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08

    大师 - [Mem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177.html

    (2007-02-07 15:24:15) 解脱
    在么?
    (2007-02-07 15:27:13) Solmyr
    刚起床
    (2007-02-07 15:27:16) Solmyr
    怎么了
    (2007-02-07 15:26:01) 解脱
    接……社会学大师在思考
    (2007-02-07 15:28:26) Solmyr
    接不了啊
    (2007-02-07 15:28:30) Solmyr

    (2007-02-07 15:27:11) 解脱
    经济社会学届的
    (2007-02-07 15:28:25) 解脱
    这个现在还比较年轻,不过最多十年,我相信会……


    社会学大师在思考,而且……还穿着拖鞋。
    我就是喜欢这一股子认真的天真劲儿,而且,有时候还带点怨念和惆怅。
    我认识辛大眼是在秋石哥的课上。秋石哥从杜克回来呆一年,做汽车产业的博士论文,顺便给我们上一学期的全球化与社会发展。他手里有一本书要翻译,所以就在课上张罗了一帮人给他有偿干活。当时我大四,辛大眼大三,大四一群by的小女懒得可以,大三一群cj的小孩还不懂得翻书的艰苦,所以我和辛大眼就分别成了大四学生和大三学生的联络人。最开始我以为辛大眼姓纪,因为秋石哥总是让我去找“ji云”,后来我才明白,ji云原来是他的名,而他确是姓辛的。
    后来我便经常和辛ji云打交道。辛大眼和我的交情,如他常念叨的一样,是在米线店开始的。彼时他正好要给我一些秋石哥印的东西,又要聊一聊翻译的事,于是本着见师弟先饭的原则我们一起去了春城。我是从未记得03级有这样一号人物的,因为我深刻的笃信大小年原则,00级的社会学很牛逼,01级的差强人意,02级的很多强人,03级的必定是脑震荡的阿斗扶不起来。我是一个很招人烦兼招人记恨的人,因为不牛逼者我从来不放在眼里。03级木有能入我的眼的人,所以跟下一届的小孩从无交往。但是辛大眼跟我说话时,我觉得我向来引以为豪的眼光似乎有毛病。后来辛大眼的一句话解了我的围:辛大眼是和jj磊一样转系过来的人,也就是说,我检阅了一遍03级然后摇头走开的时候辛大眼还在朝阳校区混生活,也就是说,我看人的眼光还是没有错的,只是我忘了查查人数多看几遍。
    辛大眼以前是学工程的,他家在新疆,他爸爸据说认识高文新,觉得吉大哲学还不错的样子,所以辛大眼不想学工程时,他转到了哲学社会学院社会学系。但凡东西都是偷来的最好吃,一帮正儿八经学社会的人天天哼唧“社会学有啥用,找工作有谁会要”的时候,辛大眼在恶补大一大二的基础课。我和辛大眼走的完全是两个路子,我觉得那些别人嚼过的基础课并没什么大用,每天不上课去看一些卡斯特尼葛庞洛蒂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辛大眼却克丁克卯的学,一个学期补上十几门课,成绩还都贼好。我是鄙视死脑筋,但是却看好那些能把死课学好的活脑筋,辛大眼明显属于后者。所以我与辛大眼讲话的时候,发现他能跟我说一些好歹稍微像社会学专业学生的话,而不是动辄农民工场域弱势群体,好像社会学就那么一亩三分地不研究憋屈的人就活不下去似的。于是我们经常去春城拉家常,骂骂这个学棍赞赞那个牛人,一来二去就混熟了。
