务要艰巨了点。生生老师说,这个讲座要是放在电脑室里,一人弄台电脑具体操作一下,效果应该会好许多,我也这么想,但是即便是他一人在台上进行电脑演示也存在着问题。我猜想刘军老师的课件是课程课件,回去给学生上这门课他应该也是用这个,但是在做讲座的时候,一些例子的准备,数据的录入都显得前期准备不足。但是瑕不掩瑜,刘军老师的发言的含金量是很高的,但是即便是二十多岁的我,面临这么大的信息量都有点吃不消,真是担心那些四十多岁的“青年学者”是不是真的能听进去。
    相对于刘军的整体网分析方法介绍,上大的张文宏老师讲的是个体网分析。第一天吃饭的时候张老师、李煜老师和生生老师、文斌我们五个是坐一起的,似乎在香港的时候张老师是生生老师和文斌老师的师兄,师兄师兄的叫的可亲热了。后来有人发言中提到张文宏是“继承了林楠的研究取向”,现在想来个体网分析应该是社会资本量化的一个重要工具吧。据说王翠翠现在跟着张文宏老师,不知情况怎么样了。张老师之后是南大翟本瑞,这个老师主要做人情面子研究。个人感觉这个老师老有意思……怎么看怎么像搅局的,说书一般上去讲了小半个点,具体来说就是一句话,关系网研究不能进行量化分析,所以我不信你们那一套!结果罗家德上来说,我这个演讲就是回应了翟老师那个问题,就是要讲这种人情网如何用量化手段进行研究。罗老师的演讲主要针对社会个体的自结构提出一种研究范式,其实我第一眼看到他感觉有点像微笑的希特勒……头型差不多,说话喜欢打手势,富有感染力。第二天上午开会的时候罗老师坐我旁边,问了他一些问题,感觉格拉诺维特的学生确实不是盖的,但是从他那里,我的研究可能存在的悖论还是没有得到解决,也算是一个遗憾。罗家德的演讲是从物理学开始的,其实这个开头跟孔德提出的“社会物理学”的构想暗合,可惜没有一个人对此发问。罗老师讲物理学、经济学、社会学同时存在的自组织结构,把网络分析定位在研究制度和个体之间的这个自组织结构上,这是继承了他老师格拉诺维特的观点,但是又有所细化。格拉诺维特认为夹在制度和个体之间的是网络,罗家德则引进了物理学的范式,强调个体之间这样一种自组织的状态,如果从后现代的角度来讲就是强调主题间性,不过有点扯远了……经验告诉我,如果许多学科都殊途同归走到相似的结构和论题上,那么这个领域一定大有所为。如果罗老师能从中层理论向上走去构建大型理论的话,他应该能做出比他的实证研究更漂亮的大理论框架来。
    刘军、罗家德等人在这次会上推广的社会网研究,其实在会议开始刘世定的发言中已经点明了重要的意义,据辛大眼说,刘世定那个简短的讲话是出于他的一篇文章,不过回来以后还没倒出空来找。作为辛大眼的偶像,刘世定老师的发言恰如其分的彰显出了他强大的实力。今次会议全部的我认为的牛逼的老师都具有一个相同的特点,就是站(或坐)到讲台上那一刻开始,全会场都会笼罩一种无形的场,那种气魄压得你透不过气而又充满兴奋,因为你知道他(她)即将讲出很出彩很出彩的东西。刘世定的讲话很简要,据生生老师总结是“三个转变两个必须”,总的说来就是社会学正在经历一个重要的研究范式转变,正在从一种理论史、经典文献的研究转变为社会科学所必备的一种量化的可操控性质的科学研究。只有完成这个转变,社会学才能真正找准自己的定位,真正从模糊的边缘学科中解脱出来。而社会网研究,实际上正是这种转变的一个契机,也许在座众人就正在经历一个历史的转变。这种说法对于仍然执着于做所谓“定性”的重复劳动的研究者(国外有专门的定性研究方法的训练,而我们的定性研究显然还不够格)显然不够动听。多少年来中国的社会学研究者一直向往着能建立真正的中国的社会学,许多人以为要有东方的特色,要做属于中国的社会学就不能跟在西方后头重复他们的道路,就必须去搞定性或者是根本就不算定性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我觉得不然。由于历史和文化积淀,社会网分析这个方法尤其适用于中国社会,而且尤其适合东西方比较,这个研究真的有可能像刘老师说的那样开辟出一条新的中国化道路,为整个社会学研究做出东方独有的贡献。
