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27

    温情 - [Mem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185.html

    没错,是ff知道我要去哈尔滨之后给我买了一个军被。
    七十块的那种,很厚实,从哈工程附近黑龙江省军区的军人服务社处购得。我在哈尔滨住了四天,当我捂着军被玩psp打魔界村时,我不禁又有了从前在桌膛里打gb的感觉。那个gb早已被小灭眯下,成为她外甥或者儿子的玩物了。
    一年以前我和ff的身材是要调换过来的,所以我见了ff,和ff见了我都很崩溃。ff在我去之前就计划好第一天要领我去哪吃,第二天要领我去哪吃,却被我跟牛人们套近乎的计划而打乱。ff说要在哈尔滨把我吃成猪,不过现在已经是猪了,那就吃成肥猪。一开始ff领我去吃什么烫烫火锅,感觉哈尔滨的火锅真是贵,贵不说,气氛也有那么一点诡异。后来ff怒了,说我tmd要出去吃肉臊饭,于是我们跑到那个商场里的美食广场里对坐着,买了两盒鸟窝的冰淇淋,他吃肉臊饭我吃卤肉饭。彼时我们已经吃了价值110+的火锅,ff的老婆看得眼睛要跳出来,说,你们真能吃。
    以前我们高中旁边有个什么烂糟的快餐店叫肯拉姆,若干年后人们叫我索拉姆时我还是摆脱不了肯拉姆的阴影。那个肯拉姆提供红烧肉米饭,6元一份,饭随便添,咸菜管够,一般是拍黄瓜。那时我已经放弃了中午不吃饭打电脑的恶习,每天跟ff一起吃饭,经常吃的便是这肯拉姆的红烧肉米饭。添上两三回饭,配上红烧肉和肉汤,还有拍黄瓜,基本是可以填饱肚子的,这样的配搭饱腹度要远远超过马鸿涛他妈卖的盒饭,所以成为经常的选择。我们的食量就是那时候练就的。那时候的备选食品还有馄饨和锅魁,不过我到毕业也没明白为什么那半生不熟的无锡馄饨引得那么多学生趋之若鹜的大老远去品尝,锅魁则因为某个大脸女性的名字谐音引得我们去了只是笑,而没多少力气吃饭。ff的老婆说,真有意思。
    ff的老婆总是催我和ff讲一些高中的事情,她就很喜欢看热闹,在一边静静的听相声一般瞅着我们胡咧。我最终也没弄明白该叫ff的老婆小孔还是小立。小孔或者小立是个挺有姿色的美女,据说大学时候ff是体委,第一年他们体育课学滑冰,ff谁都不教,就教她一个人,结果一来二去就入手攻略达成了。ff的老婆认为ff是他们班最帅的,我就给ff的老婆讲了一小点胡子女的故事,被ff打了一顿,ff的老婆扯着我要我多讲一些,却被ff用眼神杀死了。看来女人都是想了解自己老公旧情史的。
    胡子女后来每每看到我和齐,都会问,ff现在在哪了?干嘛呢?有女朋友没?女朋友长得好看不?哎你说,ff那时候是真喜欢我么?然后就一副闺怨状,意思是上大学了就不继续了,真缪诚意。我们在描述ff的近况时,都会在“ff的老婆是个大美女”上咬牙切齿的加重点号,这个小女居然以“他学习不好”为由拒绝,没有用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看问题,最后找了一校园只有一角的学校里的人当男友,真是mp的可以。再提到她的时候ff似乎有一丝扭捏,因为很爱老婆,所以不想让老婆对自己的过去有疑虑吧,所以ff气得想吐泡泡,又想把高舒的事情搬出来谈,看看似乎对我没什么杀伤力,又只得如拔了牙的老虎强把话咽回肚里。
    每次见面的谈资大抵不变,从来不讨论最近如何啊买车不啊买房不啊啥时候结婚啊之类涉及到人类或是国家或是地区或是城市或是组织或是某家庭共同福祉的问题,总是在胡咧咧高中的那点破事。姜昕如何如何,老姚如何如何,张绍宾如何如何,李玉成如何如何。每次灭绝的直系亲属都要因为黑色gb的没收被问候一遍,那一兜子娱乐中心也是永远不拉的话题。卖体坛周报的老大爷是必须怀念的,徐楠是要yy的,孙铭泽之类的保留话题要留在最后的最后才能激发大家的恐怖片情结,能撅死姜昕杨争春的史昂更是火热讨论时搬出来的火星来的人。就这点破事,见一次唠叨一次,你还别嫌腻,每次都有那么一两个旁观者充满艳羡的在旁边专心听讲,似乎他们的高中生活真那么的无聊——不管怎样,我们的高中生活,呃,真的特别了点
    又或者如某些人说的,我们有一双善于发现事物的眼睛。
    那个被透明胶缠过的教学楼,我曾经回去过多次。四楼边角上那俩教室如今又坐了新一茬学生。学生就是韭菜,割了一拨又一拨,镰刀们却老了。张绍宾和李玉成似乎都升到校长副手的位置上去争风吃醋,也许不再“发表一个通知,发表一个通知”,小任变成了方形,王兴强已经二婚,只有小静依然青春美丽,可孩子似乎都已经小学好几年级了。都说学生是无阶级的,但是毕了业的学生还是无阶级的吗?有人在外交部风风火火,有人在上海窝着受罪,有人当了导员发挥班长好传统,还有人牛逼过气当了上班族,但是胡咧咧起高中的那点破事大家又变成了一个等级上的人。在高中学习好就是神,到现在混的好的没几个是爱学习的人。学习这玩意,跟家庭跟出身比起来,分量还是太轻太轻,谁要赶现在再拿学习说事儿,那指定是独作孽自找撅,这就是生活,塞拉v。
    所以ff跟我说年后要回沈阳倒腾汽车时候我挺高兴,真挺高兴,有这一句话我这趟哈尔滨就没白来。我一直觉得ff要混得比那些所谓的好学生强百倍,也许他正要迈出第一步,而我见证了历史
    而当他看见你时候那股发自肺腑的高兴劲儿,就是世界上最珍贵的情感
    就是温情。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有这样的好友,此生无憾
  • 等着看你写这样的东西等的起 看的舒服期待以后我的人生也一样丰满...
  • 彼之友达,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