    混熟了我才知道,辛大眼有着凄惨地过去。辛大眼是个北大漏子,本来分是够上北大的,但是高考时候数学主观题试卷被教委弄丢了,没成绩。就这,辛大眼还硬挺硬的考上了吉林大学,实在是一个非人的生物。因为凄惨地来了吉大,辛大眼心中一直存有不灭的怨念,就是ky时一定要考回北大去,一吐心中的积怨和悲愤。每当说起北大如何如何,辛大眼的眼中总是闪烁着星星的光芒,仿佛在远处半空中见到了北大的大师大楼和看门大爷。后来辛大眼的嘴边又多了一个词:刘世定,口头禅变成北大刘世定老师如何如何。辛大眼不像我崇洋媚外,最起码是把中国人的名字挂在嘴边——刘世定发了篇文章如何如何,刘世定做了个项目如何如何,刘世定在OO会上做了XX发言如何如恶化,搞得再迟钝的人都会好奇刘世定到底是啥好吃不多钱一斤(刘世定是经济学出身,搞经济社会学地,坦白地说,哈尔滨会上听刘老师发言,肚子里确实是有货有水平的,或者说,辛大眼搞偶像葱白选得还挺对)。总之不管怎样,辛大眼从此以后都是早晚念诵北大刘世定三次了,我不知道他做梦的时候念不念,但是我知道他魔怔了。辛大眼从此发疯的呆在图书馆,我因为ky也呆在图书馆,我俩就相依为命。
    辛大眼总是说图书馆有美女,在图书馆自习就能邂逅美女,学知识泡mm,生活多充实,结果却总被一些可怕的生物瞄上。看照片也能看出来,辛大眼是个俊朗地青年,典型的狮子座性格,用我的话来讲,就是阳光的傻逼型单细胞生物。这种青壮年雄性,是最受那些春心萌动的雌性欢迎的,因此辛大眼总是走桃花运,虽然大多数都是烂桃花,却也聊胜于无。可是后来桃花烂到一定程度了,让辛大眼产生了恐惧,这时辛大眼就要央求我出面解围。最开始有一名可爱地小铝孩,据说是商学院的,少女的心,总是如三月的风,嗖嗖的抹擦你的脸。此名小铝孩一直心仪于辛大眼,总是在自习的片刻偷偷的凝望辛大眼,偏恰好辛大眼有一臭毛病,就是上自习上累了喜欢抬起头来到处看美女,结果懒媳妇遇上了恶汉子,小铝孩以为辛大眼也在看她,不由得心里如小鹿乱撞。一天,我在寝室里和隔壁的李明同学打拳皇打得正high,忽闻手机大振,辛大眼发信道:快来图书馆救我!从速!我以为辛大眼被流氓堵截,或者是被警惕的管理员大妈盘问,急忙夹包跑到图书馆,却看见一个手脚健全活蹦乱跳的辛大眼鬼鬼祟祟的站在借书室门口。辛大眼说那小铝孩无法再忍受相思地煎熬,在与其同寝三名狗头军师商议数晚之后决定摊牌,由其闺中密友某甲发来纸条,希望10点下自习以后能与辛大眼共同踏上回寝之路。但凡小铝孩,如果她真的长得好看你可以称赞她漂亮,如果她不好看你可以称赞她有气质,如果她没气质你可以称赞她有个性,如果她连个性都没有,那你只能称赞她为可爱。此事件中的可爱小铝孩成色到底如何,我就不便再说,但是递条子那位闺蜜,据辛大眼指给我的来看,却是决计连可爱都算不上的。于是辛大眼苦苦哀求我让我陪他自习到深夜,不要把他留给哈喇子留一地的恶狼。身为一个预备党员,帮助师弟拜托烂桃花困扰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所以我就正义凛然的在晚上九点半把惊慌失措的辛大眼领走了,那名小铝孩和她闺蜜的眼神几乎能杀死小贱,不知道损了我多少阳寿。
    后来此类事情还是总有发生,我总是扮演那个令人咬牙切齿的密斯特领走,辛大眼依然望着各色可怕生物兴叹。忽然有一天,我和往常一样的跑去艺术架拿画册看,辛大眼慌慌张张的跑过来,语无伦次的说那那个女人来了,就是我狠看好的那个。于是我继续在那里翻画册,走过来一个婀娜的小女也来翻画册,辛大眼隔着一个架子看着那个婀娜的小女,眼儿都发直了。那个小女确实很有姿色,也很会打扮,就是我心理年龄老,若是我再年轻两三年,可能我也能去跟她掰扯掰扯(其实我也就八四的小屁孩)。辛大眼忐忑啊,出汗的挠墙,说是很有那么一种初恋的感觉,看见她啊腿都软了之类,可是就是不敢去跟人搭讪。要说我是搭讪之王,上个自习都能问问小女僧学什么的家里几口人什么的,可是辛大眼却是纯情地男子,不造个好像意外的情境是不带敢跟女人说话地。辛大眼自卑的承认是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一天跟我yy好几遍,就是不敢跟婀娜的小女说上几句话。一开始人家跟你诉说衷肠你还觉得他挺信任你的什么话都跟你讲,可是每天都念叨,唐僧也会发疯。后来我终于受不了了。