    这个会叫做“社会网与关系管理研讨会”,相对于社会学的这些发言,其他领域对于我这样的门外汉来讲,就只能看看热闹。台湾清华科管中心的王俊程长得蛮像黄秋生,不过据s说有点像什么姜育恒,总之很有趣,说话一本正经的样子也很有趣。我觉得他似乎是很无奈,因为他讲的东西纯粹是互联网信息收集和信息研究,底下人大部分都听不明白,只是看着一个一个的蜂窝图发愣。他讲的东西很好,但是除了他那个中心的人估计没人有这个数据收集的能力。第三天的头炮姚慧忠简介公关,缺了一只手臂的姚老师很有杨过的气魄,讲起东西来也是底气十足,但是他讲的东西仍然存在下面人能不能听懂的问题,其结果就是他的公关研究的演讲变成了一个科普读物。李建标老师是南开搞实验经济学的,挺可爱一个中年男人,操一口亲切地津味普通话,大声抱怨中国对实验经济学不够重视,研究缺钱。需要着重提一嘴的是华南理工的杨建梅老师,很勤奋的一个人,我真的很佩服她,挺慈祥挺随和一老师,一站到台上就给人一种感觉:那是她的世界。她的题目是“某银行服务渠道的网络分析”,实证做的老漂亮,真是让人爱不释手,一看就是下了大功夫。可惜没多少时间跟她说话,不然她这个具有实用价值又漂亮的中层理论,我真的要深入的学习学习,不过她下大工夫在学术上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杨老师看起来明显是用功过度的早衰,学术上的每一滴心血都刻在她脸上,让人觉得做学术真的是反人类反社会的事情,不过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看她永不疲倦的那种劲头,真是让年轻人也为之一振。
    最后要讲的就是,哈哈,辛大眼即将去的学校来的人,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徐二明。这个人可老有意思了,让他上台讲讲话他这官腔可就收不住了,讲了半小时还多,幸亏我从ff处入手了PSP,才打发了无聊的时间。这人上来先哼哼一句:先澄清一下啊,对我的介绍有误,大家都知道学院的院长一般都要挂个校内的职务,例如校长副校长什么的,鄙人不才,是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我听了这话几乎倒地仆街……随后他就开始忆往昔比今朝,又说他在加拿大留学时候怎么怎么样,又说他在泰姬陵吃印度抛饼怎么怎么样,又说以前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怎么怎么样,简直就是一本风景人物志,说到最后我也没听懂他到底要说什么。其实叫这些OOXX的领导与会除了提高会议规格之外没什么别的作用,什么也没听,就在最后来点个卯,他很难有什么真知灼见。一些明事理的老师例如沈原沈老师知道自己就是来走个过场,也不说什么,让他讲话就是一分钟,形式一下就完了,某些人却跟开个唱似的扯起来没完。哈工程的校长比他官大,可那话讲的就是一亲切,一开始照稿念挺死板的,念完了稿他就如释重负跟大家拉起家常来,说我们开会那楼是他去美国,看见人家都有什么大学生活动中心,回来就做梦,就想建一个这样的楼,最后,嘿,还真建起来了。你看人家说的多么真诚,多么平易近人,由此看来辛大眼前途堪忧,说不定下回回来就学会跟我打官腔了。
    这些学术会议上林林总总形形色色的人,也许其中的一个,就是未来的我的样子。我当然想成为刘军罗家德那样的人。总是有人跟我开玩笑说以后儿子就送到我这里来导,我也成个硕导博导之类的什么导。无论如何我总是相信,以后我当了老师以后总能教学生点有用的东西。我不要成为学棍,但是需要环境。一个创新氛围浓厚的环境中,是不可能生产出学棍的,这一点我很幸运,因为我是身处在一个勤于治学追求学问的学院里,而真正要做出属于自己的学问来,那就只能是一步一个脚印的扎实的走下去,毕竟,学术没有捷径。然而,上帝不是赐给人类两份礼物——等待和希望么?
    是为记。

    Jan.23th,2007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看你要干什么了一般的数据处理我能做
  • 哦,那你能介绍会用UCINET的人给我吗?
  • 似乎没有,内容大多是那本社会网络分析导论里的
  • 有关于UCINET的应用吗?如果有,我去你处复印一份,行吗?
  • 我只有纸版的……没有电子版
  • 你咋那么明显?一眼就看出来了……
  • 你右数两人是不是辛大眼?
  • 果然剽悍关注你是对你我看好你哦~
  • 那个地方好啊,都是nb的人物才能占到的
  • 竟然在最后排的最中央一眼就找到,赞美……话说我照集体照一般也都站在这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