我摸清了小女的习性,终于在一天坐在了小女的对面,旁边还有一个猥琐男。我写了个小破纸条问小女姓甚名谁学什么的,小女看了看纸条,拿白眼仁儿瞄了我一眼,哼唧一声“无聊”就再不搭理我,引得旁边的猥琐男嘿嘿直乐。辛大眼得知这件事以后大受鼓舞,发誓要为了我的哥们行为去跟小女搭讪那么一次,最后终于在一个初夏地晚上成功得手,。那小女竟是我的本家,也姓董,还赠送给我小贱,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这以后辛大眼的烂桃花还在继续,后来又有一名印度阿三缠上了辛大眼,不过辛大眼已经在准备ky或by,连甩掉她的时间都没有。进了大四,辛大眼了结怨念的时刻近在咫尺,关键的问题是,ky还是by,这是一个问题。辛大眼的总成绩排在第二,有可能外推,但是因为不是第一外推又可能有困难。另一方面,ky这种反人类反社会的行为,又是是人就不愿意干的事,辛大眼又在这个问题上徘徊了n长时间。最后辛大眼决心搏上那么一搏。辛大眼去北京转了十多天,揣着一篇新鲜发表的制度主义文章,练就了一身敲办公室门儿的看家本事。刘世定是辛大眼早晚念诵三次的所在,老刘答应跟李路路说说,秋石哥则答应写推荐信给沈原。北大自然是首选,可是风险规避的原则却要求人们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怨念 or not 怨念,这是一个问题。在痛苦地抉择之后,辛大眼终于选择北大和人大,脚踏两只船,结果事实证明,脚踏两只船永远没有好果子吃。辛大眼赶场子一般风风火火的过完了两个学校的面试,觉得自己表现都不错,最后却被告知说,孩子,北大这边都很喜欢你,但是人大已经先把你录走了,我们也没办法。
    后来辛大眼在我们那不足十平的小破屋里说这话时,眼睛里还是有星星一般的光芒,只不过这回是泪眼汪汪。辛大眼他爸说,咱们命中注定,跟北大无缘。
    于是北大刘世定这五个字离辛大眼越发的遥远了。辛大眼要上人大,别人都觉得,上人大是多好的一件事啊~只有我知道辛大眼的怨念。辛大眼最后做出一个疯狂的决定:明年6月考GRE。辛大眼咬牙切齿的对我说,既然跟不了刘世定,不如早点出国去学点东西。我说那别人玩的最high的时候就是你最郁闷的时候你要想好了,辛大眼说没事,我有这觉悟。
    于是辛大眼在by之后仍然苦行僧一般行走于自习室和寝室之间。
    我和辛大眼走的是两条道路,这我们心里都清楚得很。辛大眼肯于抛弃生活中的很多乐趣,我却割舍不下任何一件我所喜爱的事情。辛大眼在枯燥了半辈子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牛逼的人物,我过得开心,却也注定走不了辛大眼那么远。
    但是这并不妨碍辛大眼成为我目前在吉大最好的朋友,也许对于辛大眼,我也是扮演这样的角色。不牛逼的人都是一样不牛逼,但是牛逼的人各有各的牛逼。我始终坚信只有牛逼的人和牛逼的人之间才有真正的牛逼,所以我相信我的朋友都是牛逼的,所以我们关系才会这么好。
    辛大眼也不例外。
    辛大眼寒假去上了新东方,现在已经回了家。3月份回来,辛大眼就去哈尔滨考GRE作文。辛大眼永远是个单纯的学生,一个真正的学生,所以我要收藏穿拖鞋的辛大眼拄着下巴沉思的黑白照片,因为十年以后,他必定会成为一个牛逼的大师。
    哦,也许是大狮。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哦主人公现身说法
  • 嗯……偶感动滴流眼泪,细节都记得……。你博客也是有一定点击率的……你把我逼上绝路了……呜呜,只有好好考了
  • 可爱是最后的档??哼唧
  • 大狮子美~
  • DUJU姐姐的赞美面太大了点.不过说的我心发怒放呀.
  • 是被抓拍专心看电视的样子么?
  • 怎么像任泉
  • 太帅了,发现社会学的男生都非常养眼~
  • PS 比校内网上那张强.
  • 这张确实挺帅气+TSING涩的.
  • 沙发留名留印象